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六十二章敢勾引其他男人试试?

六十二章敢勾引其他男人试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博城对于祁臻柏要过来的决定蒙了一下,满脸问号,臻柏过来干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好友今天似乎有点过分的积极,往常他要是打十次电话邀约,十有八成都是被拒绝的,剩下两成直接挂断电话。

    难道是好友良心发现?

    朱博城思索片刻,笃定唯有这个解释最合理,至于因为迟姝颜,这个理由他想都没有想过,毕竟每回两人见面,要不是他这个桥梁,两人就比一般陌生人好些。

    祁臻柏到达朱家,进门跨入客厅,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和乐融融仿佛一家人的场景。

    朱父朱母满面笑容,态度热络地跟坐在对面真皮沙发上的迟姝颜交谈,旁边的朱博城时不时侧过身子细心询问她要不要吃水果。而迟姝颜背对着他,他看不清楚她脸上的神情,但是莫名看到这一副带着女朋友见家长的场景,心底莫名升起一股压抑的隐怒,浓眉深深拧起来,威严锐利的凤眸神色晦暗不明,深不可见底,情绪一闪而逝。

    “咦,臻柏,你怎么来了?快过来坐坐!”还是朱母眼尖先发现了走进来的祁臻柏。

    朱母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看过去,朱父眼里带着几分讶异,随即一脸热情讨好忙让人赶紧坐下招待,朱父这辈子唯一最满意这儿子做的就是同有真本事的祁家九少交往,成为好友。..cop>    祁臻柏没有在意朱父和朱母两人的目光,冰凉的凤眸若有似无瞥了一眼扭过头的迟姝颜,看到她那一刹那,对上视线,可惜对方很快就躲开了视线,垂下眼帘,浓密小扇子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就跟扇动在他心间,莫名心上漏了一拍,锐利的眼眸闪过几丝的幽光,不过这次光芒稍纵即逝,冰寒的视线最终定格在朱博城脸上,而后移开视线,将手里的礼盒交给朱父朱母:“一点小心意,伯父伯母请收下。”

    “伯父伯母,这会儿过来打扰了!”祁臻柏面容深邃冷峻,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出情绪,身材高大挺拔,身上穿着熨烫笔挺的西装,眉峰凌厉,一看就是刚从公司里过来的。

    “来就来送什么礼?臻柏要是有空,尽管过来,博城这小子‘改邪归正’,还没谢过您呢?”朱父乐呵呵道,话里虽然在捧着祁臻柏,但并没有露出太多谄媚,语气亲昵倒是听的人十分舒服。

    “就是,来就来送啥礼?你这孩子也太懂事贴心了。..co朱母比朱父更欢迎实心意喜欢祁臻柏,一来听朱父的话说祁家背景强大,臻柏又有本事,自家儿子跟着祁家九少混,以后前途顺坦,她也放心。

    当然,更多的是女人大多是外貌协会,朱母也一样,再加上这胜人一筹的教养气度,每每看的朱母眼睛发亮惊艳恨不得这是自个儿亲儿子,可惜她有个儿子,样貌也不错,可跟祁家这九少比起来就不够看了,这会儿朱母的语气可谓温柔极了。

    “臻柏!我跟姝颜妹子可等了你好久!”朱博城这会儿瞧见好友,自问自己不能重色轻友,忙起身顺手拉起迟姝颜手腕一起打招呼。

    祁臻柏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锐利几分。朱博城总觉得这好友瞧他的眼神不对,有点冷飕飕的。

    “hi!”迟姝颜这会儿不想打招呼也得打招呼,只是等瞧见那张脸,她面色微僵,祁臻柏像是没有瞧见她的尴尬,难得露出几分笑容,只是他很少笑,这笑容怎么瞧怎么僵硬,眉目眯起凝视两人交握的手,笑容越发不达眼底,随着步伐走近,气势逼人的强大。

    朱博城被面前好友的气场惊的无意识立即放手,倒是迟姝颜莫名有股被捉奸的意味。不可能,肯定是她脑补太多。

    见朱博城识时务放手,祁臻柏面上满意几分,终于开口,目光却一直没有移开过面前女人,主动伸手:“许久不见!”

    迟姝颜见面前龟毛洁癖的男人竟然主动向她伸手,愣愣伸出手,手立即被握住。

    为了不让人多嫌弃,迟姝颜本打算握一下就立马抽开手,却被一双冰凉的大手紧紧握住,她用力想抽开都不成。

    祁臻柏感受到手里的柔软,不知怎么突然想到张天师说的‘伴侣’两个字,看面前女人眸光越发显得深不可测,等过了好一会儿,才放手,放手之前,他把人稳稳拉到他身边,拉开同朱博城的距离,其他人没察觉面前男人的异样,迟姝颜却察觉对方跟平时太不一样,刚要开口,低沉磁性的男声突然低声响起,仅两人能听见,语气缺强势道:“呆我旁边,敢勾引其他男人试试?”

    迟姝颜:……

    “原来你们还认识?”朱母微微诧异了一下,不过立马就恍然大悟没多想,这小姑娘虽然年纪轻轻,不过本事却是很大,既然连博城都认识,跟博城在抚州一块的祁臻柏认识也不是那么奇怪。

    朱父却是没有朱母想到那么简单,他是个精明的商人,直觉非常敏锐,也算是了解祁臻柏冷漠的工作狂的个性。

    为了一个所谓的朋友突然赶过来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看他穿着西装一看就是刚刚从公司里赶过来,只怕还是翘了班,对待那小姑娘也十分熟稔,因此朱父眼神越发古里古怪的。

    “是啊,我们三个早在抚州就认识了。”朱博城虽然察觉气氛诡异,觉得好友对他这个‘未来媳妇’熟悉度猛增,有几分亲昵,但也没多想。

    迟姝颜这会儿是真被身旁姓祁的男人一系列举动和话搞的脑袋发蒙,还有刚才那男人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呆在他身边,敢勾引其他男人试试?

    她们没这么熟吧?这话也不适合搁他们两人身上吧?还是这男人突然犯病把她认错人了?

    迟姝颜越想越觉得身旁男人一系列举止不可捉摸,而且比起身旁姓祁的男人,她更愿意同朱博城说话,迟姝颜趁着对方同朱父朱母寒暄,转头突然靠在朱博城耳边问道:“你这朋友没毛病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