>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二十四章 毒舌

二十四章 毒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算你识相,喂,后面的那个,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麻溜给本小姐滚。”杨晨晨得意仰起头,眼里带着几分高高在上和鄙夷道:“你不会就是那个奸夫吧?我警告你,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是得罪我,我让你们在抚州混不下去。”

    祁臻柏皱着斜飞入鬓的浓眉,底下一双上扬冰凉的凤眸暗藏着几分疏离和不悦,鲜红菱唇紧抿,冷峻面容不适,两只手本来要推来迟姝颜的动作微微一顿。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当众挑衅他了。

    祁臻柏扭过头来,俊美深邃的脸庞面无表情,锐利鹰隼一般的凤眸凉凉看过去,微微扯了扯猩红如血的嘴唇,姿态居高临下,声音低沉冷冽道:“混不下去?那我拭目以待。”

    杨晨晨早在祁臻柏转过来的面容的时候就看呆了,之前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羞辱迟姝颜身上,再加上祁臻柏是侧着脸庞,前面又有朱博城挡着,杨晨晨也就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

    等她看清楚之后,奚落和骂人的话都吞了下去,不复刚刚的嚣张跋扈,脸蛋变的通红通红,心内砰砰的直跳,眼神放光,然而等祁臻柏两道射入寒星的威严眼眸瞥过来,杨晨晨愣是被他的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这男人好看归好看,眼神也太吓人了,杨晨晨吞了吞口水。

    不过这并没有打消杨晨晨的兴趣,她骨碌骨碌转了转眼珠子,堆起一个灿烂笑容道:“其实我跟姝颜是同一所高中的同学,今天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我叫杨晨晨,你叫什么?你是刚来抚州的吗?”

    祁臻柏冷冷淡淡给她一个眼神,丝毫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杨晨晨一看对方不搭理她,咬了咬唇,涨红脸,有些被人落了面子的尴尬,突然看向迟姝颜满是歉意道:“姝颜,我是跟你开玩笑的,阿宾通人性不会咬伤人。我今天也是太冲动了,不过你应该能理解体谅吧,本来文云和慧姐出事还跟你有关系,她们昏迷不醒,你作为同班同学怎么能这么冷漠无情,就算平常有什么矛盾,这时候连看都不去看她们一眼,你这样我自然会多想了,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真是对不住。”

    杨晨晨表面上是道歉,实则处处抹黑迟姝颜,听她这样引导性的只言片语,旁人只怕还以为两个同学昏迷不醒是迟姝颜做的,而且心虚连看都不去看一眼。

    迟姝颜听见杨晨晨这话这会儿反应过来,艰难从祁臻柏胸膛退出来,天知道她多想把这男人绑回家每天当抱枕得了,这紫气太舒服了!就跟泡在灵气里,不,比灵气里还好,要是每天在紫气里修炼,不知道修为得多突飞猛进,不过这会儿不是赖着的时候,倒是祁臻柏这会儿瞧见怀里的女人一脸红扑扑的脸蛋恨不得黏他一辈子的模样惊的眼皮子剧烈跳了跳。

    迟姝颜脚落地,眼角瞥了一眼远远的大狼狗,暗骂自己没出息,瞪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猫瞳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的,白皙脸上染上一丝淡粉毫不客气道:“有关系?是啊,你们十几个人厕所堵我一个人,当然有关系了,不过你们自己内讧摔跤了,凭什么要怪在我头上?我去看她们干嘛,要我去医院门口给她们烧纸钱吗?祝她们一路顺风!”

    迟姝颜说完这话,朱博城率先喷笑出声,暗道这看上去软萌可爱的小姑娘还挺毒舌的,店里面的女店员和巴结祁臻柏的一众人也纷纷同样不厚道笑了出来,觉得这姑娘炸毛可爱的像只猫,同时他们也算是听出了事情原委,看向杨晨晨的眼神意味不明,带着几分嘲讽。

    就连冷着面容的祁臻柏也觉得这姑娘还挺有几分意思的,向来波澜不惊的凤眸划过浅浅笑意,鲜红的嘴唇勾勒一个耀眼的弧度,一闪而逝,一边掏出兜里的手帕擦了擦手,再放回原处。

    迟姝颜跟杨晨晨杠上的同时一转眼就把一旁鹤立鸡群男人那手帕擦手的举动瞧进眼底噎了一下,靠,竟然被嫌弃了?

    杨晨晨被迟姝颜一噎,气的恼羞成怒,暴跳如雷,抹黑不成,反而被迟姝颜将了一军。感受到众人意味深长的嘲讽视线,还有点委屈,凭什么都相信她,对着这些蠢货就差点就破口大骂了,不过视线移到祁臻柏身上,她咬了咬牙恨恨道:“迟姝颜你颠倒黑白的能力见长,我们学校见。”转身就离开了。

    迟姝颜在杨晨晨离开后,对上祁臻柏若有似无打量的目光,脸不红心不跳,一双圆溜溜的猫瞳十分理直气壮看回去,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毕竟她上一世不是白活的。即使真垂涎对方的紫气,还是有几分制止力!

    迟姝颜突然想到刚才面前男人光明正大嫌弃她的动作撇撇嘴,得,人家嫌弃她,她还是懒得招惹了,她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至于这紫气……啧啧真是太可惜了,这么旺盛的紫气怎么就落在一个早亡人的身上?太可惜了!

    朱博城看了迟姝颜一眼,却十分捧场又热情,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占祁臻柏便宜没有被丢出去,感叹了一声人不可貌相,笑着询问道:“你那个同学似乎不大好惹,你怕不怕?”语气带着几分逗弄。

    迟姝颜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搭理他,想到刚才对方虽然嫌弃她,但她趴人身上吸了几口紫气也算她占人一便宜,快速在柜台写完一张纸条,塞到朱博城手里没头没脑道:“这个送你们。”停顿了片刻,还顺带一本正经解释:“其实我刚刚能应付的,只是出了点意外……”眼眸在触及朱博城戏谑的眼神,她咬牙没有再说下去,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丢人,堂堂一个天师竟然会怕一条狗?拿起红参掉头就走了。

    “哈哈,这姑娘还真挺好玩的,还挺逗的,明明就是害怕,还死鸭子嘴硬。”朱博城看着迟姝颜的背影发笑,等笑着不经意间回头,发现向来兴趣缺缺的好友祁臻柏竟然也看着门口,不过很快移开视线!

    朱博城登时跟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臻柏,哈哈,你是不是也觉得那个小姑娘挺可爱的?”

    祁臻柏菱形薄唇冷冷一笑吐出冰渣子的话:“我不恋童。”转身扭头去柜台看别的东西。

    朱博城想想也是,那姑娘年纪跟祁臻柏比起来显然太小了,还是个未成年,祁臻柏要是真对那个姑娘有兴趣,他才要怀疑祁臻柏是不是变态。

    朱博城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扬了扬手中的纸条,得意笑道:“刚刚那小姑娘是不是被小爷高大威风的身影迷住了?竟然还塞电话……咦,这是什么?”还以为是联络方式的朱博城奇怪看着这一张纸条。

    “臻柏,这,这好像是给你的。”朱博城面色怪异道。

    祁臻柏没有去看,被朱博城手肘捅了捅,才兴致缺缺瞥了一眼,等他看清楚纸条上的内容,冷峻深邃的面容微微一怔。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