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言情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四十章 遇险

第一百四十章 遇险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过了几天阮伽南再次来到了栖霞寺,找到了住持,想要问问那个外出的所谓大师回来了没有。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又一次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什么?大师,您说您的那位师弟不回来了?!”阮伽南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住持微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的道:“阮施主,确实是这样的。原本师弟的确是说这几天便会回来看看,可是前天他突然又传了信回来说发生了一点意外,所以不回来了。至于以后什么会时候回来现在也说不准,归期不定啊。”

    阮伽南面色一沉。

    怎么会这样,好好的就不回来了。发生了一点意外?怎么这么巧?

    “大师,不知道您的师弟可有说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导致了他不能按期归来?”阮伽南问。

    住持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说着住持拿出了一封信,“师弟的信就在这里,阮施主可以看看。”

    阮伽南也不客气接过了他手上的信。

    信并不长,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说自己遇到了一些意外,暂时没办法回栖霞寺了。至于回来的日期改到什么时候却是没说,只是说等下次有机会有时间他再回来栖霞寺。整封信并没有多说其他的,非常的简短,用字用词,语气也非常正常,似乎真的临时遇到了意外才决定不回的。

    但是这也太凑巧了吧?凑巧得她不得不有些怀疑事情是不是真的这么简单。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她才问道:“不知道大师可知道您的师弟现在在何处?”

    住持摇了摇头,“贫僧并不知道师弟现在人在哪里。他离开栖霞寺之后四处游历,只是偶尔会写封信回来报平安,至于他在哪里,又在做什么事是从来都不说的,贫僧也不曾问起。”

    阮伽南有些失望。

    见状住持开解道:“阮施主不必过于失望,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真相也总有一天会大白,阮施主不妨放宽心顺其自然,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阮伽南挑了挑眉。

    意外收获?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他这师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而她也不能再继续留在青州,凤明阳已经来信提醒她最好就是尽快回京,而且说贺家那边的人应该是开始怀疑她的病是不是另有内情了。

    如果让贺家的人知道她来了青州,怕是不会放任她自由来去的。贺家知道了,贺氏肯定知道,那阮府的人态度会是怎么样的她也说不准。

    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不过她也知道住持是好意,于是笑了笑道:“多谢大师开解。此次打扰大师良久,还请大师见谅。”

    住持不在意的笑了笑,“阮施主客气了。看来阮施主是要准备回京了,路上一切小心。”

    “多谢大师。”

    “公子,现在要怎么办?”丹砂问,神情有些凝重。

    他们原本是想着过了几天等那人回来了就能问清楚了,可是没有想到那人居然临时有事不回来了!

    阮伽南轻吁了一口气,“能怎么办,他不回来我们也不知道人在哪里,只能先这样了。燕京那边也不能再等了,我们回去收拾收拾准备回京吧!”

    好歹对她娘的来历有了一点猜测,也确定了贺氏就是她娘身边的丫鬟。贺氏和阮常康这两人怕是早就勾搭在了一起,或许是他们成亲前,或许是他们成亲后,她娘应该是在成亲后才发现了自己的贴身婢女和自己的丈夫有一腿吧?

    回到阮府,阮成泽刚好在府里,看到他们回来了问道:“可有问出什么事情来?”

    阮伽南摇了摇头,将事情说了说。

    阮成泽听了也觉得有些可惜遗憾,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便劝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那人回来了也不见得会问得出什么事情来。堂叔就算有什么也不会跟一个和尚说吧?至于收养的事……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嗯?”阮伽南的心思顿时就被他的话给吸引过去了。

    “当年青州城出了点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很多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也不是瘟疫,可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病,很多人都因此而死。阮府也有几个人被传染了,通通都被隔开,送到了偏远的庄子上。有些人好了还能回来,但是有些人却死在了庄子上。叔母身边的丫鬟,就是现在的阮夫人当初也被传染上,也一并送走了。我记得是隔了好久,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她才完康复又回到了你娘身边伺候。”

    “有这样的事!”阮伽南有些意外惊讶。

    阮成泽点了点头,“是啊,那个时候还有人以为是瘟疫呢,差点就把青州城给封起来了。后来是青州城里的大夫说并不是瘟疫,毕竟那个时候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天灾**的,也不可能好端端的就出了瘟疫这种事。城里的人便听了大夫的话把患病的人都送走,集中起来,能治好的自然是最好不过,不能的也只能认命了。”

    阮伽南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闪着震惊之色,还有些不敢相信。她抿了抿唇问道:“阮大哥,你仔细想想,当初贺氏回来的时间是不是和阮大人他们收养孩子的时间相差不远?”

