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0章 有目的的试探

第10章 有目的的试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方温侯想着陆开过来太师府最少也要逗留个半个时辰,没想到人刚进去半盏茶没到就出来,当下不由纳罕,也不知太师和陆开说什么说这么快,难道是意见不和这怎么会,太师大半生立足官场怎会因为一言不合就赶人出来。

    从陆开神色上看也不像有过争吵,方温侯心中有些疑问也不多问。

    方温侯见人过来客气一问“这就回署”

    陆开一笑道“想逛逛北安,你又不许,自然是回署”

    陆开先上马车,方温侯人没动询问一句“如是觉得闷,一起说说话”

    方温侯不会无缘无故就想上车,陆开知道对方这是有话要说一笑“上来,有人说说话也好”

    方温侯上去示意骑队启程,陆开道“那些人杀我是想拦我送和书,我人都到了怎么还会进来杀我,出出进进就不用这么多人跟着”

    方温侯道“话不能这么说,和书是送到,但节使毕竟还是节使,安全是重中之重,一点也不可马虎”

    方温侯拿话这么说,陆开无言反驳。

    两人无声一阵,方温侯有意无意看人一眼才问“有一事相问”

    陆开道“有事尽管问就是,何须客气”

    方温侯道“北安林那夜遭遇埋伏之事,可否详禀”

    陆开心中隐隐不安试探一问“详禀为何有此一问”

    方温侯对于陆开反应有些奇怪,答“自是为抓捕伏击之人”

    陆开心中暗暗焦急“他是对那夜之事起疑”

    方温侯既然让他说出那夜情况,那么一定去过现场或者让人勘察过,目前不知道方温侯掌握着什么,陆开呼吸渐渐沉重,只要一句话应付不好将会彻底暴露。

    虽然猜不出来方温侯掌握多少情况,有一点陆开是非常清楚,无论怎么搪塞都无法说得滴水不漏,那场大雨陆开当然不会忘,雨会把一些痕迹掩盖,但无法掩盖他和岱迁到过现场。

    陆开只能真假参半的实话实说,装作回思当时情况道“那夜疾奔北安,路过北安林时,忽觉有暗器袭来,发的什么暗器当时没看清,为自保只能先起剑荡开,挡开暗器后有一人蹿身出来引我注意,而另外一人趁我不注意施加偷袭,一时应付不急这才遭到暗算,苦力支撑游斗,那二人听见远处传来骠骑滚滚马蹄这才逃了”

    方温侯听陆开阐述时,一直在注意陆开神色,看得片刻没

    从表情上得到什么,说辞上也没听出有什么破绽。

    方温侯道“我们探查埋伏者是二人和你说的一致”

    陆开心中暗叫好险,有想过另编一套说辞,还好没说否则当场就会被方温侯识破,陆开问“很好奇,你们如何得知埋伏有二人”

    方温侯没什么好隐瞒“很简单,当夜雨劲很大,足印倒是没了,是从路旁花草折折枝判断”

    陆开恭维一句“北蜀骠骑威震天下,才可让杀我之人闻风而逃,多亏将军这才脱险”

    陆开这一夸方温侯也没上心,马蹄声也就那样没看见人前谁知道来的是谁,方温侯一笑带过也不领功劳“全靠节使武艺高超才自保无忧”

    陆开的话是没听出任何破绽,但是方温侯还是不相信这是当夜发生的真实情况,原因还在埋伏者身上,换个角度来想如果是他自己派人伏杀,派的自是忠心心腹,不达目的怎么会回去,同时也不会因为他们到来从而收手。

    方温侯感觉陆开没说实话,陆开为什么要对他有所隐瞒一看陆开不对,陆开整个人在方温侯心里就全都不对,但这也只是感觉,如要他确实说出不对地方,又是说不出来。

    事情有些不对头,方温侯很确定这一点,直觉告诉他这个节使有点问题,方温侯决定试探真伪忽问“不知狼卫骑拓跋延熙,左肩枪伤是否痊愈”

    方温侯这话出口,陆开如临大敌,方温侯有此一问就是开始怀疑他这个节使真伪,陆开戒意大提脸上却是微微一笑“将军记错,抢伤应当在右肩早是痊愈”

    拓跋延熙是南魏狼卫骑将军,半年前拓跋延熙领着狼卫骑和方温侯在边境打过一仗,拓跋延熙中得方温侯一枪这才无奈领骑撤退。

    陆开在过来北安前,早是详查过南魏北蜀打过的每场战役,也探查北蜀半数官员大小事,好在事先精心准备要不然真的答不出来。

    方温侯本来就是故意说反,听陆开说得属实假装记错模样一笑“是右肩,你看我这记性”

    陆开才不信方温侯会记错,人是自己所伤,伤敌部位在左在右怎么会记错。

    方温侯有些好奇询问“你也认得拓跋延熙”

    陆开反应显得十分冷淡道“有过数面之交,他伤时有去探望,方将军这是何意是认为我南魏勇士逊你一筹”

    方温侯当下歉声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对拓跋延熙也是敬仰,只是立场不同这才出手伤他

    ,但我没想过交战之时,陆兄弟也在西营”

    陆开在冷道“是北营,方将军又记错,那时你们从东面进攻,狼卫骑勇士都有一双狼的眼睛,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是佯攻,是以率军东面直进,要不是方将军那一枪,我们早是攻入北蜀国境”

    方温侯惺惺作态一笑“是北营,近来事多你看我又是记错”

    陆开冷哼一声“将军是在考我还是在试探什么”

    方温侯和善一笑“没什么意思,就是随口一问”

    陆开冷眼相视毫不客气在问“将军还有什么事想随口一问”

    方温侯笑道“是我不对,别放心上”方温侯拱手赔礼道歉。

    “吁”一声,车夫将马车止住。

    车夫先下马车,将足踏抬下放好着才道“节使,将军,到典客署了”

    两人一前一后顺足踏下车,方温侯这个人好像很健忘,似乎忘记刚刚在车内对话内容,方温侯笑道“与节使交谈甚欢,送节使一段”

    车内那些试探对话,陆开让它留车里,两人对此只字不提,这里是方温侯地头,就算追究也没什么用。

    陆开表现得比方温侯更健忘,笑道“将军,请”

    两人刚典客署大门,方温侯身后有一兵士上前“将军。。”

    方温侯看得来人一眼向陆开歉声道“不巧,有军务要处理,改日在过来”

    陆开也不留人笑道“将军身居要职,公务繁忙就不留你了”

    二人含笑如同好友般拱手告辞。

    陆开回到自个小院,刚抬脚入门,看见程尉连一双眼睛携带不善神色牢牢锁他,陆开心中苦笑“好像又有麻烦上门”

    有麻烦就要解决,陆开拱手一笑“署令怎么来了”

    程尉连没有和方温侯那般惺惺作态试探,张口直接询问“你和常岳说什么了”

    陆开道“哎哟,这可不好说,和太师聊不少南魏轶事,不知署令问的是哪一件”

    程尉连想着,什么狗屁南魏轶事,肯定是把他风流之事说出去。

    程尉连二话不说,一抓“神锋”剑,恼喝一声道“舌头长!我就把它割了!”

    和节使动手,无论见没见血,那都是犯下连襟大罪,程尉连对此一点也不在乎,神锋剑骤响出鞘,剑锋破空飞取陆开咽喉。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