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8章 不能掉以轻心

第18章 不能掉以轻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杨公天明知故问“有事求见署令”

    都到程尉连院门外不见他见谁,二人并不认识,杨公天这是无话找话,陆开顺话笑答“是”

    杨公天也没什么话要和陆开说“节使,请”

    杨公天给陆开让道,陆开没动出声留人“司尉留步”

    杨公天止步“节使有事”

    留人自然是有话要说,陆开道“署令心中不快可以理解,司尉是个明白人,这次的事如果闹大,场可不好收,应当宽劝署令才是”

    杨公天觉得陆开有点多管闲事,因为他是节使北蜀的事操心不着,毕竟是节使杨公天也不能不答“署令是为城防司兄弟出头,为什么要劝”

    杨公天话说得十分漂亮,拿着出头名义做事,就算闹到蜀王面前也不怕,到时候可以说方温侯独占崇文门,让城防司心有怨言,怨言一多就会人心不齐,此事就和他们二人私下结怨无关。

    陆开一听含笑不语,见陆开没话说,杨公天问一句“节使还有事”

    陆开就只是说上一句,并不想参与进去,对杨公天施礼,杨公天还礼直行离开。

    杨公天远去身影消失,戚英稳站不动,不用说肯定是杨公天叫他留下看护。

    陆开视线落在戚英身上问“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戚英施礼道“回节使,在下戚英”

    陆开点点头在问“署令和方将军的事你怎么看”

    戚英没有逾越身份妄论“在下没有看法,署令怎么吩咐就怎么做”

    陆开含笑,也没什么在想问的,戚英一双眼珠总是有意无意打量陆开,好像对陆开有些在意,陆开注意到戚英眼神问“怎么”

    戚英当下收起打量人目光“没什么,只是有句话想提醒节使”

    陆开颇为好奇问“哦什么话”

    戚英诚心道“明天晚上,节使没什么事的话留在院里不要出来”

    “不要出来”这无异是把行事时间告诉他,戚英为什么要说这个陆开想着些许是怕节使受到误伤难以交代。

    陆开笑谢“多谢提醒”

    戚英无话在说,吩咐看护院门守卫开门,让陆开进去。

    陆开不知戚英是什么身份,不过看上去像是杨公天心腹,门开陆开不在停留朝院内缓步过去。

    在陆开见程尉连同一时间,岱迁在办陆开嘱托之事,如果岱迁没来这事就要亲自办,有个帮手也好,也就不用亲自费心。

    岱迁换了着装,做乡下粗农打扮,目的明确朝丞相府过去。

    府门上有个兽头张着大嘴叼着铁圈,岱迁拉着衔环敲门,力道不大不小。

    没一会有门丁过来应门,门丁看一眼岱迁粗衣装扮趾高气昂问“干什么的”

    岱迁装作畏畏缩缩询问“小的。陈三,找。找王大耳,我是他乡下亲戚”

    “你找王

    大耳”门丁面色不由显得动容,同时缩着后颈往府内回看,确定身后没人,这才匆匆跨身出门将门微微掩上,拉着岱迁来到府门石狮旁轻道“要不是大耳哥平日对我颇为照料,我是不会和你说这些,他落河死拉”

    “落河死了这。这。可开不得玩笑”

    门丁道“这话我怎么敢乱说,听说欠下赌债,数月前偷了二夫人金镯,当场让人发现,老爷念旧也没把人怎么样就是赶出府,没过几天就听说死了”

    岱迁装作不可置信问“怎么会这样你要说清楚呀”

    门丁摇摇头道“我也就是听一耳朵详细的事也不知道,府里觉得晦气都不让提,想要了解情况的话去他家问”

    岱迁道“家在何处”

    门丁疑看岱迁“你不是他亲戚家在哪里也不知道”

    岱迁道“哎哟,七八年没见他拉,刚从乡下上来,就知道他在这做活”

    门丁道“他家在南城,府常街,去打听就知道住处”

    “多谢”应得一声,岱迁转身离去。

    沈建承在质子府,不在屋内在廊下,廊下挂着红灯笼,他就在凝视灯笼,看灯笼不是想取下,也不是想点上,就只是在凝视。

    北蜀灯笼样子和荆越一模一样,陆开在荆越林屋外也有一模一样的灯笼。

    陆开林屋后头有个小湖,那日,碧空如镜,天就映在湖心,轻舟沾水而过,水面晕开,映在湖中的天空粼粼波动。

    沈建承坐在船头,陆开侧躺在舟中央,船尾由沈建承贴身侍卫掌舵。

    沈建承笑道“你倒是闲淡的很,无所事事不觉得虚度此生”