    阮成泽似乎有些不解,但见她神色凝重也没有多问什么垂眸认真的想了起来,半响才不太确定的道:“时间太长了,我不是很确定。但是印象中贺氏回来的时间确实是和堂叔叔母收养孩子的时间相差不远。我记得好像……好像是贺氏先治好了病回到了阮府,隔了没多久堂叔他们出去游玩就抱回来了一个婴儿。卿弟,只是你为什么会这样问?难道你怀疑这个婴儿跟贺氏有什么关系?”

    话一出他自己也被这个想法给惊到了,但很快又摇头否定道:“应该没可能。贺氏被送到庄子上的时候同行的还有其他的婢女,老妇,仆人,因为是病了,所以送出去之后都是住在同一个庄子上的。如果贺氏当年真的……那府里的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

    毕竟一个女人,还是没有成亲的女子,未婚先孕这种事是非常的惊世骇俗,为世人所不容的。贺氏如果真的……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也不曾听人提起过。

    是这样吗?

    阮伽南听了他的话不置可否。

    只可惜了现在验不了DNA,不然一验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也没有关系,阮华禹到底是不是贺氏和阮常康的儿子她并不是很关心,她只想知道她娘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有她娘的身份是什么。阮华禹和她的关系最多就是他是被他娘收养的,曾经受过她娘的一点恩惠,仅此而已。

    至于她娘,人已经死了,阮华禹到底是不是合适和阮常康的人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也罢,这事暂且不管了吧。既然栖霞寺的事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不必在青州多待了。我准备这两天就回燕京了,这段日子多有打扰阮大哥了。”她有些抱歉的说。

    在他府里打扰了些日子,他和他的妻子对她一直招待热情,真诚相待,但是她却因为身份的原因而不得不隐瞒,欺骗了他们,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也不知道将来若是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失望生气,觉得曾经的一番真心错付了。

    阮伽南觉得阮成泽是个值得相交的人。在青州这段日子,他们接触得自然是很多的,也聊了许多。越是接触她就越是发现阮成泽这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心正,能力也足,若是没意外的话升官是迟早的事,若是将来他也到了燕京……

    想到这她眸色闪了闪,抬头笑着道:“阮大哥,若是将来你到了燕京,我就有机会好好招待你了,到时候你可得给我这个机会。”

    阮成泽摇了摇头,笑着道:“我也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到燕京去。”

    不过他觉得就算将来真的会去燕京,那也得是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之后吧,现在就算他有这个机会,别人也不会让他去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眸色暗了暗。

    “一定会有的,阮大哥我可是很看好你的,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那我就承卿弟贵言了。”

    阮伽南很快就定好了回燕京的时间,就是两天后。阮成泽为此还在府上设了一个简单的宴席招待她,算是为她饯行。到了她离开的时候阮府的人还有些依依不舍,特别是阮成泽的两个孩子,年纪虽然还小,但是和阮伽南居然玩得很好,就连那个小的,似乎也知道她要离开了,哇哇的哭了起来,让阮夫人有些好笑。

    阮伽南自己也挺意外的,她居然还有孩子缘,想在现代的时候她可是孩子的克星啊!

    看到那个在阮夫人怀里的小娃娃,阮伽南差点就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场流下激动的泪花了,最后忍不住回头在小娃娃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把孩子亲得咯咯咯的直笑了起来,她才跟着露出了笑容然后转身上马。上马后对着他们一家四口挥了挥手才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了。

    阮成泽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很是不舍,同时心里也暗暗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和卿弟见面。卿弟真的是一个很好,值得相交的人,能结识到卿弟这样的人是他的运气啊!

