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七十四章活春宫!

七十四章活春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听到熟悉的声音,迟姝颜此时顺着朱博城的视线看过去,等瞧清楚车外阴沉又熟悉的男人的脸庞,迟姝颜脸色也随即黑了起来,主要是这会儿她一瞧见外面男人就想到昨晚某个男人信誓旦旦那一句‘你喜欢我?’的话。..cop>    她就不明白这男人到底哪门子来的自信?她昨晚还特地反省自己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对方误会的事情,她脑门想了一晚上,也明确自己并未做出任何让对方误会的事情,那这男人是从哪里臆想她喜欢他的?

    迟姝颜顿时看车外男人的目光变了几分,不由庆幸自己昨天下午吃饭时将话说的十分明白,表示他想太多。

    朱博城可不知道自家好友和姝颜妹子发生的事情,见臻柏一直站在外,忙下车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他脑袋这会儿还是懵的,主要还是姝颜妹子刚才说的话给他震撼太大。

    祁臻柏见车上女人不动,面色越发难看,见朱博城让出位置,颇为满意,绕过车,把自己车钥匙交给朱博城,朱博城接过车钥匙,忙冲迟姝颜道:“姝颜妹子,既然臻柏有事找你,我就先撤了,我们楼盘见。”

    迟姝颜只能点头:“好!”

    祁臻柏坐上车座,朱博城心里还好奇姝颜妹子刚才说的,忙问道:“姝颜妹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那是不是他姐一家找上门了?”

    朱博城不由想到上次那孩子‘跳楼’事件,一想到他家楼盘各种事故跟对方死去姐姐的一家子有关,顿时浑身冒起起皮疙瘩,比上次还毛骨悚然。..cop>    祁臻柏不知这事,但从朱博城的表情和对话也能猜测几分,他摇上车窗,顿时把朱博城隔离在外,朱博城原本还想问,突然被隔离在外,噎了一下,难以相信这是他以前那个冷静自持不近女色的好友!臻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异性没人性了?

    朱博城暗自嘀咕几声,只能乖乖上另一辆车。

    倒是随着祁臻柏摇上车窗,迟姝颜这边车内气氛立马变得诡异又尴尬,两人无话,迟姝颜莫名突然松一口气,又想到身旁男人刚才一系列举动,不知这男人上次到底有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迟姝颜自问说的十分明白,按理说正常人肯定能听得懂,可换了身旁跟旁人不一样思绪又自负的男人,迟姝颜十分怕这男人又将她之前的拒绝理解成其他意思,比如欲还拒迎,那她真可能吐血。

    迟姝颜原本打算要是对方绕到这个话题,对方要是没明白,这次她肯定得跟人好好说明白。让两人断了最后一丝可能。

    可惜对方一路一直无话,她自然也不可能自恋故意提这话题,要是对方拿她上次一句‘你想多了’噎她,那她真得挖个地洞钻了。

    过了一会儿,见对方迟迟无话,迟姝颜彻底松了一口气,思绪也沉浸到楼盘借运的事情上,她隐隐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那孩子父亲虽然借运,但他找的谁借运?谁告诉那孩子父亲能通过借运改名?还有谁告诉对方他亲姐一家运势不错。

    从刚才几番交谈,那孩子父亲只是一个普通人,除非有人故意告诉他‘借运’一事,并且让他相信事实,否则普通人哪怕知道‘借运’两个字,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借运’一说。

    两人一路无话,直到快到目的地,身旁冷峻的男人才终于突然开口:“我可以再给一次机会好好考虑!”

    迟姝颜思绪太深,触不及防听到男人突如其然的话,她愣是一时没理会对方的意思,还是傻愣了半天,才意识对方说的‘给机会’是给什么机会?

    祁臻柏自顾道:“我知道你昨晚没想清楚,这几天好好多想想!”

