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三十四章 尴尬

三十四章 尴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迟姝颜眼里还带着几分笑意,抿了抿红唇,灵动的眼眸巡视他身上一遍:“你这次身体好多了?寒症缓解了?”

    祁臻柏颌首点了点头,深邃俊美的面容看不出表情,乌黑清冷的眼眸专注看着她,简洁道:“多谢关心,好很多了,还有……谢谢你的药方。”然后他继续用那种蕴含着威慑锋芒,宛如深潭的漆黑眼眸定定看向她,看的迟姝颜芒刺在背。

    迟姝颜一开始看他找她,还以为他会问这药方是哪个人开的,怎么治疗寒症,没想到他一个都没有问,面色冷峻沉静,连一点起码的紧迫感都没有,这反应简直不是正常人,就好像得了寒症的不是他,命垂一线的不是他,迟姝颜转了转圆溜溜的猫瞳,坏心眼打定主意要看他忍到什么时候开口。

    地铁停站了,外面等待的一大波的上班族争先恐后就跟潮浪涌上来,那猛劲儿陡然挤得车内摩肩擦踵的很多人纷纷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挨挨挤挤的身子贴着身子宛如密集盛装的罐头。

    就连祁臻柏也不能幸免,他显然是没有见识过早晨挤地铁的盛况,饶是他体魄高大结实,身强力壮的,一个没有注意,被数百群众凶残一挤,猛地高大身躯趔趄往前一扑,直接重重压在迟姝颜身上,实打实的身子贴身子,肉贴着肉,

    祁臻柏神色一愣,他扑过去的姿势就跟抱了她一个满怀,不仅是手中触感柔软,坚硬的胸膛也似乎撞上一抹软绵,鼻尖闻到迟姝颜头发的清香,冷硬的眉头紧紧蹙起,从上车开始就没有舒缓过。

    反倒是迟姝颜吃痛了一声,被祁臻柏猛然一扑,背部砰的一下撞上凹凸不平的车壁,尤其是鼓鼓囊囊的胸口被祁臻柏坚硬精壮的胸膛撞击的难受,如果不是被挤得寸步难行,她早就弯下腰了。迟姝颜怎么也没想到,祁臻柏外貌看着俊逸雅致跟个病美人似的,胸膛精壮坚硬的跟坚石似的。

    “你怎么样?”祁臻柏一双往上挑的凤眼略含担忧和歉意。

    迟姝颜刚才还有理智抵挡紫气的吸力,这会儿被对方紧紧抱着,迟姝颜恨不得手脚并用,脸也紧紧埋在对方胸口连深吸几口气,太舒服了,要不要这么舒服,因着太舒服让她忘了在地铁上,粉嫩的唇脱口而出一声呻吟,尾音还颤了又颤,幸好车上声音大,她声音又小,只有祁臻柏清楚听到,面色顿时僵住。

    “嗯……啊……”太舒服了有没有!这次迟姝颜不仅脑袋埋在对方胸口,连脚并用勾在对方腿上,两人身体紧密相贴,她早已忘了理智,继续呻吟,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干什么?

    祁臻柏胸口颤了颤,冷峻的面色显得愈发僵硬,脑门青筋狠狠跳了跳,祁臻柏这会儿倒是真差点没控制住想把人甩出去,可惜地铁太挤,他生怕第一次碰见这么光明正大占他便宜的,低头瞧了一眼,触不及防对上对方红扑扑又娇媚的脸蛋,粉嫩的小嘴仍在低声喘息呻吟一脸诱惑,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渗出,要说这小姑娘不是勾引他都不信,不知怎么突然想到当初朱博城说的那句这小姑娘瞧上他的话,眼眸尴尬面色越发僵硬如树。

    空气中一片寂静,幸好迟姝颜占便宜没多久突然清醒,脸上的表情也随之渐渐僵硬起来,脸色涨红,更甚想到上次她碰一下这男人拿手帕擦手嫌弃她的画面,这次,她占了这么多便宜,不知道这男人得怎么嫌弃?这会儿地上要是有个坑,她都想立马钻进去,太尴尬了,怎么办?这男人要是以为她故意勾引怎么办?

    可便宜占都占了,难不成还能再还回来?迟姝颜顿时放开人,厚脸皮装着若无人事低咳几声挤出一句:“抱歉!刚才发病了!”

    祁臻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想到对方上次给的药方,掩住眼底的复杂和若有所思,云淡风轻:“没事!”

