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一百章 钱鸿信的惨状

一百章 钱鸿信的惨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迟姝颜考完试回到学校整理书籍,碰上了杨晨晨好几次,总觉得杨晨晨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或者说古怪,迟姝颜挑了挑眉,还以为杨晨晨又要弄什么幺蛾子,不过心里也没有在意。

    迟姝颜一进教室,就听见李晓婷的声音,噼里啪啦跟吃了枪药似的在跟某个同学吵架。

    “你说不关你事,屁的不关你事,要不是你在淑君面前胡说八道,她能考完试哭着跑了?不就是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你怎么这么肤浅,叶宏伟你说话也太过分了!”

    “什么那不就是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谁的青春痘也没有长得那么吓人的,密密麻麻的跟蜂窝似的,问题她还一直在我面前晃,我有密集恐惧症,看了有点不舒服。”叶宏伟不服气说道:“而且我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我就好心劝她去医院看看,她就哭着跑了,我哪儿说错了?”

    “你可以不看,但是你说这么伤人的话就不行,你必须去给淑君道歉!”李晓婷瞪着叶宏伟,声音高了八个度。

    叶宏伟翻了个白眼,被李晓婷纠缠的受不了了,他也不想闹得太难看,点了点头:“行,行,真是麻烦,待会她来我道歉还不成。”

    两人吵架完,教室里的讨论还没有停止。

    “其实李晓婷,弘伟也是好意,我看郑淑君那张脸跟得了什么皮肤病一样,还是早点去看看。”一个同学说道。

    “是啊,我看着也瘆的慌,之前还是零星几个,现在几乎爆满了,看上去里面还有脓包,我连看都不敢看了。..co另外一个同学说道。

    “你们还是积点口德吧。”李晓婷听到这些诋毁的话,忍不住道。

    “说的就你一个人担心,那你还不是一样,这些天都不肯搭理郑淑君。”

    “对啊,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我们大家也没有说什么,跟吃了炸药一样。”

    “我怎么虚伪了……”李晓婷高声喊道,眼看着李晓婷又要跟众人撕起来,迟姝颜赶忙走进来,笑着插进来道:“大家来的都好早。”

    经过迟姝颜这一打断,教室里的气氛总算不那么剑拔弩张,缓和下来,其他的人都跟迟姝颜打了声招呼。

    “这次的考题真难,也不知道出考卷的是谁?”迟姝颜随意说了一声,其他的同学顿时深有同感,神情满是菜色,愤愤不平你一言我一语把出考卷的变态考官骂了个遍。

    迟姝颜看转移话题成功,忙把仿佛跟斗败公鸡的李晓婷拉到走廊。

    “姝颜,你干什么要阻止我,那些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尤其是叶宏伟,他不知道淑君喜欢他?胡说八道什么,根本是欠骂。”李晓婷不高兴道。

    “晓婷,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不要好心办坏事,淑君面子皮薄,你这样只会让她更难堪。”迟姝颜叹口气道:“吵架解决不了问题。”迟姝颜想起上一世自己跟郑淑君一样脸上长满了青春痘,皮肤变得糙黄糙黄,恨不得所有人遗忘她,把自己永远缩在壳子里不出来见人的窘境,没有人比她更感同身受了。..cop>    “那怎么办?”李晓婷冷静下来,也觉得迟姝颜说的有道理,郑淑君性格细腻敏感,闹大了只怕更受不了。

    “我们先等淑君来学校吧。”迟姝颜皱了皱秀眉,感觉有些棘手,要知道这借运在普通人眼里不过是一借一给,但是对于术士来说,涉及到天理,人运,命数。

    而且上一世她被人整整借运了五年,就在她要去报仇的时候,那个术士已经被人杀了,借运术不攻自破,据道上说是得罪了那个大人物,被直接当场剁成肉酱喂狗。

    两人在学校等了半天,郑淑君也没有来,两人只好先行离开了,走在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姝颜,我刚才看你背了那么多书,要不要我帮你分担一点?”李晓婷自己的书早就在考完试带回去一大部分了。

