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4章 程署令

第4章 程署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这么做当然是想收买对方,只是收买不一定要用,这么做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选择。

    谁的珰珠不是珠,对方给自己珰珠肯定是有所目的,张中平不会傻到认为对方会白送,珰珠对张中平来说是大礼,张中平小心翼翼在道“节使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陆开当然不会刚给珠就提要求,脸上闲笑“哪有什么事情吩咐,如无旁事带我在典客署走走”

    陆开不提要求是最好,张中平道“节使大人这边走”

    岱迁在北安林附近将虎节使尸身埋了,尸身埋在路径之外荒丛中,埋得仔细土给磨平放上枯枝干叶,坑也挖得深,提防野猪来刨,如果不是事先得知,就算站着这里也不会想到草中藏尸。

    岱迁现在不是一个人,右手边有一人和他并肩而站,这人是荆越太尉心腹温禄山。

    温禄山问“你说昨夜差点进不去”

    岱迁想起昨夜差些功亏一篑情况,深深松口气道“是差一点,但是昨夜是方温侯带人走,又有文书为证,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温禄山眼看随风微微摆动荒草反问“既然安全进去又没太大问题,为什么还是一脸担心的样子”

    岱迁微微苦笑“没见太子安全出城前,我怎么能不担心,总觉得他一人在里面不行,我想进去帮他,能不能替我和太尉请示”

    温禄山在考虑岱迁问题,问一句“你想进去如果出事那是送死”

    岱迁不相信陆开那是对他一无所知,只是太尉全力支持,虽然反对,行为不好过激。

    岱迁道“我不放心将太子安危放他一人身上,我们也该尽力”

    温禄山很理解岱迁心情,事实上他也想进去帮忙,看一眼岱迁问“如果我们能进去,太尉就不会让他一人进去,当然,如果你坚持我可以请示”

    岱迁抬眼眺望无际苍穹道“我虽然对陆开一点也不了解,但是他在尝试为荆越力挽狂澜,请示吧,我想进去暗中协助”

    温禄山不在相劝“我马上请示,但是答不答应。。”

    “我明白”

    张中平带陆开在典客署四处闲观,不知不觉行至前院,陆开装作闲问“初到北安不知有什么好去处”

    张中平纳罕看人一眼提醒“节使进城前遭人埋伏,方将军万分叮嘱让我们看住你,不能

    让你出去”

    陆开嘴角闪现深意笑容“伤口还疼这事当然没忘,只是在典客署也太闲慌,在说又不出城只在城里转转,不放心你们也可以跟着”

    张中平想得想答复“节使想去哪里”

    陆开一笑“那就要看哪个园所姑娘好看”

    张中平含笑向陆开道“北安最有名的就是凤栖楼,只是节使有伤在身,莺燕之地还是不去为好”

    陆开神色显得轻浮作答“有佳人陪侍,这才是最好的疗伤圣药”

    张中平忍不住哈哈大笑“没想到节使也是性情中人”

    听得不少句节使,陆开脸色骤然一沉“为何如此见外,在说节使二字我可生气了”

    张中平大是为难,他一直在有心避开这个,只是陆开话都出口,张中平不能在装傻“陆兄弟”

    陆开脸上这才有笑容“张大哥”

    只要是个男人都想去凤栖楼,张中平也不例外,只是出不出去他说不算“陆兄弟,不是我拦着不让你去,不怕你笑话,身卑职低能不能出去大哥实在是做不了主”

    陆开当然知道在典客署他说话不做数,神色装作显得失望“这事也不能和方将军请示,请示也不会答应”

    陆开是故意说这句话,因为有个人想让张中平说出来。

    张中平也不知中得陆开话套,踌躇片刻说明“真想出去不一定要和方将军请示,出典客署不难,只要你能让一个人点头”

    陆开成功把话头引出也没表现喜色,神情显得好奇过问“哦还有谁能做主”

    张中平目光躲躲闪闪看四周有没有人,除前面看守大门守卫身侧并无旁人,这才放心说明“你是不知道,方将军在典客署说话没多少分量,典客署里兄弟都看程署令脸色做事”

    张中平没有注意到陆开脸上不易察觉浅笑,进北安之前,陆开早是让人暗探典客署人事,因为以虎节使身份入城,肯定会安排他在典客署住下。

    程署令叫程尉连,程尉连做事从不给其他人面子,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北安城里有许多人暗地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只是碍于程明湖才处处忍让。

    程明湖为北蜀丞相,是程尉连父亲。

    程尉连原本是机会当上卫将军,由于太师常岳推荐方温侯,这才错失良机,蜀王对程尉连性格那是相

    当了解,比起程尉连的年轻气盛,蜀王更是看好方温侯成熟稳重。

    有人吃甜必定有人吃苦,程明湖脸面上就不太好过,但是丞相之子蜀王也不会不给面子,对于程尉连安排高低是个棘手事情,琢思之下将程尉连放入典客蜀当蜀令,蜀令比起卫将军肯定是天地之差,官职看似不高,但也算是接待国宾场所,明面上看也是一大重职。

    北蜀连年和南魏交战,人人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来访示好,程尉连等于坐得空职。

    陆开笑道“大哥说笑,一个小小署令能压得住方将军”

    张中平笑陆开不知北蜀情势“小小署令当然压不了方将军,但是我们署令是丞相公子”

    陆开装作大是意外道“原来如此”

    张中平好心提醒“听我一句劝,还是别去打扰署令,他不太好相处,要是闲得慌将姑娘叫来也是一样”

    怎么对付程尉连,来前陆开早有计较,在典客署能碰上张中平也是没想到,张中平在北蜀任职,有些事让他来做,无论大小自是方便。

    陆开想着程尉连“程尉连官不大,人可神气得很,节使带伤入馆,他却不闻不问”

    程尉连对他漠不关心,他可要去找找程尉连晦气。

    陆开知道张中平是为他好,陆开道“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不在典客署惹事典令怎么会为难我,不知署令平日有什么喜好”

    张中平觉得摆架子也要看人才对,节使带伤入署就算不想来,也总该派人来过问几句,但是想法只敢在心里想,小小城吏怎么敢评判程尉连。

    如果陆开不问这个,张中平也不想多事,只愿得过且过,只是陆开话出口,张中平倒是觉得陆开该去拜访,和程尉连套一些交情,其他人在恨南魏也不敢在典客署拿节使出气。

    张中平想得片刻“要说署令喜好,我只知道一个,好茶”

    陆开早是探清程尉连喜好,在张中平面前装做不知“哪种茶”

    张中平道“普洱,最好是那种带着细小芽头金色毫毛普洱”

    陆开道“大哥地头熟,劳烦跑一趟买些上等普洱”

    陆开伸手入腰带,张中平将他手按住,陆开给他珠子,茶叶之事不能在让他破费,张中平道“茶叶交我办,莫在破费”

    陆开微微一笑道“有劳大哥”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