    阮夫人见他脸上有些惆怅,不由得笑着安慰道:“相公不必多想,你和崔公子既然有缘分相识,那将来也肯定会有缘分再聚的。现在的分离不过是为了将来的重聚。”

    阮成泽听了她的话豁然一笑,“看来为夫还不及夫人看得明白啊!罢了,我们也进去吧,小心晒着孩子了。”

    凤明阳收到陆英传回来的信脸上发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连眼神都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

    这女人终于要回来了,以往不觉得,她去了青州之后倒是觉得没有了她王府似乎都冷清了不少,少了些许人气。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收起来天玑便无声的走了进来。

    “何事?”

    天玑低着头低语了几句,凤明阳的脸色一霎间便沉了下来,气息也变得阴冷。

    “王爷,此事该如何?”良久之后天玑见他没有说话,不禁问道。

    他站在窗边望着窗外院子里中着的广玉兰,原本开得灿烂的白色的花已经凋谢得差不多了,枝头上零零星星的还剩下几朵在顽强的盛放着,一改盛放时的绚烂,只剩下满木黯然。他漂亮的凤眸里已经不见丝毫柔情,仿佛先前他看着陆英的信眼里出现在眼底的丝丝柔情不过是旁人的一种错觉,此时只剩下了满眸的漠然冷酷,像冬日结了冰的湖。

    该如何……该如何,他该如何啊!他深似寒潭的眼底里闪烁着一丝挣扎,面色在窗外投射进来的阳下映照下显得异常的苍白,几近透明了起来,像一个孤独的仙人独自屹立在寒峰上,美好却高贵冷漠得让人难以接近。

    天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出声,深深的低下了头。

    阮伽南几个三人三马直朝着燕京的方向而去,照例早上出发,中午的时候在野外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休息,然后吃了些干粮,喝了几口凉水算是午餐了。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只有晚上才会吃得比较好,中午在野外休息的时候偶尔她会让陆英去捉个野鸡什么的来吃。不过很多时候为了节省时间,麻烦,她也没让陆英这样做,这点苦对她来说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但是陆英却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甚至是佩服了。这样的环境条件,若是一般的大家千金小姐,肯定是接受不了,也承受不住的,怕是早就崩溃了。可是王妃一路上竟然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更加没有表现出不习惯或者是不能接受的情绪,安然得很。实在是叫他大为惊讶。

    难怪王爷会对王妃越来越上心了,这次来青州还让自己跟着王妃来。自己是王爷的近身护卫,在王爷身边也有十几年了,从来没有离开过王爷。可是这次王爷却让他来保护王妃,可见王妃在王爷心目中的地位非一般能比。不过王妃如此特别,跟燕京那些养在花室里的小姐完不一样,王爷喜欢也是情理当中的事。

    晚上到了一个小镇上找了个客栈就住下了,第二天继续赶路。如此赶了三天路程已经快过半了,阮伽南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启程回燕京的时候就已经传了信给凤明阳,说自己在路上了,剩下的路保持一样的速度的话相信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回到燕京了。

    凤明阳让人假扮她的事自然也是告诉了她的,大概也是怕她突然回来若是府里出现了两个王妃,那还不得乱了套。

    另外还有盛况的事,她这一路上都没找到机会,陆英这人可不是什么可以随便糊弄的。原本在来之前是想说找个保镖做理由的,可是凤明阳那厮却说有了陆英应该不用再另外找护卫了,她明着暗着说了几回他却是起了疑心!搞得她只好作罢了,这么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躺在简陋客栈的硬床板上,阮伽南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眼睛里没有一点睡意,还在想着要怎么找机会让盛况名正言顺的来到自己的身边。

    想着想着就传来了敲门声,她翻身坐了起来,“进来。”

    是丹砂,她手上端着一些食物走了进来,说道:“小姐,奴婢看你晚上吃得不多,所以借了小厨房给公子做了一些简单的宵夜,公子吃了再睡吧,免得半夜肚子饿了。”

