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八十一章欲还拒迎!二更

八十一章欲还拒迎!二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等迟殊颜又一次跳下来,这一次她没有再像往常那样上楼顶,对其他人厉声道:“部后退!”

    祭出阴鬼幡直接把借运阵里钻出来的两个鬼影扫开,朱父等人这回真的惊骇了一跳,脸色煞白,纷纷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要干什么?”一个鬼影气势汹汹狰狞质问道。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帮你们离开地下束缚的借运阵法。”迟殊颜说道。

    “呵呵,不需要!”一个充满仇恨的女声冷冰冰仇恨道。

    “我知道你们报仇心切,只是你弟弟的报应反噬已经开始了,你现在补一刀只是白白影响自己的运势和投胎。”迟殊颜秀微微皱起。

    “放过他不可能!我们现在一切拜他所赐,他还享受了那么多年的富贵,我一定要亲手把他黑心肝掏出来!还有他家,部杀光,一个不留!”其中一个鬼影狠辣道。

    迟殊颜叹了一口气,大概是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她也不想要动手,可是现在结果已经无可奈何了,商量道:“如果你们要是在沾上杀业是投不了胎的,不如我布置富贵转运阵法,你们下辈子肯定是富翁,这辈子享不了的福气下辈子享受怎么样?”

    “哈哈,我们才不信!你根本是想要骗我们去投胎,做梦!”一个鬼影率先冲上来攻击,另外一个鬼影也随之缠上来。

    迟殊颜看两只鬼冲上来,秀眉皱起,眼眸泛着冷光:“冥顽不灵!”掏出两张镇煞符,夹在指尖,手指一个用力,两张符箓精准朝着两鬼飞去。

    两只鬼避无可避碰触到镇煞符,接触的地方就跟烈火燃烧起来,缕缕白烟,烧灼的两鬼鬼哭狼嚎的,阴森森的气氛更是有几分阴惨惨的。

    “你们改主意还来得及。”迟殊颜神情淡淡,五指一伸就把镇煞符收了,这种高级的镇煞符极为霸道厉害,能够让厉鬼恶鬼魂飞魄散,因此迟殊颜控制着镇煞符的使用时间。

    两只鬼已经吃足了苦头,他们虽然不甘心,但是面前的天师是根硬骨头,刚刚抱着洋娃娃的小鬼飞到两只鬼中间,一阵嘀嘀咕咕之后,两只鬼的戾气消散不少。

    “你刚刚说的阵法真的能保我们下辈子富贵?”一个鬼影问道。

    迟殊颜听到这话,心底叹口气,自己修为还没有恢复,勉强施展这种阵法极为损耗灵力,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自然是真的!”

    就在迟殊颜要布置阵法的时候,眼角瞥到一旁站着笔直挺拔的祁臻柏,眼眸一闪,心里警铃大作,祁臻柏这种大补丸的体质她本来就没有抵抗力,要是损耗尽灵力,要是再重演上一次强吻的糗样,那自己真实以后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迟殊颜脸色微变,勉强镇定下来朝祁臻柏笑道:“祁少,我似乎在酒店忘了一件重要的布阵法器,您能不能帮我取来?”再来上次一幕她小心脏受不了。

    迟殊颜这话一出,杨信德一个趔趄差点栽倒,惊吓过度瞪大眼睛,一脸惶恐摆手:“这种跑腿的事情哪里用得着祁少,我去,我去!”他连旁边的助理都忘了。

    朱父也是连忙附和,虽然没有像杨信德大惊失色,但是也好不到哪里:“是啊,迟大师,您要拿什么东西让博城去!”

    朱博城倒是没有像两人一样惶恐,不过他想也没想:“殊颜妹子,我去就成。”

    “……等等……”迟殊颜欲哭无泪,咬着牙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鹤立鸡群的男人瞧,就希望这男人怜香惜玉一次。

    “殊颜妹子还有什么没有交代?”朱博城不解,就连一旁的祁臻柏漆黑锐利的凤眸似乎深深看了迟殊颜一眼,看的迟殊颜压力山大。

    她深吸一口气,满面笑容凑到面无表情的祁臻柏身边,讨好:“祁少,那个法器比较贵重,如果是您的话我比较放心。”

    迟殊颜这个借口蹩脚的不行,不过祁臻柏被迟殊颜的笑颜晃了晃神,凤眸狐疑之色划过,听着她娇糯的嗓音,暗啧了一声,真会撒娇!女人就是麻烦。不过对于迟殊颜一心信赖他还是十分受用,颔首点头:“确实有几分道理。”

    朱父和杨信德一脸傻眼,祁少不仅没有生气竟然还真同意了,登时两人看迟殊颜的目光敬佩的不行,祁臻柏目光淡淡的一扫,两人微微一惊,心底微怵,立刻佯装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迟殊颜看支开了祁臻柏,松了一口气,对祁臻柏吩咐几句,三下五除二就把阵法布置了,而跟朱父几人托词自己记错了。

    等朱博城要送迟殊颜回去,迟殊颜哪还敢回那个酒店,托词太累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歇下,不过她也没有说谎,确实布置这样一个阵法,早就透支了灵气,筋疲力竭的,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开着柔和昏暗的床头灯,很快就沉入睡眠。

    迟殊颜感觉自己睡的很累,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有一抹锐利冰凉的目光盯着她毛骨悚然,眼睛一睁,就看到床头前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一团投射的阴影笼罩着迟殊颜,迟殊颜微微一惊。

    不过她立马认出了来人,还不如认不出来!迟殊颜瞳孔一缩,脸色微白,反射性就往旁边挪动:“祁……”

    然而她刚挪过去一寸,就又被一道大力扯过手臂,高大的男人一只长腿支在地上,一只跪在床上,行动敏捷,铁骨钢筋一般的大掌钳制捏住迟殊颜纤细的肩膀,声音冷冽的跟冰渣子似的,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骗我?”

    祁臻柏头脑冷静的很,可是看到迟殊颜想要逃跑,就跟追逐猎物的野兽下意识发射追上去。

    迟殊颜有些欲哭无泪,就算您算账为什么要偏偏这时候?迟殊颜头疼不已,她已经感觉平静的心绪紊乱起来,看着面前散发紫气,美味异常的大补丹迸发灼灼光芒,脑子浑浑噩噩的。

    “先放开我!”迟殊颜嘴上这样说,双手却是跟有自己的意识自动缠上祁臻柏的脖颈,把口嫌体正直展示的淋漓尽致。

    祁臻柏低头见怀里女人欲还拒迎的模样,脸色由阴沉转晴,也算是有些明白以往平日里自家表弟以及朱博城口中所说的’女人说不要就是想要,说要就是不要’的口是心非,薄唇微勾,吐出一句:“这么喜欢我?”,说完,不由分说突然俯身直接一口狠狠堵住迟殊颜的嘴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