    可两人隔的再开,车上人多空间小,两人身体仍然紧密贴合,说话时候,连细微的振东都能感觉到,尤其令迟姝颜羞耻的是,祁臻柏坚硬跟铜墙铁壁的胸膛压得迟姝颜鼓鼓的胸前平平的凹陷下去。

    祁臻柏显然注意到迟姝颜的不自在,眉眼如远山,高挺窄鼻,猩红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深邃立体,俊逸非凡的面容这次瞧着没有丝毫变化。

    他两只猿臂搭在栏杆和车壁上,用力往外一挤,还真用高大的身躯给迟姝颜腾出许多空来,祁臻柏身后好几个人被挤得又是一个趔趄。

    “哎呀,小伙子,你不要挤了,我的老腰都要断了!”在祁臻柏身后的一个大妈着急抱怨喊道。

    “是啊,你挤什么挤,就不能抱着你女朋友将就一下!”

    祁臻柏听到大妈这声抱怨,身形一顿,然后就在这个空挡,大妈宛如老树盘根,不仅稳稳站住,又拼命往前又挤了一把。愣是把祁臻柏开拓出来的空间挤占回去,依然是寸步难行。

    祁臻柏俊美深邃的面容闪过几丝无奈,颇有威势凤眸征询了一下迟姝颜的意见:“要不掉个个?”

    迟姝颜想了想也好,毕竟两人身高体重摆在那里,她要是扑过来造成的伤害要小一些。

    然后祁臻柏两手扣在她腰身上,用了几分力,可惜卡的太死,纹丝不动,他漆黑如墨的凤眸闪了闪,启唇道:“得罪了。”两只大掌扣在她臀部,使劲一掰,借着巧劲儿就要她掉到另外一边。这次非常顺利,过程很短暂。

    迟姝颜这次没熬住,脸红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完了!完了,这次占人家带太多便宜了,要不要再给个药方补偿补偿?

    ……

    一间豪宅,一道尖锐清脆的童音响起。

    “星星,星星,怎么了?”林崇昌一听到叫喊,连拖鞋都没懒得记穿,急切赶去林皓星房间,走廊上跟惊慌焦灼的林静诗一对上,林崇昌眉头一皱,不明白她怎么出现在这里,两人都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迅速冲进林皓星房间。

    两人刚刚冲进林皓星房间,就看到林皓星抱着被子缩在床角,眼睛惊恐瞪视前方,好像看见有什么东西攻击他,就在两人奇怪的时候,林皓星身上玉佩绿光一闪,发出一道攻击,扑上来的贪婪恶鬼瞬间显出扭曲可怕的形状,惨叫一声,鬼哭狼嚎的跑了。

    林崇昌和林静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扭曲可怕的恶鬼,吓得大惊失色,心脏骤停一般。竟然还真有恶鬼,简直刷新他们的人生观,太可怕了!

    林崇昌怔了一瞬,压下后怕恐慌的情绪,立马上前查探林皓星的状况,而林静诗的承受力显然稍逊一筹,脸色泛白,呆呆看着那鬼跑出去的地方,久久不能言语,要不是这会儿她爸在,她都估计瘫软在地上了。

    “星星,你有没有事?”林崇昌这一声关切叫喊惊醒了发呆中的林静诗,她也连忙扑过去询问。

    “爸,刚刚那个真的……是鬼?”林静诗心中暗惊。

    林崇昌点了点头:“看样子是。”他看孙子没有事,眼睛落在他身上戴的碧色双鱼玉佩上。

    林静诗也反应过来,循着林崇昌的视线看向林皓星的脖子,惊讶道:“爸,是不是这玉佩挡的灾,您什么时候请的法器,这么灵?还能驱鬼?”

    林崇昌仔细瞧了一眼,眼厉看到那玉佩上似乎出现一道浅浅的裂纹,他神情复杂道:“似乎还真是这玉佩挡的灾。”他真没想到这样一枚普通的玉佩发挥的作用竟然这么大,想起直接嫌弃人家的大师送的礼物,他心里有些讪讪的,还有些后怕惊惧,幸好当时没让星星摘。

    “要是姐姐在就好了,才不用怕这些鬼。”林皓星惊吓过后,大概是从小被鬼怪吓多了,比常人小孩要大胆一些,立马恢复过来奶声奶气捧着一张小脸遗憾道。

    “姐姐?姐姐是谁?”林静诗奇怪问道。

    “姐姐就是姐姐啊,姐姐捉鬼可厉害了!”

    这下林静诗真的惊讶了,这天师还有女的?

    林崇昌深深皱着眉头,担忧道:“这玉佩不知道能用多久。”他是知道自己孙子总会被七七八八的东西缠上,一枚玉佩显然不够,他沉思片刻,安抚了林皓星,出去给打了个电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