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六十六章暧昧画面?

六十六章暧昧画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博城循着祁臻柏的目光,看到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迟姝颜,这下子本来震惊的跟浆糊一般的思绪瞬间理得清清楚楚,怪不得!

    回想起自己在电话里说的话,臻柏匆匆又打了个电话过来,甚至赶过来的举动就已经很不正常了。..cop>    靠,他竟然生平第一次瞧见过臻柏吃醋了?

    也难怪朱博城这样的反应,这么多年就是洁身自好的自己都交了好几个女朋友,臻柏愣是清心寡欲的,连片衣角都不让人碰,碰上想要爬床的,臻柏一个嫌弃看垃圾的眼神就能让人败退,弄得他好几次都想要找几个小男孩让臻柏试一试。

    朱博城曾经一度都以为好友这样的个性肯定是要孤独终老的,哪想到好友竟然也有一天动了心,而且巧合的是,自己也看上了。当然,在朱博城心里,自认兄弟第一位,女人不说如衣服但总比不过自家兄弟,更何况他对姝颜妹子只见过几次现在好感大于感情,现在真谈什么喜欢也谈不上。

    而且,说实话,比起他谈恋爱他更乐的瞧臻柏追人谈恋爱更有趣,要是臻柏真能把人娶回家,那以后作为臻柏最好的兄弟的他那些符箓好处肯定少不了。

    臻柏出马,还怕追不成人?比他追人到手的成功率可高太多了。

    “臻柏,你藏得也太深了。”朱博城调整好心态,面色丝毫不见一丝尴尬,反而抱怨道:“你要是早跟我说,我肯定不跟你争。”

    祁臻柏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眸威严锋利,睥睨俯视朱博城一字一顿平静道:“你可以争!”

    朱博城偏偏从好友平静至极的脸色看出一分狠厉,哪里敢主动凑上去,赶紧摆手转移话题捧迟姝颜道:“别,别,我也就瞧着姝颜妹子人好又有有本事不是?臻柏,你可真有眼光!”

    祁臻柏没说话,目光只是往不远处的女人瞧,迟姝颜恰好对上不远处高大男人的视线,只以为对方跟她打招呼,虽说打算避嫌,但现在他们几个抬手不见低头见,平白无故冷落人不好,迟姝颜干脆露齿微微一笑,祁臻柏心口骤然一动,果然这个女人从头至尾瞧上的就是他。

    祁臻柏意识到对方暗恋他这个事实,心口原本的郁气一扫而空,心情一反常态美妙起来,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魅力,一个是珍珠一个是砂砾,只要有智商的人都知道选择那个?薄唇微微勾起,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复朱博城的话。

    朱博城瞧着面前男女隔远一直相忘无端被喂了一嘴狗粮,同时也被好友脸上一反常态的温柔吓的差点尿了。

    事实上迟姝颜还真不是跟朱博城脑补的一直跟姓祁的男人对望,她同祁臻柏打完招呼,视线一直就落在朱博城身上,想问问什么时候结束?隐隐又瞧见朱博城神色有些不对,时不时目光诡异打量她跟祁臻柏。..cop>    她心里有疑问,又不好上前打扰突兀两人!

    祁臻柏瞧出不远处女人有些呆不住,也没打算再呆,侧头冲朱博城道:“先走了!”说完祁臻柏往迟姝颜方向走去,瞥了眼面前眼巴巴的女人,冷硬的轮廓情不自禁柔和一些:“想走?跟着我!”

    迟姝颜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瞧着面前男人转身就走,一时不知他跟朱博城什么打算,忙看向朱博城,朱博城一个字还没吐出,就见不远处高大威严的好友停下脚步冷眸看过来,登时吓一个激灵。

    朱博城如今知道好友对姝颜妹子的想法和占有欲,哪里敢插上去坏臻柏好事,赶紧识时务忙道:“姝颜妹子,我刚好有点事,这会儿就让臻柏先送你了!”

    迟姝颜最后只好跟上某个她一直想避嫌的男人。

    车里

    迟姝颜坐在车上的时候,尽量不动声色挪向车窗,远离祁臻柏,脑袋靠在玻璃上。

    朱博城还在的时候还好,可是等两人底下独处,看到祁臻柏,脑海里就莫名想起上一回看到的暧昧画面,怎么想怎么尴尬又怀疑人生。虽然她认为自己所算精准,但她还是不大信两人未来关系,

    她也想象不到这么一龟毛洁癖性冷淡的男人能那么饥渴?

    “困了?”祁臻柏瞥了一眼不断挪过去的女人,抬手自然揽过她的肩膀,示意自己肩膀道:“小心!你可以靠这里!”既然是自己老婆,祁臻柏觉得自己还是得显示出几分关心,培养培养感情,可惜明明是关心人的话,愣是听的人语气毫无起伏,硬邦邦的没有丝毫感情。

    迟姝颜顿时被祁臻柏的动作吓得一个激灵,十分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又发病了?

    她立马坐直身子摇头:“不困,不困。”

    祁臻柏眉宇微蹙,目光在她身上审视一遍,似乎带着些困惑不解,俊美深邃的面容在阴影之中昏暗不明,漂亮敏锐的凤眸深不可见底,突然开口:“你上回算出什么了。”

    语气带着不经意,迟姝颜没多想。

    “没有,没有算出什么,是我学艺不精。”迟姝颜迅速回答。“哦?”祁臻柏双目锐利逼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算命时灵时不灵只是学艺不精?”

    这是在质疑自己的专业能力?

    迟姝颜什么都能忍,这个是绝对不能忍得,对上祁臻柏锐利的目光也不躲,直视一本正经辩驳道:“每个人的命格和运势都各不相同,还有各种环境的影响,算错了,没有算出来也是正常的。”

    “是么?”祁臻柏还状似点了点头:“那你再算一遍。”

    迟姝颜:“……”

    迟姝颜看着祁臻柏,眼眸闪了闪,等等?说不定上次真是她看错了呢?

    “好,那,我再算一遍。”迟姝颜试探看了看祁臻柏:“就算,就算算不出什么,你可不能给我贴上……算了。”本来想要说不能贴上骗子的标签,不过反正两人又不会有交集,爱咋地咋地想。

    迟姝颜想要挣脱祁臻柏锁住她手腕的右手,祁臻柏凤眸淡淡瞥了她一眼:“你上回不就是想这样?”

    迟姝颜深吸一口气,懒得跟祁臻柏在说话,冷静沉下心来,放空头脑,快速进行推算。

    很快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然后在她集中注意力的时候,这些画面迅速慢了下来。

    等迟姝颜看到画面出现的两人,心里莫名紧张,不过等看着两人始终保持着疏离陌生人的距离,而且还有很多人,她轻舒一口气,她就说自己肯定是算错了。

    正当迟姝颜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看到客厅里其他的人散了,‘自己’狠狠瞪了一眼祁臻柏,扭头就上了楼梯,祁臻柏也跟着上了楼梯,直接一把扛起走在走廊上的女人。

    画面一转,祁臻柏把‘自己’丢到床上,迟姝颜顿时怒了,他还敢霸王硬上弓?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一身熨帖西装的祁臻柏不仅利落霸气脱了自己的内裤还单膝跪在自己腿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