    阮伽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确实是有点饿了,“也好。这客栈的东西味道不怎么样,还不如我们自己在野外弄的。”

    丹砂赞同的点了点头,“嗯,手艺不行。所以奴婢就去煮了一碗面给小姐,小姐将就将就一下,很快便可以到燕京了。”等回到燕京她再做些好吃的给小姐好好补补身子。

    看到丹砂煮的面阮伽南笑了起来,“还是很不错了,看看,还有肉丝还有青菜呢。”

    “小姐趁热吃吧,再凉就不好吃了。”

    “好。”

    见她吃了起来丹砂又在把房间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还给她整理好了床铺。

    阮伽南吃着吃着随意的问道:“陆英呢?”

    丹砂头也不回的道:“稍前我好像看到他出去了,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回来吧。小姐是吩咐他去做什么事了吗?”

    出去了?阮伽南咬着面条有些疑惑。她没吩咐陆英办事阿!

    不过她也没多想,也没有觉得奇怪,或许是陆英自己有什么事要处理的,所以就出去了。一路上都平安无事,他也不需要时时刻刻守着她,自己有什么事的话也是可以去做的。她不是凤明阳,他也不是她的贴身护卫。

    “小姐?”

    “哦,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总不能我们两个在这里就扔下了陆英一个人,这样也未免太可怜了。”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奴婢看他八成是出去给王爷传信了。”

    听了丹砂的话,阮伽南回头看了一眼她,故意问道:“丹砂,我怎么觉得你和陆英两个人好像有些不对劲阿!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了?”

    丹砂一听这话立刻就激动起来了,嗖的一声转过了身,大声的道:“小姐,你不要乱说话,奴婢和他能有什么事!”

    看到她这反应,阮伽南顿时就起八卦心了,想起上次常州的事她过后都没有好好问过丹砂她和陆英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出什么事呢。她们在刚到宾川的时候就已经分开了,然后回到了燕京,她和陆英又多了些日子才回来。一路上肯定有发生过什么故事的。

    丹砂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有些过于激动了,她立马就冷静了下来,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对自己小姐八卦揶揄的眼神视而不见,“小姐,你快吃吧,吃完奴婢好收拾东西。”

    “吃东西不急。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你和陆英两人在宾川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小姐,那个时候我们是在逃命呢,就算是发生什么那也是被人追杀阿!”丹砂很是无语的望着自家小姐。

    那个时候他们能有什么故事发生?只不过是有一次他们滚落了山坡,然后陆英那个登徒子的双手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想到这丹砂脸上就禁不住的有些发热,每次想到这件事她都一肚子的气。担心小姐会发现自己的异常,丹砂忙转过身继续去收拾东西了。

    阮伽南自己也是个恋爱白痴,哪里会看得出来丹砂此时的不妥。想了想觉得她的话好像也有道理,那个时候两人在逃命呢,哪有闲情功夫去想什么情情爱爱啊,看来是自己太多心了。

    她低下头继续吃起自己的面来了。丹砂见她没有继续追问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那个时候陆英事后有说过对自己负责任的,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觉得这个陆英怎么看起来傻呆呆的。不过是一次意外,她虽然很生气,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怎么可能会要他负责任。这可是不是什么小事情,怎么能如此轻率的说出口呢?再说了,她也不是那些千金小姐,把名节看得比命还重要。她可没有想过要嫁人,她是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的。

    而且陆英是王爷身边的人,颇得王爷信任和器重,他的婚事应该是由王爷做主的,哪里轮得到他自己做决定。

    丹砂只是想了一想很快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等阮伽南吃完了面她才收拾好东西退了出去。

    第二天看到陆英阮伽南随口问道:“陆英,昨晚你去哪了,我怎么没见到你人?”

    陆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迅速低头道:“王妃恕罪,属下……属下见无事便到外面走了走,一刻钟之后就回来了。属下以为那个时候王妃已经休息了,所以就没有先请示过王妃,是属下错了。”

    阮伽南就是随口问问,但是陆英这么郑重其事的,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事,我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就是随口问问。无事的时候你可以自由活动的,不必凡事请示我。”

    她不是那种人。

    但是陆英显然不这么认为,“王爷让属下跟着保护王妃,那属下就应该凡事请示王妃再行动。而且属下是保护王妃的,更不应该擅自离开王妃身边了,昨天是属下大意疏忽了。属下以后一定不会再犯的!”