    陆开让舟撑着,舟让湖水浮着,眼珠躺眺碧空闲逸道“无所事事没什么不好,难道要像你一样每日勾心斗角,那才叫活得有趣”

    沈建承笑容满是无奈“既为太子有些事就算不想做还是要做,只是看不见出路,朝事全由大司马说了算”

    陆开道“别这么灰心,大司马能说算的只有半数,另外半数还在太尉手里,要不然你也没有闲心抽空找我”

    沈建承苦笑“在朝中只觉喧闹烦心,你这里倒是清净,但也太清净了”

    陆开一笑道“你不是嫌弃我这静,是没有一个说贴心话的人,怎么想找佳人谈心我倒有个去处”

    沈建承失笑“说起这个,太尉最近想让我定下太子妃人选”

    陆开笑问“人选都有哪些说出来给你参详参详”

    沈建承目光微微黯然“没什么好参详的,说是让我选,其实选的不是人,是势力”

    陆开不在说话,不管说什么话,都无法让沈建承舒心。

    有些事陆开做不到,但是有些事可以做到,来见程尉连就是能做到的事,程尉连一双眼睛沉如冷风盯着陆开“你还敢来见我”

    陆开轻笑“这话从何说起”

    程尉连道“别和我装模作样,借着送和书入城,

    利用我私下密见质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陆开道“难道方将军没和署令说此举全是质子所为”

    程尉连冷笑“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不想见人,质子还能逼你不成这事容后在和你算,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回去”

    方温侯没有把节使私见质子的事告诉常岳,就算这事不透风,常岳也有本事从不透风墙中挖出消息,知道这事后让方温侯过府一趟。

    常岳语气中没有给方温侯任何脸面,当场责问“器重你,是因你办事谨慎,在凤栖楼行事如此高调想干什么”

    方温侯自知理亏,但也不能不辩解“是卑职莽撞,但那也是因为二人身份特殊”

    “你还知道特殊”常岳反问一句“既是知道特殊,为什么不三思后行你担心理由是节使受魏王秘密托付,借着送和书之际暗中拉拢质子”

    方温侯道“是”

    常岳反问“依你之见,魏王有何理由拉拢质子”

    方温侯道“自是为等待时机对我们不利”

    常岳摇头道“你就是这一点不好,目光看得不够远,我问你如今荆越朝政何人把持”

    方温侯早是了然与心“荆越朝政现下大司马与太尉各持一半”

    常岳在问“如你是魏王想与荆越暗合,你会选大司马还是太尉”

    方温侯认真思虑一翻方道“太尉忠于质子,大司马一直觊觎荆越王之位,抛开其他不谈,单论兵力的话自然是大司马占忧,如我是魏王会选大司马”

    常岳在问“连你都会选大司马,那么魏王想要暗合为什么不找大司马太尉,而是找一个质子”

    方温侯也知道这个道理,据理在道“质子虽是质子,可他身后有太尉支持”

    常岳道“太尉是支持他,可还是被送来北蜀,如你是太尉会将质子送来,还是誓死反抗”

    方温侯道“如是誓死抵抗,要拿下荆越也非易事”

    常岳道“这就是了,太尉当时已下死扛之心,大司马还是把人送来,你以为大司马不知我们难以拿下荆越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大司马把人送来是为寻找时间布局独揽朝政”

    “大司马此举举国愤怒,但太尉不得不答应,如发生内乱对荆越更是不利,依我看此举只是质子个人意愿,魏王是不会派节使接近他,质子只是想让我们胡猜故弄玄虚,意在破坏和谈”

    方温侯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个简单,但还是虚心施礼道“卑职受教”

    常岳在道“质子掀不起什么风浪,不用花费心思理他”

    方温侯道“是”

    常岳道“回去吧,做事不要急功近利,多想为什么”

    “卑职告退”

    方温侯离开太师府,常岳的话是十分有道理,这点不能否认,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节使有很大问题,就算不是为秘见质子过来,应该还是有着别的什么事。

    在解开这个疑问之前,绝对不能对节使掉以轻心。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