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前任无双 > 第二八二章 三个蠢货

第二八二章 三个蠢货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如今是个什么鬼情况?居然和罗康安搂在了一起,看起来还不是勉强的,这点最是让人心碎。

    他们手指头都不敢亵渎一下的女人,罗康安竟然直接上手楼上了!

    “只是在跳舞而已…”高浦牵强着冒出一句。

    殷耀明:“你瞎了眼吗?跳舞需要搂这么紧么,脑袋都搁肩膀上了,才认识多久?”

    姚先功有些龇牙咧嘴道:“罗康安,畜牲啊,我们好心为你作保,让你在这落脚,你居然撬我们墙角!”

    这一幕,三人真的是难以接受,他们追求了那么久都没反应的人,和罗康安才认识多久,居然就搂在一起了,天理何在?怎不来道雷劈死那姓罗的。

    三人也实在是想不通,罗康安和刘星儿没认识多久啊,罗康安比他们好在哪了?是,秦氏副会长是比他们有钱点,可刘星儿是缺钱用的人吗?不能啊!

    性格虽开朗,但的的确确是个传统本分的姑娘啊,怎么能?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和一男人搂一块了?

    三人真正是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高浦:“罗康安这畜牲,我们还不了解吗?定是不知给刘星儿灌了什么**汤。”

    姚先功:“畜牲,我们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撬我们女人!回头告诉其他弟兄们,准保乱拳打死这畜牲。”

    殷耀明叹道:“都醒醒,有点过了,只能是一个人的女人,不可能是大家的女人,谁先抢到是谁的,这点不可否认!”

    姚先功:“是谁都行,就他不行!妈的,凭什么是罗康安?两天,他才来了两天,你咽的下这口气?这要是能认了,那我们算什么?连畜牲都不如?被畜牲毙的满地找牙?”

    “行,那你去,你请,你去扳回来。”殷耀明让人,躬身,伸手,请他前往。

    “我…”迈出一步当我不敢的姚先功,还是止步了,话可以背后说说,情绪也可以背后发泄发泄,都不是三岁小孩,真论起来,名花无主,谁都能追,谁还规定了鲜花只能插谁头上不成?

    大家伙都没追到,罗康安为什么不能追?说出去都没道理的。

    “唉!”高浦唉声叹气道:“我也恨不得剁了罗康安…那个,还是先去探探风再说吧。”

    于是三人碰头一嘀咕,迅速藏身躲了起来。

    很快,山谷里冒出姚先功的呐喊声,“罗康安,你在哪?”

    正搂抱在一起慢慢跳舞已不像跳舞的二人一愣,刘星儿首先一惊,赶紧推开了罗康安,迅速整了整衣裳,面红耳燥的快步到了烧烤位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翻弄烧烤。

    妈的!罗康安东张西望,心里也在骂娘了,谁搅了老子的好事?

    别人觉得进度太快了,他可是觉得进度太慢了,他堂堂大男人连哭都用上了,连尊严都不要了,就是想趁热打铁,因为他时间不够,很快就要走人了,这时候坏他的好事,令他很不爽。

    隔空抓了手机到手,把音乐一关,喊了嗓子,“谁呀?”

    三条人影迅速闪来,正是姚先功、高浦、殷耀明三人,三人皮笑肉不笑道:“哎哟,在这呢。”

    “哟,星儿也在。”三人佯装刚看到的样子。

    有些事情不好捅破,难道对刘星儿说看到了她和罗康安搂搂抱抱不成?

    刘星儿有点心虚,站起尽量无事的样子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罗康安没好气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姚先功:“过去找你喝酒,那个林渊说你出来烧烤了,我们便找过来了,躲这么偏的地方,让我们好找。”

    罗康安心里嘀咕,自然是要找偏一点的地方,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好搂搂抱抱的快速拉近距离,不拉近距离怎么好下一步?

    高浦淡然道:“怎么?有好吃的想吃独食,不欢迎兄弟们?”

    “这话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罗康安叹了声,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伸手请大家一起。

    几人往烧烤位前一围,心里在互相对骂,三人骂罗康安畜牲不止,罗康安骂三人坏事。

    刘星儿谈笑间依然爽朗,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三人心里嘀咕,这女人还真会装!

    不过三人心里又有所疑惑,会不会只是跳跳舞什么的,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有一点他们确认自己没有想多,罗康安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比较了解的,罗康安对刘星儿绝对是没安好心。

    五人吃喝谈笑一阵,刘星儿接了个电话,丁兰打来的,问她在哪。

    得过丁兰的警告,不让再和罗康安来往,奈何女儿大了,有些警告是没用的,再怎么为女儿着想,女儿也未必能听进去。

    刘星儿不敢让母亲知道和罗康安在一起,敷衍了几句就告辞,怕母亲找来看到。

    见不到人也肯定会找来,丁兰又不是傻子,岂能不知道这里有许多人惦记自己女儿。

    四个大男人笑着送别,临走前的刘星儿多瞥了罗康安一眼,眼神中已经多了那么一丝异样,芳心已被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撬开了。

    待刘星儿一走,罗康安又坐下了,拿起酒杯道:“来,咱们继续。”结果发现不对,气氛似乎变了,左右一看,姚先功、高浦、殷耀明已经成三角阵型把他给围了,或面无表情,或冷笑的。

    “干嘛?”罗康安愕然。

    姚先功一把抓了他胳膊,直接将他给揪了起来,“说,跟刘星儿单独相见是怎么回事?”