    “行了行了,既然你认识到错误了,知错能改就好。昨日的就算了,不必再提。”她很是头疼陆英这样的性子,太古板了有没有?

    陆英点头,“是,王妃。”

    “好了,我们继续赶路了,还有三天的时间便能到燕京了。”

    三人继续赶路,只是晚上的时候却因为路上出了点意外,没能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站点,三人看着天色只能无奈的决定要留宿在荒郊野外了。

    陆英愧疚得一副恨不得自杀的样子。因为在半路的时候他们在经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遇到了一点事,看到有个小女孩被自己的家人卖掉了,那小女孩死命的挣扎却被一顿拳打脚踢。

    阮伽南看到的时候挣扎了一下,最后决定给女孩父母一些银子算了。但是陆英不知道怎么的却是反应很大,二话不说就直接跳下了马,动作快得让她阻止不了。无奈,她和丹砂也只得跟着下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就是因为这一番事情下来耽误了时间,才让他们没有及时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可以留宿的小镇或者是村庄,只能是在野外将就一晚。所以陆英很是愧疚,一副恨不得切腹自杀的模样,让阮伽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像是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陆英卯足了劲儿的在林子里捉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还到河里捉了一条鱼,和丹砂两人分工合作,居然弄出了一顿很不错的晚餐!

    嘴里吃着香喷喷的烤肉,阮伽南很是心满意足,说道:“陆英啊,看在这野鸡和野兔的份上,今天的事本王妃就不跟你计较了。下次千万不要多管闲事了。”

    要管闲事也可以换一种方式嘛。

    陆英点了点头,“今天是属下冲动了。只是属下小时候也有一个妹妹的,后来被爹娘卖掉了,因为属下是男孩子,才没有被卖掉,但是属下一直记得当初妹妹被卖掉时的情景……而且后来属下的妹妹被卖进了一户大户人家做丫鬟,没一年就被主人折磨死了,所以属下……”陆英一向冷静木讷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阮伽南和丹砂一愣,这才明白他今天的行为。难怪会如此冲动了,想来是那个小女孩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吧。

    “这……”阮伽南很想安慰他一下,但是发现自己对于安慰人这件事是真的不在行。

    陆英先一步说道:“王妃不用在意,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属下心里其实也没有当初那么痛苦了,只是偶尔想起来还是会很难过。如果属下的妹妹还活着,现在也是该成亲的年龄了。”他有些黯然和惆怅。

    阮伽南大剌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吓得陆英忙跳开了,立刻就忘记了什么难过惆怅的。

    她无语了,“陆英,你这是干什么?”

    陆英一本正经的道:“王妃,要是王爷知道王妃您碰了属下,王爷会生气的。”

    “……”你以为我会信?不,我不会信的。阮伽南木着脸看着陆英。

    吃饱喝足之后阮伽南觉得太饱了,于是对陆英和丹砂说自己要到附近走走,就在边上,消消食。丹砂见现在天色虽然不早,但是也还没有安暗下来,觉得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所以也就没有跟着去了,和陆英留了下来收拾东西。

    阮伽南悠闲的四处逛着,他们停留的地方是一处小树林,不远处还有一座山,还有一条河,现在太阳也下山了,夜色渐渐降临,夏日的炎热似乎都消散了不少,真真凉风吹来,让人神清气爽。她不禁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重重的的喟叹了一声。

    这古代的环境就是好啊!到处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天空也是干干净净的,不像现代的社会,想要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还得专门跑去景区什么的。

    她在小河边坐了下来,仰头看到头上的天空明朗非常,她不禁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闪烁着无数的繁星,一轮新月已经高高挂起,月色温柔。

