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三十二章 符箓大师

三十二章 符箓大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林崇昌以往不会太过干涉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也是秉着相信他们的意思,但是这次涉及到自己孙子,却是非查不可,却没想到一查之下,气的他心肝脾肺疼,这女婿范明还真是好样的,表里不一的中山狼,出轨,包养小三,养私生子,跟女儿闹离婚,这次更是怂恿纵容小三绑架自己孙子,林崇昌很难相信范明不是想要靠这次的勒索的巨大金额填补自己公司的漏洞。

    林崇昌怒火中烧,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完全变成一个恋爱脑,被人耍的团团转,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为范明遮掩,就因为她的纵容,差点酿下大祸,害的皓星丧命,他像是极为失望一般疾言厉色道:“林静诗,我全心培养的女儿怎么变成这一副模样?”

    “爸,您,您知道了?”林静诗恐慌道:“都是外面的小三趁着我跟范明吵架勾引得逞的,其实都怪我脾气不好,范明也不会做这样的糊涂事,爸,您放心,他早就跟外面的女人断了,以后会回归家庭。再说我也是为了星星,为了我们的家,他不能没有爸爸。”

    林崇昌深深叹息一口气,扭头闭眼,连看她都懒得看一眼,指着门口疾言厉色道:“好,好,林静诗,你跟伤害你儿子的帮凶过一辈子吧,我就当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示意一旁的管家把人赶出去,背过身去再不搭理林静诗。

    林静诗一下子蒙了,急忙问道:“爸,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帮凶?”最终她什么都没有问到就被人轰了出去。

    ……

    兰亭碧波园一栋小洋房别墅

    “臻柏,你有感觉好些了吗?”朱博城询问道,昨天祁臻柏按照那张药方服药,突然昏睡过去,吓得朱博城魂都要飞了,还以为药方出了什么差错,直到李医生一脸无语告诉他祁臻柏是睡着了。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祁臻柏微微颌首点了点头,掀开被子,扯开落地窗的窗帘,仰了仰脖子,慵懒地舒展一下筋骨,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一觉到天明,而且浑身神清气爽的。

    朱博城一看祁臻柏这样,总算是放下心来,高兴道:“没想到这药方还真有些效果,过些日子说不定你的寒症就能好了。”

    李医生推门进来听到朱博城想当然的话,立马反驳道:“这药方确实不错,能够缓解祁少的寒症,但是根治只怕有点难。对了,你不是说这药方是从一个绝世神医手上拿来的?你们再去问问怎么根治?”说到这个所谓的绝世神医李医生眼睛瞬间迸发出亮眼的光芒。

    朱博城抽了抽嘴角,这绝世神医其实是他开玩笑说的,但是他把药方给李医生看的时候,没想到李医生连连称赞这药方的妙,急切询问是那个高人开的药方,真把他吓了一跳,不过想到这一药方竟然是一个小姑娘给的,朱博城至今还有些不可思议,那小姑娘从哪里得到的药方?还是家里有高人?

    朱博城摇摇头,拧着眉头,懊恼道:“我要是知道她在哪儿,早上门去问了,问题就是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他和臻柏当初都没把人当回事自然没留下联系方式,哪知道上哪儿找人,朱博城拍了拍额头,真想骂自己猪脑子。

    李医生遗憾道:“这样就麻烦了,药方一开始最有效果,次数多了,只怕还是抑制不住寒症的爆发。”

    “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们也别太担心了。”祁臻柏轻启菱形红唇,神色淡然,轻松的就好像在说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他自小被寒症缠绕,曾经被大师断言活不过三十岁,家里请了不知多少医生大师,也只能勉强延缓寒症的发作,饱受折磨的这些年,已经锻炼他磐石般的意志,让他已经能够接受这个最坏的打算了,从容面对死亡,他不想对任何抱有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再来虽说这药方是一小姑娘送的,祁臻柏自然不觉得这药方是对方小姑娘自己开的,说不定家里确实有高人,但想治愈他,恐怕难也不大可能!何必再白费心思!

    朱博城和李医生看他这样,心里微微叹息,默然无言。

    铃的一声,朱博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接起电话:“喂,苑霖有什么事?是啊,龙虎山那位张真人今天就到了,什么,你要过来?你过来干什么?”朱博城脸色越来越奇怪。

    “怎么了?”祁臻柏看朱博城这样询问。

    “他说已经找到林老的孙子了,然后张真人要是到了,让我打个电话通知他一声。”朱博城脸色诡异:“他不是不信这个吗?怎么突然问起张真人?”