    “不用。”迟姝颜摇摇头,书包里放着储物符,她肩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

    “哦,那行,你要是背不动看记得跟我说。”李晓婷瞄了迟姝颜的书包一眼:“不过说真的,这书包容量还挺大的,都没有鼓起来,要不是看你装了那么多书进去,我还以为没有多重呢。”

    迟姝颜笑了笑,这那里是书包的容量大,不过她也没有再说别的了,转头一眼,没想到就看到了行色匆匆的钱鸿信。

    “姝颜,你看什么呢?”李晓婷循着迟姝颜的视线就看到了一家名牌包包二手店,有些讶异道:“你想买包包?”

    迟姝颜摇了摇头:“没兴趣,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了,晓婷你先回去,我过去看看。”

    “哦哦,那好吧。”李晓婷还以为迟姝颜要过去叙旧,也就点了点头离开了。

    迟姝颜走到对街那家钱鸿信进的包店,站在门口足以听得见里面的声音。

    “老板,你也太坑人了,这包还是新的,又是名牌,那里只值得两千五,起码也要五六千。”钱鸿信有些不可置信看着老板,他还以为起码能卖个半价。

    “谁知道你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吊牌没有,发票也没有,现在的a货仿制的手艺越来越以假乱真,我怎么知道你这不是a货,我给你的价钱算不错了。”老板不耐烦说道。

    钱鸿信跟老板据理力争,可惜效果不大,老板咬定了两千五不松口。

    钱鸿信气的脸色极为难看跟猪肝色一般,心里开始埋怨柳新芳当初收了杨飞宇的礼物的时候,也不知道把发票留着。

    钱鸿信咬了咬牙最终答应了老板的价格,他最近真的是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本来他是借住在杨家的,自从他跟柳新芳联合暗害杨飞宇的事情戳破了,他跟柳新芳就被杨家扫地出门了,挤在实习公司分配的简陋宿舍里。

    虽然他跪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了杨文斌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杨文斌那个糟老头也答应了,然而杨文斌却是把那封保送他的推荐信作废了,也没有再提过送他出国留学的话。

    钱鸿信因为这事彻底恨上了杨文斌和苏云心两人,觉得一个虚伪一个得理不饶人,根本是仗着自己的权势欺压人,正当他打算在公司里努力工作做出一番成绩,让他们不敢小瞧的时候。

    苏云心一个电话直接让他所以的努力付之流水,原来苏云心跟他公司的老总有交情,公司老总直接就开除了他。

    钱鸿信一开始还想要去跟老总解释,可是不知道是那个碎嘴的开始,他跟柳新芳的事情传的公司到处都是。

    他在公司呆不下去了,只好带着柳新芳去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一边找工作,抚州的物价很贵,尤其是房价。

    他现在又是刚出来的毕业生根本就负担不起,幸好他脑筋灵活,人够聪明,注意到之前杨飞宇给柳新芳卖的珠宝包包,想到这里,他还有点沾沾自喜。

    迟姝颜站在不远处看了钱鸿信一眼,看着钱鸿信沾沾自喜的模样,摇了摇头,眼里浮起一丝讥讽,这就是柳新芳嘴里说的真爱?真不知道柳新芳是看上他哪一点了?竟然连女朋友的包包都拿出来卖。

    杨飞宇这人虽然纨绔,但是比起出事就把所以事情推脱道柳新芳身上的钱鸿信明显好多了,不过也可能是柳新芳情人眼里出西施,说不准她就是喜欢钱鸿信这种。

    迟姝颜从钱鸿信的面相看,离魂咒的反噬已经开始了,而且她还附赠了一个霉运诅咒的小礼物,以后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的说的就是钱鸿信,也不知道他以后还笑不笑的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