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八十章 跳楼游戏(一更)

八十章 跳楼游戏(一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正当底下的人惊恐万分的时候,心脏失重看着面前这惊吓的一幕,着实为了迟姝颜捏了一把汗。

    朱父和杨信德额上直冒冷汗,这可是八楼啊!摔死个人都是随随便便的事情,迟大师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竟然陪小鬼真的跳楼!

    董子明手里拨打的电话没有打出去,反倒是掉在地上,他却是没有再抬头看的勇气,紧闭着眼睛,就怕看到血溅三尺的可怕场景。

    毕竟天师术法再厉害,但也是**凡胎的,这么高的楼跳下来,就算没有大事,只怕骨折骨裂都是小的,真是想不通这货真价实的天师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要感化底下的厉鬼?

    迟姝颜并不知道底下人丰富的心理活动,在众人的惊吓的嚎叫中跟着小鬼一同从楼顶上一跃而下。

    她现在的御飞术还没有练到家,可也有初级基础,飞落下来可以运用御飞术减弱下降的速度,仅仅是这样她也不敢冒险,最重要的还是托祁臻柏的福气,昨晚画的高级的飞盾符箓派上了用场,别说是现在跳楼,就是飞檐走壁都做得到。

    “迟……迟大师,您没事!”杨信德惊奇万分看着面前稳稳当当落在地上,毫发无损的迟姝颜,半张的嘴巴半响忘了合起,一脸匪夷所思。

    董子明闭上的眼睛一下子睁开,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场景,看到人稳当落地一点事没有,震惊不已,老板到底从哪里找来的大师,这也忒神了,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早就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不屑一顾到现在迸发着灿烂光芒的崇拜惊叹。

    朱父和朱博城也是跟杨信德大同小异的表情,惊讶不已,实在是迟姝颜的行动和结果太出人意料了,又刷新了两人对迟姝颜能力高强的认识,一时感慨万千,朱父尤为遗憾瞄了迟姝颜又上八楼的背影,心道怎么就不是自己儿媳妇呢?

    不过瞥了瞥自己儿子大有一副跃跃欲试又崇拜的兴奋蠢脸,朱父别开眼,就儿子这样追不上迟大师才怪,眼角不经意瞥了瞥一旁长身肃立的祁臻柏,相比于儿子的崇拜目光,祁臻柏面上镇定自若,一副天塌下来都会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唯有一双锐利威严的凤眸跟鹰隼一般直直盯着迟姝颜,泄露了几丝关心。

    朱父一时有些怔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素来威严颇重,性情冷漠的祁少这么为了一个人,看来是真的上心了。

    “来了,又来了!”朱博城看迟姝颜上了楼又要再跳楼,相比于刚刚的惊吓,兴奋奕奕提醒道。

    众人根本不用朱博城提醒,早就直直仰头盯着楼顶的一人一鬼。

    “朱老哥,你说那些货真价实的天师随随便便就能从这么高的楼跳下来,还一点事都没有?”杨信德就算是亲眼所见,也有一种深在梦里迟迟不敢置信的感觉,又是惊叹又是满是疑惑道:“那不真成了神仙,飞檐走壁只怕也是小菜一碟。”

    “应该不行吧,别说是见,我连说听都没有听说过。”朱父打心底觉得迟姝颜年纪轻轻,术法了得,岂是旁人可比的:“我上回不就跟你说了,我儿子博城跟我夫人能转危为安都是托了迟大师的符箓,我就没有见过那个天师的符箓有迟大师这么有用。”

    “那看来迟大师还是头一份,这么年轻就能跟那些修为高深的前辈比肩。”杨信德眼睛放光,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啦啪啦响,感叹道,心底又是后怕之前的无礼,只怕自己给迟大师的观感不怎么,又是窃喜自己幸好没有得罪透迟大师,还有挽回机会恭敬谦虚请教:“朱老哥,你说待会我组个局,请大师吃顿饭怎么样?”

    朱父哪能看不出杨信德这抠门奸商的心思,他看他屁股一撅就知道他想要放什么屁,只怕杨信德又想要从迟姝颜身上多买几张符箓和法器。

    因此他越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啐道,自己还没有跟迟大师要够保命的符箓,那些符箓那么贵重稀少,怎么能让杨信德先占了先机。

    朱父还真猜的**不离十,杨信德自然是火热觊觎迟姝颜身上有效果的保命符,哪怕让他花高价部买下来他都乐意,顺便结交大师的同时,问问怎么预防被人借运,这次的事情弄得他心里毛毛的,这商人看重的不就是财运,要是那个缺心眼的打上他的注意,杨信德脸色顿时变了又变,坚定自己就是死皮赖脸也要巴结的想法。

    “不过说来也奇怪,迟大师一直陪这小鬼跳楼,有什么用意?”

    “先礼后兵,引蛇出洞。”一道淡漠冷冽的男音响起。

    杨信德神情微愣,有些受宠若惊看了旁边的祁臻柏一眼,没想到

    杨信德神情微愣,有些受宠若惊看了旁边的祁臻柏一眼,没想到祁少竟然愿意搭话,不过估计八成也是看着那位迟大师的面子上。

    杨信德目光闪了闪,祁少只怕跟迟大师关系匪浅。

    在场的人都不是愚蠢的人,听了祁臻柏的话,顿时对迟姝颜的用意恍然大悟,迟大师想要送这些厉鬼去投胎,但是如果用强硬手段肯定会引得对方反感,再加上现在小鬼迟迟不回,躲在阵法里的老鬼肯定不放心会出来看看。

    “迟大师她们要跳到什么时候?”朱父问道,这上上下下看的他眼睛都花了,都十来趟了吧。

    杨信德也有看的麻木了,心想道幸好把人撤走了,要不然迟大师这样肯定被人误会想不开,还有大师就是大师,玩个游戏都跟普通人不同。

    “应该快了,我看姝颜妹子应该也玩腻了。”朱博城接嘴道。

    朱父&a;杨信德:“……”

    ------题外话------

    还有第二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