    这环境,这情景让她有了中岁月静好的错觉。

    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受着。

    突然间,她眉头蹙了蹙,耳朵动了动,翻身坐了起来,眼神锐利的盯着不远处陷入了一片昏暗中的树林,半响后微微眯起,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警惕防备状态。

    果然,她才站起来树林便悄无声息的窜出了好几个黑衣人,呈出了包围的姿势,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她。

    “宁王妃阮伽南。”

    “……”阮伽南沉默了一下,然后一连认真严肃,“不是的,我不是宁王妃,更不是阮伽南,我只是一个路人。”

    黑衣人:“……”黑衣人似乎被她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反应给搞得懵了一下,集体没了反应。

    阮伽南小心翼翼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既然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那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你们继续找什么王妃吧。”

    说完就要目不斜视的离开。只是她脚步才一动,黑衣人也跟着动了起来,包围圈变小了。

    “宁王妃这是当我们是傻子呢。今日我们的任务就是取宁王妃的命,宁王妃身娇肉贵,若是不想吃那么多苦头就乖乖受死吧!看在你是宁王妃的份上,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阮伽南眉头一皱,“你们是来杀我的?”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难道宁王妃以为我们是来保护你的?”

    阮伽南沉默了。他们冤枉她了,她可没有这样想过。

    “好吧,那你们能在我死之前告诉我你们是谁派来的吗?”她表情诚恳的望着他们问道。

    黑衣人还是冷笑,“想知道等你去了阎王那里你自个儿再问吧!”

    阮伽南耸了耸肩,然后冷不防的扯开了嗓子大吼道:“陆英!救命啊!”

    另一头的陆英听到声音愣了一下然后反射性的扔下了手上的东西就朝着声音的方向飞身而去。丹砂连忙跟了上去,她听到是小姐的声音,小姐有危险!

    陆英和丹砂赶到的时候阮伽南已经和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难舍难分。黑衣人虽然占了数量上的优势,但是居然没能在阮伽南一个女子身上讨得便宜,这让黑衣人大为震惊和警惕。

    “王妃!”

    “小姐小心!”

    陆英忙加入了进去,他的到来迅速分散了阮伽南身上的压力。

    “你若是再来迟一点,只怕是要替我收尸了。”阮伽南还有心情开玩笑。

    黑衣人听到她这话立刻一顿恼怒,出招更快更狠了。

    这个阮伽南不但有武艺在身,而且并不低,甚至比他们都还要厉害!他们还摸不清她身上的招数到底是来自哪个派系,这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安。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招式,而且更加诡异的是她身上并没有内力,没有内力在和他们过招的时候却一直占据着上风,实在是令人不得不防,不得不让人戒备。

    有了陆英的加入,形势迅速一边倒,没一会儿几个黑衣人就部倒下了。当然了,阮伽南留了个心眼,留下了一个活口,还在对方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一把卸了对方的下巴,眼睛都不眨一下。

    “想死?等我把事情问出来了,你再死不晚。”她冷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脸,也不扯下他脸上的黑色面巾,她对着这些黑衣人的长相不感兴趣,只对他们的来路感兴趣。

    “王妃,这些人是谁派来的?”陆英面色凝重的走了过来。

    居然有人想要杀王妃!好在王妃身上有武艺,不然的话,他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想起刚才的事陆英后背滑下了一连窜的冷汗。

    阮伽南眼神一冷,嘴上却漫不经心的道:“到底是谁还得问过才知道。不过我心里有数。”

    “那这个人现在要怎么办?”陆英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黑衣人。

    阮伽南想了想随口道:“哦,把人绑的双手绑起来,拿一根长绳子绑在马后面,到时候我们骑着马继续赶路,让他在后面跟着跑吧!”

    陆英闻言不禁瞠大了眼睛。

    “怎么?你觉得不好?”阮伽南侧头看着陆英,好脾气的问。

    陆英连忙摇头摆手,“没,没,王妃这个主意甚好,甚好。”

    陆英找来了一根绳子,将这黑衣的双手牢牢的绑了起来,当然了,他没有忘记先封住了对方的功力,至于他被卸掉的下巴是没人会关心的。

    陆英埋头忙活着,阮伽南和丹砂则是站在一旁眼神警惕的四处张望着,就怕又有人从树林里冲出来。

    也不知道该说丹砂直觉准还是说她乌鸦嘴好了,这头陆英还没有绑好人,那头又有人来了。

    阮伽南看到又一波黑衣人从树林里出来,不禁伸手扶额暗暗呻吟了一声。

    还有完没完了?

