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一百零一章 祁臻柏强势全宣布主权

一百零一章 祁臻柏强势全宣布主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钱鸿信回到跟柳新芳租的小房子,进门就看到柳新芳正到处翻找着东西,经过她这一一倒腾,本来就窄小的小租房更加显得拥挤杂乱。

    “你干什么呢?翻得到处乱糟糟的。”钱鸿信一看柳新芳这动作就有些心虚,他几乎把杨飞宇给柳新芳的珠宝和名牌包包部换成钱了。

    “我的那条珍珠项链呢,还有一个名牌包包?”柳新芳撑着就要临盆的大肚子问道,她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看向钱鸿信质问道:“我一醒过来东西就不见了,是不是你拿走了?”

    钱鸿信看隐瞒不住了,看了她肚子一眼长叹一口气:“新芳,杨家太仗势欺人了,我最近找工作一直碰壁,一定是他们做的手脚,但是我一想到你马上就要生了,到时候小孩子的奶粉钱,衣服钱还有租金这可都是一大笔钱。只好先用你的那些东西解燃眉之急。”

    钱鸿信似乎是怕柳新芳生气,一把握住她的双手柔情蜜语道:“不过你放心,等我们熬过这段时间,我出人头地了,我一定会给你重新买过新的,甚至比杨飞宇给你买的还好。”

    柳新芳听到钱鸿信这话,心里闷闷的极为不舒服,嘴上还是善解人意道:“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

    钱鸿信感动的抱住了柳新芳,柳新芳靠在钱鸿信肩上,眼神暗了暗,郁郁寡欢,心不在焉想到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原以为杨飞宇才是那个强取豪夺富二代,阻碍她跟钱鸿信真爱的绊脚石,为此她还曾经恨上了他,跟钱鸿信一块给杨飞宇下咒的时候,还理所当然觉得是杨飞宇欠了她。

    可是等她真的跟钱鸿信生活在这里,她才发现她受不了这种贫困的生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尤其是她想起住在豪宅,十指不沾阳春水被保姆仆人精心照顾,簇拥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再看看眼下自己,做饭做家务什么都要她来做,而且每一餐都让她有些食不下咽,她就有种天差地别的落差感。

    柳新芳越想越难受,一把推开钱鸿信,看到钱鸿信错愕的目光,柳新芳目光闪了闪,心里有些愧疚之色,自己想什么呢,钱鸿信人长得帅,又有才能,只是没有杨飞宇运气好,机遇不好罢了,杨飞宇那个纨绔富二代那里比得上他?他根本就是一个啃老的废物罢了。

    ……

    迟姝颜高考完就没有再出过门,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方设法如何接触借运术,可惜她在家宅了几十天,想破脑袋都没有相处思绪。

    叩叩一声,迟姝颜打开房门,就看到站在面前满面喜色的爸爸迟凌焰,眼带疑惑道:“爸爸,有什么喜事吗?”她还从没有见过她爸爸笑的这么开怀过。

    “当然有喜事了,天大的喜事,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迟凌焰无可奈何大力揉了揉迟姝颜的头发,眼里是激动之色。

    迟姝颜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出什么所以然,突然眼神一亮:“高考成绩出来了?”

    “我闺女就是聪明。”迟凌焰笑的嘴唇都要裂到耳根后面了,满眼期待幼稚的跟一个小孩似的询问:“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你猜猜?”

    之前迟凌焰看女儿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开始还以为女儿是担心高考成绩,随着女儿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迟凌焰越发忧虑起来,心想道听别的家长说,似乎这次的考题难了很多,姝颜多半是跟同学对答案,发觉错了很多道题目。

    终于在出成绩的昨天晚上,迟凌焰怕女儿受刺激,自己先拿着迟姝颜的准考证登陆了高考成绩查询网页,他都做好了女儿考砸了,冥思苦想安慰她的心理准备。

    哪想到他输入准考证号后,瞬间被页面出来的成绩闪花了眼睛,惊得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又看看就怕自己看花了眼睛,连准考证都输了好几遍。

    总分七百五十分,颜颜直接考了一个七百三十分,竟然只扣了二十分,语文一百四十分,数学一百五十分,英语一百四十九分,理综二百九十一分。

    迟姝颜看着爸爸笑的合不拢嘴,嘴唇都要裂到耳后根的激动模样,也就更加确定自己应该是考得不错了。

    她正要随便说过数字,电话就响了,是李晓婷的电话:“姝颜,姝颜,你知道你考多少分了——”

    迟姝颜刚一接起来,耳膜都要被李晓婷几百分贝的声音刺破了,赶紧拿开,还听到清清楚楚那一段的声音:“七百三十分啊——你还是人吗?”

    李晓婷之后接连又是几个老师同学的电话,都是贺喜的话,同学情绪比较外放激动,科任老师就比较矜持一点,不过听着还是很激动,总要补一句你到底怎么学到,应接不暇的。

    迟姝颜看着在厨房里转悠打算给她做一顿大餐的爸爸,扶了扶额头坐在沙发上,虽然没有像爸爸他们一个个激动不能自抑,不过也是真的打心里高兴。

    前一世因为被人举报作弊,连一个普通大学都没有上过,是真的有些遗憾的,也好奇大学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除此之外,大概她考的成绩跟她估分相差不大,因此心里倒是挺平静的。

    就在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电话铃声响起来,迟姝颜也就随手接起来,还以为又是那个报喜的同学。

    哪想到电话里传来一阵低沉富有磁性的男音:“姝颜,我在你门外。”

    迟姝颜一个激灵,部瞌睡虫睡意没有了,祁臻柏这时候过来干什么?他怎么会从京都突然来抚州?她刚想询问,电话就被掐断了。

    迟姝颜又拨了几个电话过去,他只接了一个电话让她出来,部又被掐断了,迟姝颜一脸无语,这人到底什么毛病?话都不让说清楚。

    迟姝颜打开大门,张望了一下,灯光和夜色的朦胧下看的没有白天清楚,她刚走到阶梯上,就看到不远处一个黑黢黢高大挺拔的背影,从轮廓能看得出来人。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那个高大的背影骤然转过身来,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一般,露出一张清俊深邃的面容,尤其是那双锐利的凤眼,在看到迟姝颜那一刻,他的眼眸亮的就跟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辉,毫不犹豫迈着劲瘦的大长腿,大步流星走过来。

    迟姝颜正要下阶梯,一抹高大的阴影已经笼罩了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铁臂直接把她从台阶上捞进怀里。

    猝不及防之下,她几乎是整个人悬空着双脚,被搂进压在祁臻柏坚实的胸膛上,鼻尖是木质混着在草药的丝丝缕缕的清香。

    “你,祁……”迟姝颜费力抬起头来正要说话,祁臻柏放开一只搂着她腰身的手臂,强势地按着她的后脑勺处直接吻了上去,用一副几乎要把人吃下肚的凶猛劲儿,另外一只铁臂圈着迟姝颜的腰身,几乎是把她严丝合缝抱在怀里,撬开她的牙齿,唇舌霸道的长驱直入,就跟涂抹气味在猎物身上,强势宣布主权领地的野兽入侵意味十足。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