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6章 出得恶气

第6章 出得恶气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男人一般都有私房钱,张中平也不例外,刚出珠玉斋左右看看没人进入巷中将兑好的钱分两份,一份是柴米油盐日常家用,另外一份当然就是私房钱。

    这次兑钱比估计时间快一些,想着出典客署顶多半时辰,现在回署库取茶太快一些,太快回署就无法表现跑腿辛劳,张中平想着在拖半个时辰,这样陆开才会记在心上。

    既然还有半个时辰不妨回家看看,张中平内人叫袁灵素,她是北蜀人还算有些姿色,张中平高高兴兴回家,人还没到门前远远看见门外栓匹白马。

    一见这匹白马张中平喜悦心情当下全无,轻声细步偷偷摸到门旁,透过门缝往院内偷瞧,袁灵素和一个持扇青衣男子坐在院中小桌说话,时不时的袁灵素让那青衣男子逗得频频欢笑。

    一见这青衣男子张中平恼气“腾”的一下就冲脑门,二话不说推门入内,张中平就像是不速之客入内,袁灵素笑声骤止,青衣男子也是让张中平吓一跳,张眼看人笑问“不是当值怎么回来了”

    听这意思好像是怪他不该回来,张中平板脸瞪目道“这是我家回来还要看你脸色”

    青衣男子轻笑“不是,怎么每次见到我你都要生气”

    张中平冷哼道“怎么不生气,你没事吗每天都这么闲”

    青衣男子笑道“店里都有伙计,在店里也是闲着”

    袁灵素不满看着张中平道“你是怎么回事,他是我表哥,不要每次见人都是气冲冲的”

    张中平不想对袁灵素发脾气,收敛些情绪问“他怎么来了”

    袁灵素眼中含着谢意看一眼青衣男子“今日去北安寺上香,是和长文表哥一起去”

    张中平一听火气彤彤就往脑门上涌,门外那匹臭马没有套车,路途那么远两人同去多半是同骑去回,要让街坊邻居看见,背后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

    张中平气冲冲道“要去北安寺和我说一声,陪你去就是”

    袁灵素没好气道“陪我去我都跟你说多少回了,哪回有时间在说今天要不是有长文表哥在,脸面都丢尽了”

    张中平关切问“脸面出得什么事”

    袁灵素显得委屈道“今天去北安寺给香油钱少了,庙祝当着众多香客面,说我不够心诚

    ,要不是表哥为我补上,哪里还有脸见人”

    长文微微一笑没让袁灵素说完道“只要有表哥在,绝不让表妹受委屈”

    张中平最不喜他们这股表哥表妹劲,袁灵素感谢长文解围,张中平哪会给长文好脸色,气呼呼道“拿了多少,还你就是,得意什么”

    长文徐徐一笑“这么见外做什么没花多少,在说城吏多少工钱我还不知道,要是真心疼表妹给她做件新衣裳”

    长文这话出口,张中平哪里还能挂得住脸,买不买衣裳还用他来吩咐陆开珰珠钱还想着一次一次当成月饷给袁灵素,这下头上涌气自尊受挫顾不得许多。

    张中平神气十足把钱袋重重朝桌上一抛,钱袋落桌发出清脆响声。

    长文听声就知里面装着不少,眼看钱袋当场一呆。

    袁灵素初始一楞,随后喜笑颜开道“发月饷了”说着话拿钱袋打开一看惊讶道“不对呀,月饷也没这么多”

    张中平镇住长文,心中非常得意满足,往日窝囊恶气今天真是通通出了。

    张中平神气十足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月饷这是司里发的赏钱”

    长文一脸怀疑问“司里赏钱司里平白无故为何要发你赏钱”

    张中平气瞪长文道“什么叫平白无故!我这是抓山匪立功”

    袁灵素担忧急看张中平道“抓山匪这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张中平寻个借口同时显得意气风发道“摸桩暗捕,怎么能随便告诉你”

    长文还是不信打量张中平道“怎么我听得有些不对呀抓山匪和你们城吏有什么关系”

    张中平微微眯眼审视长文恐吓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认识那些山匪”

    长文吓得一跳,害怕张中平为得口角报复他,当场面色一青“话。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会和山匪有关系!”

    张中平厉声道“不对,我看你就是认识山匪,走,和我去城防司一趟!”

    长文顿时踹起道“我。我可不去城防司,表妹我还有事,先走了”长文三步并两步走了。

    袁灵素没好气道“你吓唬他做什么!”

    张中平道“吓他怎么了

    ,就是要吓他”

    袁灵素见张中平额上有伤问道“额伤口是给山匪打的”

    这怎么会是山匪打伤,是给陆开磕头磕的,实话现在是不能说“没事,就是挨一下”

    袁灵素收起钱起身道“坐好,我给你擦擦”

    张中平老老实实不动,袁灵素回屋拿来药箱细心为他擦伤,不时吹伤口怕药水太烈“疼不疼”

    张中平心中暖道“不疼”

    袁灵素如此相待,张中平在外受辱委屈根本不值一提。

    张中平出声“我告诉你少去招惹你表哥”

    袁灵素知道张中平和她表哥不对付,解释“我没有找他,在路上碰上的,我说要去万安寺表哥就陪我去了”

    张中平只觉自己没本事搓叹一声“跟我委屈你了,让你连体面香油钱都给不起”

    袁灵素爱意满满凝视张中平“我不委屈,别在去抓什么山匪,多危险呀,危险钱少拿,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还不知道我吗就是当时生气罢了”

    张中平微微一笑“放心好了,就是抓山匪,我也是最后一个冲”

    袁灵素让张中平逗笑“没想到你还有本事抓山匪,本事够大呀,怎么说也是为民除害,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张中平看看天色,回来也有一些时间“随便擦一下就行,我是抽空出来,走了”

    张中平匆匆往典客署过去,署库从后门去比较近,拐道进得后门,来到署库和库管说明来意,库管听是节使要茶当然不能怠慢,写好记录特意找个精致檀盒装上茶叶。

    陆开也不知道北安茶铺在哪,见张中平现在才回来“满头大汗的,这趟辛苦大哥”

    张中平笑道“没什么,跑腿活有什么好辛苦的”

    陆开接过檀盒放在一旁“改日去凤栖楼我做东,我们好好喝一顿”

    张中平轻笑“还想买什么吗”

    陆开摇摇头道“你也累得紧,歇着吧”

    张中平告退。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