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重生之捉鬼天师 > 一百一十章朱博城上门来找!一更!

一百一十章朱博城上门来找!一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天一早,迟姝颜刚醒,就接到朱博城远道而来的电话,迟姝颜接起电话,告知自己家具体方位,等门铃声响起,她已经洗漱玩,打开门就瞧见一声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朱博城。..cop>    朱博城见到姝颜妹子,心情那个激动:“姝颜妹子,终于见到你了。”

    迟姝颜看的出他是真急,估计一大早饭也没吃,干脆让他直接进来,她刚好热了点豆浆和馒头油条还有她家里特有的特色酱菜。

    朱博城也不客气,他一早赶过来确实啥都没来得及吃,这会儿吃着热乎乎的菜,朱博城心底又是感激又是高兴。

    这一吃不得了,朱博城刚才风尘仆仆赶过来,可说饿也没多饿,可一吃姝颜妹子这早餐,他感觉自己舌头都差点给吞了。

    实在是太好吃了,好吃的让他说不出话。

    朱博城呼啦先灌了两杯豆浆,又吞了几个馒头,好吃的舌头都打结,刚吃完,朱博城赶紧好奇问:“姝颜妹子,你这豆浆和馒头是哪里买的?怎么这么好吃?”

    话刚说完,朱博城又倒了一杯豆浆灌,迟姝颜生怕他一会儿赶飞机回去尿水太多又太撑,而且主要是豆浆不耐饿,把豆浆移开,让他常常她家酱菜。

    朱博城频频点头没多想尝了一口酱菜,这筷子是真舍不得放下,真是太好吃了。他自问尝过好吃的无数,可真让他记住口味的实在不多,更何况还是这普遍的小吃。

    迟姝颜刚煮好粥,给他又盛了一碗,好吃的让他差点忘了正事。啧啧称赞这粥是怎么做的。

    粥看起来跟平时他喝的粥一样,可这味道就是不一般的美味,就是只喝粥不吃菜,他都觉得自己还能再喝几碗。只觉得吃完浑身暖洋洋舒服极了。

    迟姝颜见他最后吃的撑不下去还要喝粥,十分无奈,不过也算他有见识,家里除了油条是她买的,其他都是她亲手做的,里面的东西多多少少带着灵气,特别是家里的大米,更是经过几道灵气冲刷,没丝毫杂质,能不好吃?

    迟姝颜没多说,只说一会儿他回去可以给他带酱菜,至于米就算了。

    趁着这会儿他喝粥,迟姝颜回卧室拿昨天她画好的符箓,二级雷光符十五张,高级驱邪符三张,高级引雷符一张,这可是花了她不少心血和灵力才画的,如今凭她实力要画高级符箓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除非祁臻柏那男人在她身边。

    算了,得,这事以后只能想想,还是得靠她自己。

    等拿到符箓,朱博城吃惊姝颜妹子的大方,他不是没颜色利剑的人,等听到姝颜妹子说什么高级符箓,他哪里能不知道这几张高级符箓恐怕极为难得绝对有市无价。..cop>    朱博城想到什么,眼神顿时不同了,突然感慨一声:“姝颜妹子,你对臻柏可真是好呀!这次我不计较,以后你可不能亲疏有别,因为臻柏是你自家男人,对我这‘外人’区别对待!”

    迟姝颜刚坐下喝一口粥,差点没被面前男人说的话雷的喷了,祁臻柏那男人什么时候成了她家男人?她又怎么区别对待了?

    迟姝颜知道朱博城性格,知道自己越解对方越多想,干脆懒得解释,直接说符箓的功能。

    雷光符不用她多介绍,至于高级驱邪符和引雷符是她特地多为对方准备的。

    其作用驱尽一切诛邪。

    她只希望对方用不着这高级符箓。

    迟姝颜回想上辈子祁臻柏堂弟最后死的连魂魄都找不到,不难想象对方堂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惨事,连带最后魂魄被吞,魂飞魄散。

    恐怕对方遇到什么极为阴毒的厉害邪物。

    联想上辈子的事情,她知道这是个局,她颇为心惊祁家内部有人对祁家二叔一家和祁臻柏这男人赶尽杀绝。

    昨天她更是逆天命替对方多算了几卦。卦卦都是大大凶,九死一生,看的她十分惊心。

    她虽然算出,但并不能强行改命,除非对方主动找她算卦解决这事。

    或者她刚巧碰上这事,就比如昨天那个老人,若是她没遇到当事人,她即使知道会发生这惨事,也不能立即过去主动找人。

    只要两者产生因果关系,她才能顺应天命。

    思及此,迟姝颜干脆道:“你要真担心,什么时候有空,你可以趁他们离开之前带祁臻柏那位堂弟过来,刚好我要有空可以替他算算卦!”

    朱博城也刚好担心臻柏那个堂弟出事,听听那几个兔崽子说的恐怖直播探险,他就觉得不靠谱,还是越想越不靠谱,真要是臻柏堂弟出事,他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朱博城越发觉得姝颜妹子提的这个建议真是好,立马答应:“成!”

    “还有这事我觉得你最好通知一声祁臻柏!”

    朱博城匆匆答应,怕那几个兔崽子真带着见一堆假符箓急忙离开,也不敢在姝颜妹子家里多呆,吃了早餐,又带了不少酱菜,这才匆匆离开。

    迟姝颜见朱博城并没听进她最后一句话匆匆离去,面色叹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她只能言尽于此了。

    等朱博城离开,迟姝颜打算外出买点东西,哪想刚出门没多久,竟然在附近一家菜市场又遇到昨天那位老伯。

    吴进山这会儿也瞧见迟姝颜,与昨天的毫无波澜心境,此时吴进山说不出的激动,急忙连走带跑气喘嘘嘘走到迟姝颜面前感谢:“大师,大师,真是您?太感谢你了!您可真是太神了!昨天幸好有您提醒,要不然……”说到这里,吴进山激动又后怕的直抹眼泪,把昨天自己回家发生的事情从头至尾说一遍。

    哪怕是这会儿说,吴进山声音里还带着颤音和后怕,不难想象当时有多危机和凶险。

    就差一点,他不仅把自己和孙子的命给弄没了估计还得连累邻居。自己的命不算啥,自家孙子可是他老吴家的独苗,要是被他连累,他死十次也死不瞑目啊。

    迟姝颜见路边来往的人频频看向他们,让吴家老伯走边角落一些,从吴家老伯得知一桩惨事已经避过,又见吴家老伯额头上的死气已经消散满面红光,后半辈子是个有福气的老人,子孙都孝顺,寿命连绵,死时正宗安寝,迟姝颜此时也露出一个笑容道:“避过就好,避过就好,迈过这坎,吴老伯一家都是有福气的人,子孙都孝顺,不过须知以后多做好事,一会儿您回去时候,路上遇到需捐款的,适当捐一些就成。”

    吴家老伯如今对面前小姑娘的话深信不疑,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活菩萨,甭说让他多捐,就算是让他重塑一个金身捐世庙他也愿意。而且这天师还赞他一家有福气,子孙还孝顺,吴家老伯脸上更是红光满面,笑的豁口的假牙都露出,急忙点头答应:“是,是,天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