    迟姝颜最后实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立即道:“不用想了,我还是昨天那句话,我们不适合,祁少家大业大,我高攀不起,也不想高攀。我昨晚想的很清楚。祁少不用再给我机会!”我也不想当寡妇,就算跟谁谈恋爱,她也不打算选一个短命鬼,最后一句迟姝颜在心里默默道。

    话刚落,男人骤然刹车,‘呲’的一声轮胎同地面摩擦声骤然响起,随即迟姝颜差点被晃出安带,一只有力的大手稳稳捏住她的肩膀,确定人没事,男人冷着脸转身打开车门下车。

    迟姝颜:……

    “臻柏,姝颜妹子,你们也到了?”朱博城下车见臻柏和姝颜妹子先后下车,只是他怎么觉得两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特别是自家好友,这会儿不止脸黑,面上跟落了寒霜一样,那他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朱博城立马收回八卦的眼神。

    迟姝颜没多瞧身旁男人一眼,开口冲朱博城道:“这次我们去楼底瞧瞧。”

    朱博城自然知道姝颜妹子说的楼顶是哪个楼顶,顺路带着人过去,边解释自家老爸没过来的原因,主要是杨信德那人现在太热情,特别是对着姝颜妹子,他爸怕杨信德那人误了正事,正挡着人。

    迟姝颜露齿一笑:“替我谢谢伯父了!”

    “说到感谢,还是我们感谢你!算了,我们就不客气来客气去,我跟姝颜妹子什么关系?”朱博城乐呵呵说。

    这会儿三人已经到了楼顶,迟姝颜之前在楼下已经感觉到汹汹的阴气,这会儿站在楼顶,目光落在周围阵法内,她更是感受到汹汹滔天的阴气以及体内灵气比之刚才快流逝十倍。

    这明显是针对天师和鬼魂的阴煞借运阵,借运阵内还封了一个百鬼阵,比简单的借运阵阴毒几万倍,怪不得这楼盘一直出事,不出事简直不可能。

    迟姝颜脸色越发凝重,脸色也苍白起来。

    朱博城是普通人,虽站在阵内,但除了嗖嗖的冷倒是没有其他感受。

    至于祁臻柏,他虽某种程度上是普通人,但因为有身外的紫气庇护,祁臻柏脸色最为平静。

    迟姝颜远低估这阴毒的阵法,再加上她刚重生不久,实力及不上她前世百分之一,若是换了前世的她,破这阵法不过是随手的事情,但现在除非她制出高级符箓。

    “姝颜妹子,你怎么了?”朱博城察觉问道。

    迟姝颜脸色越发苍白,咬破指尖,刚想随手画一张挣煞符先暂且封住源源不断的煞气,不过她刚调动体内的灵气,顿时体内灵气比刚才流逝快几十一百倍。

    腿一抖,她差点没站稳,旁边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没事?”

    “没事!”迟姝颜此时面色平静,实则脑袋浑噩,目光落在面前

    散发紫气的‘大补丹’身上突然迸发出非一般的灼光。

    她心里隐隐不对,她平日里虽然也小小贪图过面前的‘大补丹’,但远没有这会儿这么想把‘大补丹’占为己有的贪欲,心里的贪欲仿佛不断被放大。

    祁臻柏眯起眼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面前女人脸色太过平静他并未瞧出什么不对。

    “你喜欢我?”

    朱博城干咳一声,不等祁臻柏开口,迟姝颜甩出一句‘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我的!’突然扑上去狠狠咬了几口。

    朱博城这会儿是真被吓的大惊失色,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连带自家好友对姝颜妹子表示过好感都被他一并忽略,只眼睁睁瞪大眼看着姝颜妹子不仅扑倒强吻臻柏,一边还手不停扒臻柏的衣服,直接在青天白日在他面前上活春宫,安静的楼底上男人女人交缠热吻的水渍声啧啧响起。

    朱博城这会儿是真恨不得自己瞎眼了。

    卧槽!这也太劲爆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