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八十五章这女人不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

八十五章这女人不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迟姝颜淡淡笑道:“瞧你吓得,一个大活人还害怕?那人只是收到了惊吓,魂魄离体过,归位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

    “那他为什么有两张脸,两个脑袋?”林皓星鼓着腮帮子不解。

    “那你有没有认真看,他那两张脸和两个脑袋是不是完一样?”迟姝颜微微一笑道:“魂魄没有融合好,因此看起来有些重叠的感觉,如果是被附身的话,出现的是两张不一样的脸。”

    “哦哦,是这样啊。”林皓星拍了拍胸脯:“吓我一跳,我还真以为是鬼呢,对了,姐姐,他这样会不会不大好?”

    迟姝颜思索片刻,发现这种情况还是有些复杂的,魂魄没有融合好,很容易见到一些平常见不到的脏东西甚至吸引脏东西。

    现在又是最不能受到惊吓的脆弱时候,如果惊吓几次,要么就是魂魄部离体,要么也就丢了一魂一魄,幸运一点,也可能安然无恙。

    “可能吧,长期以往下去,不是变成植物人就是变成白痴。”迟姝颜想了想以往见识过魂魄离体的例子,安然无恙的太少了,折中说道。

    迟姝话音刚落,正要牵着林皓星离开,砰地一声男厕所的门被打开,出来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怒目而视瞪着迟姝颜和林皓星两人,气冲冲撸着袖子威胁道:“胡说八道什么,别以为是小孩我就不敢打人,真是没教养,你们爸妈没有教你们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么喜欢在背地里说人,拿别人的事情造谣好玩吗?”

    林皓星被这男人凶神恶煞的一副要冲上来打人的模样吓了一跳,他本来胆子就小,这下看都不敢看人,哆嗦着紧闭大眼睛,反身害怕抱住迟姝颜的双腿。..cop>    迟姝颜皱了皱秀眉,安抚摸了摸林皓星的背部,对于这男人过于激动愤怒的态度有些不解,这人又不是正主,至于这么生气?

    而且她刚才说的都是真话并没有随便乱议论人,就算不相信也不用这样大动肝火,恐吓一个小孩吧。

    迟姝颜看两人的模样,显然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她也没想上赶着找不自在,本来是想要稍微提醒一下,不过现在看来,提醒一下也省了,于是神情淡淡道歉道:“不好意思,冒犯了。”

    道完谦,牵着林皓星转身离开了。

    “这什么态度,一点诚意都没有,现在的小孩真是越来越没有教养了。”钱鸿信抱怨道,看杨飞宇直勾勾盯着前方两人离开的地方,钱鸿信捅了捅杨飞宇一肘子:“飞宇,你不会是信了吧?我告诉你,现在啊你别看这种小孩子一副人畜无害,但是骗起人来,大人都比不上。”

    “我知道了,只是你刚才的语气似乎太冲了,毕竟只是两个小孩子而已。”杨飞宇回过神来。

    “飞宇,我说你这人就是太善良了,你忘记我这个前车之鉴,我同情路边的乞丐,结果呢,那人靠着我们这些路人的同情心发家致富,我草,反正现在在我眼里,现在所以的乞丐都是骗子,尤其是小孩。..co钱鸿信握着拳头:“他们要是再敢骗到我头上,见一个打一个。”

    “鸿信,你这样……”太偏激几个子没有说出来。钱鸿信先摆手:“算了,算了,别说这种糟心事了,你跟新芳什么结婚?她现在都三个月了。”

    杨飞宇嘴角扬了扬,眼眸柔和:“大概是这个月。”

    “你可要好好对人家,我看新芳似乎没有什么安感。”钱鸿信突然提到。

    杨飞宇郑重点了点头,拍了拍钱鸿信:“放心,我会好好对她,也不会忘记兄弟你这个媒人牵的线,到时候包一个大红包给你。”

    “哎,不用了,新芳就跟我妹妹一样,只要你好好对她我就高兴了。”

    ……

    迟姝颜牵着林皓星出来,就发现爸爸那一桌没人了,她赶忙扯住一个服务员问道:“请问那一桌人去哪儿了?”

    那个服务员望了那一桌一眼说道:“早就走了。”眼神奇怪看了迟姝颜一眼。

    “哦哦,谢谢。”迟姝颜满面笑容,心里暗道爸爸对奶奶介绍的那个人肯定没有意思,看来爸爸应该已经先行回家了,她低下头点了点林皓星的鼻尖:“早知道这么快结束,我就不带你了,走我们去买单。”

    林皓星瘪着嘴,对于迟姝颜不想带他有些怨念,不过忙扒住迟姝颜的双腿表衷心:“姐姐,我来买单。”

    说着就把书包卸下来,捞出一个大大的熊猫存钱罐。

    “用不着你,你那点钱用着买糖吃吧。”迟姝颜说着就要把拿过存钱罐塞进去,接手的时候发现没有装了硬币的沉甸甸的感觉,反而轻飘飘的,顿时好奇往里面瞅了一眼,等看到几十叠折成爱心的百元大钞,起码有好几万。

    迟姝颜抽了抽嘴角,原来这小鬼还真‘身家丰厚’,不是夸下海口。

    迟姝颜送林皓星回家,路上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然而当迟姝颜得知迟凌焰还没有回家,反而送那个女孩子回家了,迟姝颜稍微吃了一惊,要知道爸爸是那种快刀斩乱麻的人,如果对那个女孩没有意思,是肯定不会送那个人回家的。

    “姐姐,你不高兴?”林皓星问道,总觉得姐姐这时候不对劲,有点像……像,林皓星托着下巴拼命思考,像谁呢?

    迟姝颜摇摇头:“可能是我想多了。”先不论这女孩子外貌家境,单是那女孩跟大伯娘是远房亲戚这一点,就显示着以后这女孩肯定跟大伯娘一个鼻孔出气,她能想到,爸爸不至于想不到。

    铃的一声电话响了,迟姝颜掏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是祁臻柏。

    “喂,祁少有事吗?”

    祁臻柏一听到迟姝颜这句话,眉头微蹙,心里有些不悦,这女人回去不记得给他打个电话就算了,他主动打电话了,她竟然还挑剔他有没有事,没事就不能打了?顿时俊脸微沉,半响没有开口说话。

    迟姝颜看没有人说话,拿下耳畔的电话又看了一遍屏幕的名字,还当是信号不好:“喂喂,祁少听不见吗?”

    “什么时候回来?”半响一道低沉磁性的男音传来。

    回来,这词语用的也太奇怪了,她又不住那里,还以为祁臻柏是邀请她去玩,于是礼貌道:“高考之后再看看吧。”

    祁臻柏显然不满意迟姝颜话里的模棱两可:“估分报考的时候跟我说一声,你成绩不错,应该是能上燕京大学。”

    “祁少,你这样说,让我压力好大,要是我发挥失常了呢?”迟姝颜真不知道祁臻柏哪来的信心,就算她成绩还行,也不一定能考上国家那所一流的名牌大学。

    “没事,就算没考上燕京大学,京都还有其他好的大学。”

    迟姝颜:“……”为什么一定要考京都的大学?

    “哦哦,姐姐,我知道了,刚刚他们相亲的时候,你是不是吃醋了?”一旁托着下巴的林皓星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妈妈每次看到爸爸都是这样酸酸的表情,恍然大悟清脆喊道。

    电话另外一端的祁臻柏一下子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小孩声音,尤其是捕捉到相亲和吃醋的字眼,身板挺直,俊脸阴沉,凤眸凶光一闪而逝,这女人看上谁了?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