    祁臻柏凝眉思索片刻,扬了扬丹凤眼:“兴许跟这次找人案件有关系,说不定要鉴定什么法器。”

    “怎么可能?就他那刻板跟老头子的样。要是他来鉴定法器我把头拧下来给你们当凳子。”朱博城翻了个白眼。

    ……

    封苑霖一接到朱博城的电话,就连忙赶过来。

    “张真人,您能帮我看看这张符箓吗?”封苑霖跟张真人寒暄几句,就直接切入正题。封苑霖感觉自己刚刚说出这样,空气蓦然安静,朱博城两眼埋怨看向他,脸色涨红,这人怎么突然改了性,一个警察好端端的不弘扬科学,相信什么封建。

    张真人和他徒弟刚刚显然也听了一遍朱博城的‘豪言壮志’,因此好几人都相视一笑,就连祁臻柏也笑的意味深长。

    封苑霖看他们笑的莫名,注意到朱博城燥红一张脸,作为一起长大的发小,显然知道他的尿性,一下子就猜测出来朱博城这个蠢货说了在他来之前说了什么蠢话。

    “你不会是说了,如果我来找张真人鉴定什么法器,你就干什么吧?”封苑霖也笑起来,要是对其他人也就这样过去了,面对朱博城不放过任何一个奚落他的机会。

    “他说你要是找张真人鉴定,他就把头拧下来给大家当凳子。”李医生哈哈笑道。

    朱博城瞪了一眼李医生,咬咬牙,开玩笑而已,需要这么认真?

    “算了吧,你就是拧下来,也只能当做球踢。”封苑霖嘲笑他一声,才收敛情绪继续问道:“张真人,不知道您看出什么来了吗?”

    张真人仔细观看这道符箓之后,讶异道:“这符箓花纹虽然有些奇怪,不过灵气充沛,一气呵成,不知道是那个符箓大师的手笔?”

    “张真人,您的意思是画这符箓的人很厉害?”封苑霖询问。

    张真人点了点头,疑惑道:“封少不知道吗?我没怎么见过这种类型的符箓,但是上面充斥的灵气波动还能感受到,其他方面我不敢说,但是这人在符箓上应该颇有造诣,整个华国只怕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符箓大师。”

    朱博城,祁臻柏等人有些吃惊,这位龙虎山的张真人的本事他们是见识过的,连他都称赞,只怕这符箓不仅是真的,并且极为不错。

    “卧槽,封苑霖,你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符箓大师?”朱博城惊异道。

    封苑霖无奈摇头:“我怎么可能认识?你们记不记得我跟你们说,林老孙子绑架被找回来了,就是这位符箓大师帮的忙,不过这位大师没有露面,只是把符箓贴在两个绑匪身上,他们就来自首了。”

    “我靠,太逆天了吧,抚州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人物了?”朱博城是知道那些大师几乎不轻易出手的,很多大师的脾气都很傲,秉性,性格各不相同,反正是各种难搞。张真人算是脾气很好的高人。

    张真人刚刚就觉得封苑霖似乎不认识这位大师,他还以为是他花了高价请回来的大师,本来想要让他引荐一下,结果封苑霖连个人都没有见到。现在听见封苑霖的话,知道符箓的作用,更是大吃一惊,他单单看出这符箓的灵气,却没想到符箓有这样的作用,他们龙虎山上最厉害的符箓大师也做不到这样。

    “苑霖,那你们以后多买几张这样的符箓,不就可以随随便便破案了。”朱博城灵机一动。封苑霖一双虎目散发出几个灼灼的光芒看向张真人。

    张真人苦笑,无奈摇摇头:“先不说这符箓上面的灵气充沛,少有法力高深的天师能够聚集,这种符箓类型连我都很少见,偏门的很,我都想请求封少让我们带回去研究研究。”

    封苑霖听到张真人这样说,自然是应允的,只是他心里啧啧称奇,暗道还是把那位大师看轻了,看来林老那孙子还真是有福气的,连个绑架都能碰上这样难得一见的大师。

    “张真人,不知道您是否可以抽个空去看看林老的孙子?”祁臻柏开口询问。

    “自然是要给祁少这个面子。”张真人笑的仙风道骨,答应下来。

    等张真人离开后,朱博城一脸感叹道:“要是我请求,那位张真人估计都不鸟我,还是臻柏面子大。”

    祁臻柏摇摇头,嘴角挂着一抹矜贵的笑意:“他那里是给我面子,他是想要向林老孙子打听一些事。”祁臻柏自认为在俗世也许他有些薄面,但是面对天师圈,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个面子。

    其实他还是有些妄自菲薄了,要是迟姝颜听见他这话,脑袋都要磕到地上了。

    朱博城被祁臻柏一点拨也恍然大悟,他看刚刚张真人似乎对那位符箓大师有些感兴趣。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