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八十二章 欲拒还迎二

八十二章 欲拒还迎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迟姝颜两手缠着祁臻柏的脖颈,柔软殷红的嘴唇覆在他薄唇上,吸允着他嘴里的灵气,单纯的嘴贴嘴的亲吻。

    如果是之前也许祁臻柏会被这种亲吻糊弄,然而这会儿祁臻柏已经不满足这样简单单纯的亲吻,嘴里的舌尖跟游蛇一般,顶了顶迟姝颜的牙齿,看她两排牙齿严丝合缝的,眉宇微蹙,凤眸幽深。

    一只大掌强势固定住迟姝颜的后脑勺,一只手用巧劲儿捏住她的下巴,一察觉牙关开启,嘴里灵活的舌尖撬开牙关,已经窜进迟姝颜嘴里,攻城略地一般,带着湿热搅动对方的舌尖。

    迟姝颜被祁臻柏入侵意味十足的亲吻堵得差点呼不上来气,本来沉浸在吸允灵气的舒适感觉中,这回被亲的差点短路,虽然还没有吸够祁臻柏嘴里的灵气,但是神智已经有些清醒了。

    祁臻柏却是完投入于亲吻,他的学习能力无疑极强,舌尖缠绕着对方湿热的舌尖,顿时跟微小的电流划过,酥麻的跟挠在他心尖上,坚实的胸膛就跟堵墙锁着她,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正当他沉浸在亲密拥吻的快感里,陡然下唇一疼,她咬了他。

    迟姝颜两手推开祁臻柏的胸膛,反射性要退,祁臻柏动作一顿,却是猛然重重辗转连啃带咬亲了她一口,直亲的迟姝颜更加奋力挣扎,祁臻柏才不疾不徐放开了迟姝颜。

    “祁少,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在这里?”迟姝颜起身一滚,挪到床边,离得祁臻柏八尺远,乌黑的眼眸褪去了几分迷离,泛着钻石冷质的锋芒,恢复了神智,语气带着几分质问。

    “你忘了昨晚博城打电话跟你说过的话。”祁臻柏身板挺直坐在床沿,一双长腿交叠,昏暗灯光洒在他脸上宛如细釉毫无瑕疵,神情淡漠犹如威严禁欲的神祗。

    简直跟刚刚亲吻着要把人拆吃入腹的强势狂野模样天差地别,判若两人。

    迟姝颜暗暗腹诽了一声衣冠禽兽,听着祁臻柏的话有些莫名:“什么?跟你独自闯进来有什么关系?”

    “他祝我们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祁臻柏薄唇吐着这几个字眼,似乎怕她理解不了,他还十分好心解释:“所以我不是闯进来的,我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迟姝颜神情一僵,瞬间清晰想起昨晚自己听到的朱博城后半截的话,感情朱博城误会两人是男女朋友就算了,现在还以为两人已经有什么了,难怪会通知祁臻柏过来。

    迟姝颜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气,一时气的失了言语,那自己之前做的避开祁臻柏的行为不就是多此一举了。

    “祁少……”正当迟姝颜忍无可忍要把一切事情解释清楚。

    “那你是否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上午发生的事情?小骗子。”祁臻柏突然站起身来,一步一步逼近迟姝颜,凤眸锐利审视,直把人逼到角落。

    迟姝颜被祁臻柏锋利的视线看的头皮发麻,他是个自带很强压迫力的人,似乎谎话都能在他那双敏锐的眼眸里无所遁形,要不是迟姝颜心理素质过关早就节节败退,她勉强镇定下来:“朱伯父他们应该跟你解释了才对,我没有骗你,只是记差了。”

    “是么?”祁臻柏语气淡淡,神情晦暗不明,看不出是信了还是不信。

    迟姝颜郑重点了点头,打死不承认是故意的,一口咬定道:“当然是这样,让祁少白跑了一趟我也很愧疚,不过我一直以为祁少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应该不会计较这种小事?”

    祁臻柏一双深不可见底,宛如寒潭的凤眸一瞬不瞬犀利盯着迟姝颜,浑身不动声色透露身上令人胆寒的霸气和威压令迟姝颜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先离我远点。”迟姝颜被祁臻柏犀利了然的目光看的心底发寒,反射性下意识两手就要把人推开。

    然而没推动,就跟一座铁塔牢牢挡在迟姝颜身前。

    “一直到刚才我还奇怪你为什么要把我支开,以为是恶作剧。”祁臻柏一把抓住迟姝颜的手腕,两只大掌钳制迟姝颜柔嫩纤细的手腕,冰凉的瞳孔直要把人看出一个洞,深邃立体的五官透露一股上位者的凌厉:“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祁臻柏凤眸犀利的恍如洞察一切,丝毫不肯放过迟姝颜脸上的表情,眼见迟姝颜不可思议瞪大那双水润的猫瞳,嘴唇抿紧,更是毫不客气以一种笃定的语气沉沉道:“你灵气耗尽会失控!”

    迟姝颜睁大眼眸,不可思议看着祁臻柏,勉强镇定下来的心理防线一崩再崩,脸色越来越白,被祁臻柏说的话就跟几个重磅炸弹,炸的她脑中打好的草稿部清空,轰的一下空白。

    迟姝颜瞳孔微缩,一股寒意从脚心升起,凉到了心底,这人也太敏锐了,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那里漏了馅,自己严守死放的秘密就这样直白被撕开来,又像上一次被这心机深沉,城府颇深的男人看了个透。

    祁臻柏看迟姝颜发蒙的模样,心下越是笃定,却是没有一眼看穿的愉悦和优越,突然想起什么,浓眉拧成川字,冷酷的眼神跟刀刃一般冰寒凛冽,逼近迟姝颜几分,口气急转下,抓的迟姝颜手腕紧紧地:“你亲了朱博城?抱了他?”

    “啊?”迟姝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为什么问这话,手腕被握的一疼,瞪了他一眼:“你才亲了他,抱了他。”看到祁臻柏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没有刚刚的咄咄逼人。

    迟姝颜秀眉微皱,一看祁臻柏这样就是误会了,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弄得清楚,用力一挣,好不容易挣开祁臻柏抓住她的手腕,打定主意跟祁臻柏摊牌:“我灵气耗尽不是随便碰上谁都会失控,还不是因为你……”

    铃的一声电话响了。

    祁臻柏定定望了迟姝颜一眼,深不见底的凤眸划过几丝笑意。

    这么严肃的时刻,竟然又表白!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他抿了抿嘴唇,以拳抵唇咳嗽两句,凤眸划过一丝笑意:“乖,我知道。”转身出去接电话。

    迟姝颜愣了一下,他说知道?她还没有说完呢,他知道什么啊!她猛然想起自己说的半截的话很有歧义,正要再说什么,自己电话也响了,看了手机屏幕一眼,迟姝颜猛地惊喜瞪大眼睛。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