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六十三章祁臻柏的醋意下

六十三章祁臻柏的醋意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噗!朱博城庆幸自己这会儿没喝水,否则这会儿听到姝颜妹子这话,可控制不住自己会不会当场喷出来。..co柏这算是第一次被女人嫌弃吧?还嫌弃的这么明显?

    朱博城抹了把脸,憋笑憋的通红,同时也庆幸不愧是他瞧上的女人,并没有被臻柏的外表所惑,往常要是他同臻柏在一起,女人献殷勤的对象总是臻柏,从认识他们起,姝颜妹子可没有对他好友表现任何寻常,朱博城越想越高兴,只要他这好友不跟他抢,他对追姝颜妹子还是十分有信心的,顿时笑容满面道:“英雄所见略同,你别看他长得好看,身上多的就是龟毛的毛病。走,我们过去聊!姝颜妹子!”

    祁臻柏对身旁趁他寒暄转头就跟其他男人搭上话走的女人脸色跟蒙了一层冰霜,即使对方男人是朱博城,祁臻柏难看的脸色有增无减。

    “首先工作狂加暴君没跑,一工作起来黑天暗地的,极力追求完美,折磨的下属怨声载道,估计以后他的结婚对象少不了吃工作的醋。”朱博城没察觉好友的脸色,心里暗道既然好友对姝颜妹子没兴趣,刚好可以当当他追媳妇的桥梁,继续亲昵站在姝颜旁边吐槽好友:“还有,他这人洁癖重,不爱碰触人,以后这结婚对象肯定少不了各种被嫌弃,那张冷脸摆出来,结婚对象就自觉离他两丈远,哈哈。”

    朱父和朱母看着自己家儿子跟那小姑娘凑在一块嘀嘀咕咕的,两人相互会心一笑,自觉要留给两个小年轻独处培养感情的空间,打算一块悄悄离场,免得两人不自在。

    “祁少,我记得您一直对古董珠宝颇有研究,巧的是我最近新得了几样唐宋年鉴的古董,一直想要找一个观赏鉴定的人,不如祁少一块随我去看看?”朱父恭敬询问道。

    祁臻柏这会儿看似听着朱父宛如跟同辈讲话的语气,实则目光紧紧盯着沙发上靠的极近的两人,底下扬起一双凤眸阴鸷之色一闪而过,锋利的眉骨,挺直的鼻梁无透露一股锐意锋芒,下巴线条紧绷,面色越发烦躁。

    要是平常时候,察言观色的朱父肯定会多想,可是现在朱父一心在朱博城和迟姝颜两人身上,也就没有怎么注意到祁臻柏心情。而就在这一瞬间,祁臻柏脸上外露的情绪立即收敛起来,看上去云淡风轻的。

    “嗯。”跟朱父走临走之前,祁臻柏还不忘回头递给朱博城一个冷酷如刀刃一般锋利刺骨的视线。

    看的朱博城打了一个寒噤,脖子凉飕飕的,心里暗道自己声音这么小,难道臻柏还听得见?真是失策啊!大概是祁臻柏的警告的缘故,这一回他却是再不敢说祁臻柏的八卦。

    餐桌上

    晚上一大桌色香味俱的菜肴引得人垂涎三尺,迟姝颜早就饿得不行了。

    朱父和朱母热情招待众人坐下,本来两人是想要让祁臻柏做主位的,可惜祁臻柏拒绝了,至于迟姝颜这个客人年纪太小,他们要是让她做主位只会让她心里不自在,两人也没有多说只好坐下。

    迟姝颜环顾众人一眼,朱父和朱母自然是坐在一起,选了朱母右下方一个位置,朱博城一看姝颜妹子选好了位置,下意识就要跟过去挨着坐。

    然而就在他要过去坐下的时候,被祁臻柏先行一步截住,拉开椅子,徐徐坐下,一气呵成,冰寒的凤眸淡淡瞥了朱博城一眼,左手搭在椅背示意命令道:“你坐这。”

    朱博城:“……”他怎么感觉这个位置早就被好友觊觎了,一定是错觉。

    就连一旁的迟姝颜也惊讶了一下,她也没想到祁臻柏会做她身旁,身子偏了偏,更多朝向朱母,倒不是她有偏见,而是显然因为上次三番两次被祁臻柏跟一块磁铁吸引过去的例子,令她根本不怎么敢靠近,就怕一不小心被身旁这颗大补丸引的出了丑,那可就不好解释了,再加上两人未来的‘孽缘关系’,为了不让这孽缘真发生,她还是能离对方多远就离多远少接触。

    朱母正拉着她跟她说话,迟姝颜没注意的是,等她动作靠过去,身旁高大男人一张脸都是冷硬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眼底掀起隐怒,怒意由三分变成十分,手指无意识捏的发白。

    朱博城明显察觉好友情绪隐隐在失控边缘,其他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臻柏心里越发怒,面色就越发平静,这会儿这好友脸色实在平静的吓人,可偏偏他又察觉不出所以然。

    朱博城不好当面问只好转移话题道:“臻柏,京都有啥你觉得特别好玩的地方,推荐推荐,明天我带姝颜妹子去。”说完,朱博城很快低声凑在好友耳边:“帮帮忙,臻柏,你也知道姝颜妹子人好又漂亮,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打算内部消化,你事情忙,这次我肯定不烦你。”话一顿,朱博城很快又道:“臻柏,这可是关乎我人生大事,这忙你可不能不帮!”

    咔嚓一声,祁臻柏手里的筷子应声而断,他脸色更是吓人的难看,脸色铁青,额头青筋绷不住一根根凸起紧绷,频临失控的边缘。

    朱博城先是被吓一跳,而后瞧见好友脸上情绪的失控和表情更是惊的差点跳起来,浑身寒毛倒竖?脚底窜起寒意?等等?他刚才说错什么了?他怎么觉得他这好友不像是要给他建议,反而像是要撕了他?

    朱父朱母迟姝颜也被响声吓了一跳,特别是朱母,朱母急忙起身,纳闷道:“筷子怎么断了?我去给臻柏再拿一双。”

    朱父赶紧附和:“对,对,赶紧给祁少再拿双筷子?”

    迟姝颜对情绪察觉十分敏锐,也察觉身旁男人情绪十分不对,又不好探究别人的**,只好看向朱博城。

    只听祁臻柏低沉冷冽的嗓音突然响起:“她来这里一趟不容易,我们作为东道主总有有些礼貌,刚好我这几天有空!”

    话音落下,朱博城更是惊讶的嘴巴张开,能吞一个鸭蛋,他脑中隐隐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又觉得十分不大可能。

    他太了解这个好友了,一见钟情这种事完不可能,日久生情也未必能发生在这好友身上,臻柏性情一向冷硬的不近人情又绝情,要他喜欢上一个仅见过几次面的女人绝不可能。

    再说臻柏真喜欢姝颜妹子,也绝不是臻柏表现的这样,恐怕是好友心里存了什么事情,恐怕还是跟祁老爷子有关,朱博城缓了缓神,越想越觉得如此,松了一口气,刚要开口,迟姝颜这时候冲朱博城开口:“我随意,去哪里玩都可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