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四十六章 朱博城之危上

四十六章 朱博城之危上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博城站稳了人高马大的身躯,俊朗的面容闪过几丝尴尬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就是倒霉催的呗。对了,给你介绍个朋友,你们以前也见过几次,就是还没正式介绍过。”朱博城边说边冲一旁好友使眼色,可惜这好友跟以前一样话太少,太冷淡,只好自己开口:“这位是我最好的好友臻柏,迟妹子还记得不?”

    在朱博城介绍的期间,祁臻柏瞥了一个淡漠的眼神过去,俊美无铸的脸庞上闪过几分错愕,面容很快恢复冷峻,冷淡颌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迟姝颜淡淡点点头:“记得!”这么一大团补丹她自己说不记得也不信啊。

    偷偷往旁边闪的跟几百瓦大灯泡存在感十足的某人瞧了一眼,眼珠子恨不得一直黏上去,又想到什么,咬着牙刚要立即移开视线,恰好,一双锐利十足幽深寒光直射过来,两人登时四目相对,迟姝颜屏住呼吸,面上一脸冷静艰难把视线重新挪回在朱博城身上,上次的事情人家说不定还以为她故意引诱,再做出一些暧昧的事情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大补丹味道再好,也不是她的,真是太可惜了,这十全大补丹怎么就不是她的?

    朱博城就喜欢这姑娘直爽大方不扭捏的性子,这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已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要不就是对着臻柏发花痴,当然,他也承认他这人属于看自己顺眼的人越看越顺眼,哪瞧哪好,要是不顺眼,人再好也未必能被他看进眼底,给面前这姑娘介绍臻柏,他也挺乐意的。

    现在面前这姑娘还不知道臻柏的身份,说不定以后这姑娘有事,他不在,臻柏也能帮忙一二不是?再说,臻柏可比他厉害多了。

    迟姝颜现在还真不知道朱博城的‘深意’,要是这会儿知道还真不知道是该感激他的操心还是哭笑不得?

    见好友仍不给面子一句话不说,朱博城面上有几分急了,立即凑在祁臻柏耳边低声道:“臻柏,给我个面子说几句话呗!要不然我多没面子?”

    祁臻柏淡瞥了眼面前热情过分的好友,十分怀疑面前这女人给朱博城这小子灌了什么**汤药,心里这般想,薄唇却言简意赅吐出‘祁臻柏’三个字,噎的朱博城一脸血,气氛十分尴尬。

    迟姝颜也无话可说,之后目光一直没从朱博城身上离开过,祁臻柏眉头紧蹙,恰好这时方经理再次进来打破沉静尴尬的气氛的尴尬,一脸歉意道:“朱少,真是对不起,刚才我去核实了,今天砸下来的那吊灯不是旧的,是前两天刚换新的,这一两天我们店还特地让人检查过几次,没事才让安装的人走的,我们也不知道这吊灯今天怎么就突然砸下来?真是抱歉了!”

    方经理是真没打算推卸责任,他说的话也是实情,按道理说他们百年老店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还几次让靠谱的安装人员检查了几次,这要是旧的灯砸下来还能说出原因,可这刚安装新的吊灯突然砸下来,方经理一脸怀疑人生。

    朱博城眉头蹙了蹙,知道自己再计较这顿饭就吃不成了,立马挥手让方经理先下去立马先上点小菜和饮料。

    “是,朱少!”

    祁臻柏向来敏锐,不知怎么突然想到这些日子朱博城十分倒霉,眉头蹙起就没舒缓过,其他事他还能考虑阴谋论的问题,但今天的事情却无法说清楚,他可不觉得朱家的人手敢伸在他面前来。只能说朱博城这小子太倒霉?

    迟姝颜坐下,眼神更深了几分,不经意问朱博城:“刚才吊灯是怎么回事?”

    “没事,刚才哥哥我太倒霉,差点被吊灯给砸了!”这会儿朱博城心里也有些郁闷,方经理刚才那番话让他想到这几天他一天比一天倒霉,几次跟死神擦身而过,心里正泛凉呢,他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这会儿也忍不住冲祁臻柏道:“臻柏,你说我这几天连连倒霉要不要改天去寺庙拜拜或者让哪个高人改改霉运啊,不说前几天我倒霉了多少次,就说这会儿想到那吊灯砸下来,我心里这会儿还泛凉呢!”话是这么说,朱博城语气与往常揶揄语气的一样,并没多当回事:“算了,不多说了,我们先吃饭,说不定过段日子你哥哥我的运气就好了!姝颜妹子,你今天要吃点什么尽管点。”

    迟姝颜不说话盯着朱博城直瞧。

    先别说迟姝颜对朱博城十分有好感,就是平白无故一条人命在她面前死去,她也做不到无动于衷,眼见面前朱博城额头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时不时闪着凶光,十分可怖。

    按理说像是朱博城的原先运势极为不错,白中带红,还沾染了几缕紫气,像是他这样的人,命格自然是不会差了。

    但是他现在面色灰尘,印堂发黑,浑身萦绕一股浓重黑色雾气,十二宫皆为不宁,是事事不顺遂,霉运罩顶的大凶迹象。

    这期间他肯定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动了什么不该动的,恐怕那人不只是想让朱博城倒霉,反而是想要死于非命。

    祁臻柏见面前女人从进门目光一直没移开过朱博城,狭长的凤眸眯起,面上瞧不出喜怒,却让人大喘一口气的勇气都没有。

    朱博城见自己不仅被面前这迟妹子盯的发毛还被他旁边的好友盯的发毛,赶紧揶揄道:“迟妹子,你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看上我了?”话一顿,又冲祁臻柏得意道:“臻柏,还是第一次姑娘在你面前看我不看你!”

    迟姝颜却没有揶揄的心思,顾不得对方信不信,突然开口冲朱博城道:“你确实最好找个高人改改霉运,我观你这一两天最近霉运当头,最好不要出门,尤其是今天,不出门则以,一出门轻则重伤重则死亡。我这里刚好有平安符,一张十万,给你打三折,一张三万。”

    话一落,朱博城先喷笑起来,笑的那叫一个前俯后仰:“人才啊,真是人才,太行了你,迟妹子,你行,比我还能扯!我今天勉强服你。这平安符还是给你自个儿先带着,以后哥要有需要,保管第一个找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