    罗康安乐了,感情是争风吃醋来了,挥手打开对方的手,“别闹了,刚认识的,无聊一起坐坐。”

    唰!一把宝剑陡然出现,直接架在了他脖子上。

    刚感觉脖子一凉的罗康安又肚子一挺,又一把宝剑顶在了他的腰眼上。

    罗康安心惊肉跳道:“你们他妈有病吧?想干嘛?”

    姚先功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站在这里拔剑太惹眼了,容易被发现,伸手揪了罗康安的后颈,拉扯着到了山壁下,顺手一推,将罗康安摁在了石壁上,宝剑抹在他脖子上。

    殷耀明手上的宝剑则抵在了他的胸口。

    高浦也顺手抓出一支锋利宝剑来,直接往罗康安裤裆下一撩。

    罗康安吓得两腿分开了一些,惊叫道:“都给老子清醒点,战场上没死在一块,下了战场还要自相残杀不成?”

    高浦冷笑连连,“死卷毛,少套交情,胆子不小,已经被踢出了神卫营,还敢跑来撒野,长了几颗脑袋,连我们的女人也敢撬,活得不耐烦了吧?”

    罗康安哭笑不得道:“我说,怎么就成你们的女人了,一个个的,还能不能要点脸?”

    “少废话!”姚先功拖动他脖子上的剑锋,“说,跑到这单独幽会,给刘星儿灌了什么**汤?”

    罗康安:“幽会你大爷,就吃这个烧烤而已。”

    殷耀明剑尖顶他胸口一晃,“吃屁,当我们瞎子没看到你们两个搂在一块?”

    三个畜牲,居然躲在暗中偷窥?罗康安心中骂,嘴上叹,“还当什么呢,跳舞,就一起跳了个舞。”

    高浦:“跳舞需要搂那么紧吗?我看她脑袋都搭你肩膀上了。”

    罗康安乐了,“这也能怨我啊,这说明老子魅力大啊!”

    “我让你魅力大!”高浦一声冷笑,手中宝剑再往上一挑,罗康安顿时屁股一挺,踮起了脚尖而站,“喂喂喂,开玩笑,开玩笑,我跟她真没什么,她就说她想跳个舞,我就奉陪了,我对她真没想法,她也不可能看上我。”

    “还不老实。”高浦盯着他裤裆,“看来是想见点血。”

    罗康安立刻怪叫,“我草你大爷,你们还能不能有点脑子,老子和雪兰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她能看上我除非脑子有病还差不多,天下男人死光了么?就我如今的臭名声,找你们三个畜牲也比找我强吧?”

    此话一出,倒是让姚、高、殷三人面面相觑,想来也是,是这么个道理,刘星儿不至于连那么不堪的事也无所谓吧?

    惦着脚尖的罗康安赶紧趁热打铁道:“再说了,我能有什么想法?我能活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马上就要走了,就这两天的事,你们说这点时间能干什么?一个个脑袋进水了吧!”

    “要走?”三人愕然,姚先功狐疑道:“你不留这,还要去找那个幻眼?”

    罗康安眼珠子在三人脸上转了圈,继续道:“她是趴我肩上了,她要趴,我有什么办法。我倒是想她喜欢的是我,可她却是借我肩膀一用,在诉说对别人的衷肠。咱们弟兄一场,我也不瞒你们了,本来是答应了为她保密的。

    你们真以为她经常跑来只是看母亲那么简单?三位,开动你们的猪脑子想想吧,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哪个不怀春?三个蠢货,听好了,在这里,她看上了一个男人,喜欢上了,但是心里又没底,见我一个外人,又跟这里人熟悉,想从我这里打探一下对方为人如何,还想让我帮她探探对方口风!”

    三人顿时瞪着眼睛异口同声道:“喜欢谁?”

    罗康安:“我哪知道是喜欢谁,正要说的时候,被你们三个狗东西打断了。不过你们动动脑子也应该能看出点端倪,譬如她平常会对谁笑,会笑的比较特殊点了,注意观察应该就能看出。”

    反正他是看出了刘星儿性格蛮爽朗的,见谁打招呼都笑的,估计对这三个也不例外。

    果然,此话一出,三人脑海里有场景闪过,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

    “妈的,刘星儿喜欢的对象最好不要是你们三个,敢这样对老子,动刀动枪了,还要让老子见血,刘星儿再问起,老子不坏他好事才怪!”罗康安恶狠狠道。

    唰!架他身上的宝剑当即收了个干净,三人把他拉出来,一个个与之勾肩搭背的,局势瞬间翻转。

    “多年的老兄弟,跟你开玩笑的,看你给气的,脸都变了,至于么?”

    ps:感谢“深山老癫”小红花捧场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