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一百零七章又预言!

一百零七章又预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车上

    迟姝颜脑袋斜靠在玻璃上,身子不断往左边挪,想要尽量离身边的男人远一点,可惜车上的位置也就那么点,无论她再怎么往旁边挤,还是没有拉开多大的距离。..cop>    坐姿端正,身板挺直的祁臻柏凤眸斜睨了一眼坐的跟无骨蛇似的迟姝颜,又瞥了她几眼,看她没有注意。浓眉微蹙,她这样坐就不难受?是困了?伸手就要把她的脑袋揽过来。

    “哎,你干什么?”迟姝颜反射性往前一躲,躲开了祁臻柏一只手臂,眼带警惕问道。

    祁臻柏看着自己悬着半空的手臂,若无其事收起来,倒是丝毫没有尴尬,俊脸面无表情,凤眸平淡看着她:“我以为你困了。”

    迟姝颜听到这话,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虽然祁臻柏面上看不出什么,莫名的觉得他有些关心她,她这样也有点太大惊小怪了,不过谁让他有占她便宜的前科,摇头道:“我不困。”

    “哪怕救人再急,事后也记得料理清楚。”祁臻柏目视前方,这会没有看迟姝颜。

    迟姝颜神情微愣,立马反应过来,他们几个坐着才高速上消失,而高速上有监控,要是有心人随便一查什么都清楚了,尤其是有关部门,她不怕别人知道是她干的,就怕麻烦自动找上门。..cop>    迟姝颜皱了皱眉头,想起上一世那些有关部门的明里暗里的招揽,有些烦躁。

    “放心,你驾车凭空消失的视频我已经让人处理了,以后不要再莽撞了。”祁臻柏伸出大掌覆盖在她右手背安抚道。

    迟姝颜惊讶看了祁臻柏一眼,有些意外祁臻柏会帮她处理后续,还处理的滴水不漏,怔怔的看着他,正好祁臻柏低着头,从这个角度看,睫毛浓密覆盖在眼脸上,鼻梁峻挺,一个侧脸都精致的不像话,而且大概是看不到眼眸,少了平常咄咄逼人的锐利冷峻。

    就在她出神的瞬间,突然感受到手背上的温热的触感,差点想要缩起来,但是眼眸看到祁臻柏莫名显得温柔的侧脸,不知怎么的手没有想往常那样甩开。

    直到祁臻柏带着薄茧的大掌轻轻抚过她的手背,摩挲的她痒痒的,迟姝颜不适地又想要抽开手,像是知道她的想法,祁臻柏劲瘦有力,骨节分明的五指陡然顺势插入她的指缝,十指相扣。

    迟姝颜轻声哦了一声,眉眼低垂,感受到手心发烫,想要抽出来,可是莫名的又觉得温热的舒服,心里莫名划过一个念头,如果他不那么强势的话,将错就错似乎跟他在一块还不错。..cop>    等等,什么跟他在一块还不错,迟姝颜反应过来,微微一惊,她可是坚定的独身主义者,再说祁臻柏性格这么强势,她也不喜欢被人掌控,有点想象不出两人在一块的场景。

    迟姝颜赶忙把自己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清空,往窗外一瞥看到熟悉的街道,突然喊道:“等等——先停车!”

    “怎么了?”

    “我要去这条街上买点东西。”迟姝颜看司机没有停车,赶忙着急指了指那条街,自己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有这点功夫还是赚钱要紧,淘宝店铺已经很久没有上新货了。

    “买什么?”祁臻柏继续问道。

    “符纸,朱砂之类的。”迟姝颜眼看都要过了这条街,有些无奈回道,感觉自己不说清楚,祁臻柏是不会让她下车的。

    “停车!”刺啦一声车听了。

    迟姝有些怨念看了驾驶车辆的司机一眼,得得,还是正主发话了才有用。

    她下了车,祁臻柏也一副要跟着去的模样。

    迟姝颜不怀好意看了祁臻柏一眼,没说不让他去,等两人从街铺出来,祁臻柏两手提着都是满满当当的东西,迟姝颜看着他穿着一声熨帖正经的西装,一看就像个贵公子,手里却不相称跟置办年货提着大包小包的跟就想笑。

    “你这样像不像保镖?”迟姝颜歪头嘲笑。

    祁臻柏看迟姝颜歪头的模样莫名心内发软,知道她是故意捉弄,正要说话,眼角瞥到一个佝偻的人影,眼见迟姝颜就要撞上,毫不犹豫直接扔了右手的东西,扯过迟姝颜的手臂,提醒道:“小心!”

    迟姝颜一惊,连忙往后一退,被祁臻柏一扯才没有撞得人,看着面前的老人家,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差点撞得您了。”

    “没事,没事。”面前的老人家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前面有人,不过立马反应过来慈祥一笑:“幸好你男朋友手快!这人老了啊就眼睛就不行了。”

    “您这匆匆忙忙的要去干什么?”

    “我住这儿附近,赶着给我孙子做饭吃呢。”那老人家看着满地的东西就要蹲下帮忙捡。

    迟姝颜扶起他,手一接触他的手臂,刚想要说话,然而一系列的画面迅速闪过她脑海。

    她看到在厨房里面前的老人进了一间屋子,他像是闻到什么臭味,捂了捂鼻子,随意扇了扇面前的风,不过并没有多想。

    进了一个房间,给一个真正熟睡五六岁的小孩的盖了盖被子就出门,随手拿过桌上的打火机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旱烟,一边抬脚就往厨房,哪知道刚打开厨房那一道玻璃门。

    老人手上的旱烟上的火星闪了闪,砰地一声,陡然火光四溅,老人面容刹那间被扑面而来的热浪覆盖燃烧成焦炭,面容狰狞,身影扭曲的在火海中挣扎,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火人,随之整个房屋发出剧烈的爆炸,到处一片火海。

    随后消防队抬出一具具焦黑的骨头,有大有小,惊骇触目惊心恐怖至极。

    迟姝颜登时惊得放开了手中老人的手,被这可怖火海的画面,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小姑娘,你不舒服?”老人看迟姝颜神色不对,关心问道。

    正捡东西的祁臻柏一听这话抬起头来,走到她身边关切询问:“怎么了?”

    迟姝颜自从上次差点被一旁男人被看透,心理对面前男人警惕感升百分百,平日里不敢露出多少破绽,可她这会儿要是不说,看着这老人走人,一家葬入火海,她哪里看的过眼,沉下眼眸,迟姝颜此时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开口冲老人道:“老伯,今天你与火犯冲,切记离与火有关的东西都远点,否则轻则重伤重则家丧命!切记!切记!”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