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五十一章 介绍生意上门

五十一章 介绍生意上门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宁安一中

    迟姝颜眉开眼笑刷着后台,看着剧增的订单量,她怎么都没想到早上刚刚上传的一批符箓和法器这么快就销售告罄了,淘宝上的后台留言全是催促卖家补足货物。

    看来之前提供的免费赠送一次的试用装还是有些成效的,吸引了许多人买,增加了许多回头客。迟姝颜若有所思看着这样疯抢的结果,看来她价格还是标的太低了,也许能再往上调一调。

    “姝颜,你看什么好玩的?笑的这么开心?”一个声音打断迟姝颜的思绪,迟姝颜抬头就看到王婉婷站在她面前,伸着脑袋凑过来。

    迟姝颜立即收了手机,脸色露出一个浅淡疏离的笑容:“就是网上的一些段子,随便刷刷微博热点。”

    “哇,姝颜,你也太厉害了,现在竟然还有闲心玩手机,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王婉婷一脸羡慕道:“哪像我们一个个的黑眼圈那么重,跟熊猫一样,还要一直刷题。”

    “还好吧。”迟姝颜淡淡笑道。

    王婉婷看迟姝颜不接话,瞄了瞄迟姝颜桌子一圈,突然眼神一亮,拿过迟姝颜左上角的一套练习册,翻了翻,一脸惊叹道:“姝颜,你这复习资料好像不错,能不能借我看几天?”

    “当然不行了,姝颜自己复习还要用呢,哪能随便借学习资料?”李晓婷刚刚进教室,就听到王婉婷这话,三步并作一步走过来,一把夺过,梗着脖子拒绝道。

    “又不是你的复习资料。”王婉婷不悦瞄了李晓婷一眼,转而看向迟姝颜做祈求状:“姝颜,拜托,拜托,你已经这么厉害了,高考肯定能考的很好,借给我看看行不行?”

    迟姝颜微微一笑:“也不是不行,要不我们复习资料换一换?你桌上那本给我看看?”

    王婉婷眼神闪了闪,满是歉意道:“姝颜,对不起啊,我那一本刚刚买的,习题还没有做完呢,再说晓婷说的也对,现在换复习资料确实不大合适。”转身离开了,绝口不提刚刚要换学习资料的事情。

    “切,自己复习资料都舍不得,好意思跟别人借。”李晓婷冲王婉婷做了个鬼脸,一屁股坐下来,凑到迟姝颜耳边:“姝颜,姝颜,你知道我刚刚去厕所碰到谁?”

    “碰到谁?”

    “碰到了吴文云,她竟然真的清醒了,还来学校了。”

    “哦。”

    “姝颜,你怎么这种反应?你就不怕她又来找你麻烦?”李晓婷担忧看向迟姝颜,她可是听说了吴文云这人可是最爱欺凌女同学的,又小心眼,虽然不是迟姝颜害的她昏迷不醒,但是保不齐她把自己昏迷不醒的账记在迟姝颜头上。

    “她现在应该没空。”融合身体可不是一件小事。

    “说的也是,现在都高考了。”李晓婷想想也是,又幸灾乐祸窃笑道:“姝颜,我看她脑筋似乎有些不正常,我刚刚去厕所的时候,看到她捧着厕所的水龙头喝生水,她有毛病吧?”

    “晓婷,以后不要去这一层上厕所了。”迟姝颜听到李晓婷这话,转过头来,秀眉皱了皱,认真嘱咐道。

    “姝颜,为什么?学校又不是她家开的?”李晓婷疑惑不解。

    迟姝颜正要说什么,一个电话打过来。

    迟姝颜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陌生电话,但是对方一开口,她就听出了是谁。

    “姝颜妹子,十万火急!你现在有没有空?过来xx医院一趟?”朱博城那一头有些着急问道。

    “你住院了?”迟姝颜惊讶道:“符箓难道没用?”

    “不是我住院,是我一个认识的长辈住院了,现在在医院,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看看?”

    “我又不是医生,不会看病啊。”迟姝颜一脸莫名其妙,正要拒绝,听到他接下来一句话,眨了眨眼睛立马一口答应。

    ……

    朱博城打完电话,进了贵宾病房,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崇昌和陪床的林静诗,微微叹息一口气。

    林崇昌之前看上去精神矍铄,老当益壮的,身体似乎还不错,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莫名晕倒了。林崇昌原先是京都人士,跟他们几家都是世交,交情颇好,也算得上是他们的长辈,看他晕倒了,他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这段时间林崇昌和林静诗父女一直在寻找那位符箓大师,都快要找疯了,不知道是不是思虑过多的原因,林崇昌突然倒地不醒,这几天,看了许多名医,但是连病因和病症都查不出来。

    朱博城走到坐在沙发上假寐的祁臻柏身旁,两手插在口袋里说道:“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姝颜妹子,她很快就会过来了。”

    祁臻柏听到这话,倏地睁开蕴藏着锋利光芒的眼眸,瞥了他一眼。

    朱博城似乎怕他持反对意见,急忙辩解说道:“反正医生也检查不出来什么,让姝颜妹子看看,再说了你不是调查了,姝颜妹子根本不是那种别有用心的人。”

    最近这几天要不是祁臻柏阻止,他老早就想要去见迟姝颜了,可惜好友老毛病又犯了,疑心病总是那么重。

    “你对她还真是有信心。”祁臻柏挑了挑眉,眼神凉凉的。

    “那是当然了。”朱博城咧嘴笑了笑。

    “难怪那么蠢,总被人算计。”祁臻柏扯了扯嘴唇,讥讽一笑。

    朱博城被祁臻柏说的话一噎,神情有些郁闷,这次调查确实虽然跟迟姝颜没有关系,但也不是偶然事件,根本就是有心人私下运作。

    他是他爸的独子,有三个叔叔,一个姑姑,在这几个兄弟之中,他爸是最有出息的,挣下一份家业,但是最受宠却还是最小的五叔,因为五叔是朱家老爷子也就是他祖父的幺儿也是老来子,备受宠爱,曾经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朱家老爷子就想要把自己最小的幺儿过继给自己老爸。

    但是因为生了他,他爸就拒绝了,祖父也没有话说了。不过前段日子,朱家老爷子又老生重弹,他爸妈自然是不同意了,觉得十分荒谬,就是因为这件事还闹得家里不大愉快。

    朱博城怎么都没想到这件事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叔叔有关系,要不是臻柏私下深入调查了一番,他自己都要被蒙在鼓里。

    虽然是这样,朱博城还是有些气闷,转头就看到门口的人影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灿烂的笑容:“姝颜妹子,你总算是来了。”

    ------题外话------

    卡文,好痛苦!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