    她以为这一波来人和刚才的实力差不多,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太乐观了,这几个黑衣比刚才的黑衣人高上了不止一个台阶,就连陆英应付起来都显得有些吃力,她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刚才没有掏出来的匕首现在被她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神贯注的和围上来的黑衣人过着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大概是先前那几个黑衣人在攻击她的时候这几个就已经在树林里候着了,现在才出来不过是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底细和招式。分工明细,一部分一心攻击陆英,不让陆英脱身,丹砂那边也有两个拖着,剩下的围到了她身边,比刚才的那些人狠辣了数倍不止。

    即使她再小心也还是中了招,先是被对方伤了手臂,那些人看得出她擅长使用匕首,更擅长近身攻击,所以一开始就是打着断她手臂的主意,刀剑频频朝着她的手臂招呼。这让阮伽南不由得有些恼火了。

    打架也得有打架的风度啊,而且她还是个弱女子,他们这样难道就不脸红,不害臊吗?太卑鄙了啊!

    阮伽南一边在心里骂着,一边腰身一低躲开了对方横向扫来的剑,扬起的头发被剑气割断了一缕,轻扬着飘落到了地上。她无暇顾及这些,反应迅速的腰身一扭,右腿往后用力踢起,狠狠的踢中了扑上来的黑衣人的下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黑衣人连连倒退了几步。她趁机一个旋身,匕首贴着胳膊划向了这个黑衣人的脖子。

    黑衣人反应算是快的了,察觉到她的意图飞快的后退着,但还是慢了一步,只见他的喉咙一道血痕冒了出来,渐渐的大量的鲜血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黑衣人的身体也缓慢的倒了下来,临死前还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阮伽南可没空理会他临死前是什么心情,听到身后传来的凌厉气息,她头也不回的反手将匕首狠狠的扎入了对方的胸口,任由对方的剑砍在了自己的肩上,她眉头一皱。

    好在她扎入对方胸口的匕首化解了对方砍过来的力道,不然她这手臂估计就得废了。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神冷酷,脸上还染上了不知道哪个人的血迹,眼神纹丝不动,波澜不惊,手下的动作却狠辣绝情,不留一丝余地,握着匕首的手狠狠的翻转了一圈,最后抬腿将人用力一踹,将人踹到了几丈远。

    她杀了两人,伤了三人,陆英那边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丹砂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丹砂会用一些药,但是对方显然早有防范,所以丹砂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看到这情形,她不得不怀疑起这些人的来历了。为什么好像对他们的情况十分的了解,不管是她还是丹砂,又或者是陆英,对于他们擅长的招式都了如指掌。所以他们才没占到便宜,如果只是刚才在树林里观望,不可能这么快就了解得这么清楚。

    三人背靠背的围在了起来,周围则是数个黑衣人虎视眈眈,杀意腾腾的盯着三人。

    “陆英,你觉得咱们有几分把握逃出去?”阮伽南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陆英浓眉紧皱,薄唇紧紧抿着,眼神锐利紧张,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嘴上道:“王妃,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

    阮伽南暗暗叹了一口气。

    唉,光是这么认为是没有用的啊!若是再不来一个帮手,那他们今晚就很有可能折在这里了。就算最后真的能逃掉,也绝对是重伤。

    她这是倒了什么大霉啊!看这两拨人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派来的,这后来的显然更加厉害一些,不管是招式武艺还是手段的狠辣程度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前面那几个她能猜到应该是贺家或者是阮府派来的人,但是现在这几个……

    看着围着他们的黑衣人,毫发无损,二他们却已经是有些精疲力尽了,还受了伤,这对比让人很难有信心可以逃得出去啊!

    ------题外话------

    伦家不管,快夸伦家!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