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2章 天德殿

第22章 天德殿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刺伤一人戒备同时大喝“你们是什么人!”

    没人应答,三人过来不是要陆开命,陆开和程尉连动过手,事先也是估算过陆开能耐,但是不管怎么估算也是没想到,他能在眨眼间伤一人。

    四人不答,陆开冷道“不说倒想看看嘴有多硬!”顿时高喝“来人呀,有刺客!”喝声一起,四人顿时一慌,这事安排隐秘典客署其他守卫不知这事,守卫一来不用说肯定会把他们当成刺客。

    陆开不愿和他们周旋,因为他的命太重要,如有什么闪失计划将全盘崩溃,另外如果将人抓住,方温侯会调查这些人来历,也不会有时间注意他。

    陆开想法很好,只是没想到人是方温侯程尉连暗中派来。

    喝声一起四人萌生退意,陆开一看就知道他们要退,估计情势知道自己无法拦下四人,陆开剑锋直逼先前伤过刺客,只要能留下一个就能揪出其他人。

    四人蒙着脸,陆开不知道是谁,不过,就算不蒙脸也是不会认识,陆开认不认识不重要,但是其他人会认出他们,绝不能让任何人留下,其余三人起剑相救,先让那人脱身。

    陆开一人连挡三人攻势,岱迁就在屋顶,情况掀瓦看在眼里,心中虽急人没下去,如他出手相助是可以帮陆开解困,但是一切终将暴露。

    三人为救人脱困,出手已是毫不留情,岱迁看得暗暗皱眉。

    陆开不知道,在典客署里有一人比岱迁更关心他安危,这人是戚英。

    戚英身影一闪在急攻陆开三人身后出剑,三人毫无防备同时扑通倒地毙命,三人一倒,院外传来吵杂脚步声。

    剩余一人知道守卫赶来,眼睛一看后窗当下启动想蹿窗而逃,戚英利剑一抛直中那人后背,剑从后背穿过胸口,人在窗旁毙命。

    戚英听守卫脚步声转眼就到,身子一蹿取下那人背上长剑,从后窗蹿身而去。

    戚英在守卫来前蹿窗而走,如此举动陆开看得大是惊异,照理说戚英救节使有功,应是留下领功,怎么会蹿后窗逃了

    戚英刚走,方温侯率人赶到,陆开持剑凝立没有任何受伤迹象,那四人已是毙命当场。

    方温侯见四人毙命心中大惊,惊的不是陆开将人杀了,是怕四人面巾一揭有人会认出他们,四人是程尉连派来,这么大的事蜀王一定会过问,如果一查方温侯担心程尉连会借机拖他下水。

    方温侯按下翻涌情绪入屋“节使没事吧”

    陆开道“没事”

    程尉连这时和戚英杨公天赶来,见到四人毙命程尉连脸色顿时刷白。

    陆开视线落在戚英身上,戚英并不看他。

    程尉连绷着脸和方温侯交对一眼,方温侯当下道“来人呀,将尸体抬走”

    “慢着!”忽觉不对陆开往前踏得一步,牢牢盯着方温侯“将军别急着抬人走,掀开面巾看看是谁”

    方温侯僵硬笑道“人都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陆开道“典客署重重护卫,这些人却能悄无声息潜入,将军不觉

    得很奇怪”

    程尉连怕陆开将面巾揭开,下令道“都楞着干什么,把人抬出去”

    “是”守卫上前将人陆续搬出。

    程尉连突然下令让方温侯眉头大皱,这令一下分明就是急着把人抬出,这话方温侯一人说不奇怪,如果是两人一起就会显得奇怪。

    身旁守卫脸上表情没表现出什么,心中多半会有些想法。

    陆开视线游回在程尉连方温侯脸上,程尉连早些时候还想和方温侯大打出手,现在却是帮方温侯说话,陆开似乎看出什么,但是没有证据也不好胡乱开口,冷道“二位如此失职,不给一个交代。。”

    不等陆开说完话,方温侯拱手道“日后定会给节使满意答复”

    方温侯挥手让手下退去,程尉连见陆开视线落他身上,好像是看出一些什么,程尉连目光躲躲闪闪,跟在方温侯身后走了。

    众人如潮涌来,又如潮退去,屋内剩下陆开一人。

    没过一会,有守卫抬着水入内,将血迹清洗。

    守卫道“节使见谅,署内已无空房,将军让节使委屈一夜明日自会另外安排住处”

    守卫退下。

    岱迁在屋上看见守卫在院外层层布防,想必典客署外头比这里更是严密,现在人人神经紧绷,现在要走可不明智。

    陆开深深吁口气道“下来吧,你现在是出不去”

    岱迁瞥嘴一笑从后窗入内道“不怪我没下来帮你吧”

    陆开道“你如果下来,我就杀你”

    岱迁明白陆开这话意思,因为杀他才能摆脱干系“我知道,所以我没下来”

    陆开在问岱迁一句“情况你都看见了”

    这话虽是没指明什么问题,岱迁知道陆开是什么意思“看见了,程尉连和方温侯是想联手杀你”

    陆开倒是看得开微微一笑“要我命他们还不敢,多半是想吓我让我赶紧回去”

    岱迁当然知道陆开不会走,没在继续这个话题“不能换住处,这里我来去方便”

    “放心,我哪里也不去”

    茶桌先前让陆开踢翻,现在是不能用,陆开坐上小塌“丞相府还要在去一次”

    岱迁大是忐忑“还要在去在放爆竹别人就要起疑”

    陆开道“没办法,起疑还是要去”

    岱迁道“打算什么时候去”

    陆开想了想“还没决定,但是不能在放爆竹,放风筝,红色”

    岱迁一笑道“好办法”

    陆开道“现在还出不去,累的话歇会”

    岱迁道“不累,程明湖和魏王的事你还没说完”

    陆开看人浅笑续道“照我估计程明湖数月前见过魏王,见面地点不得而知,应该在城外,程明湖不会自己驾车过去,所以我怀疑王大耳也在”

    岱迁点头道“你怎么肯定他们见过

    面程明湖好像没有见面理由,除非要谋反”

    陆开想过这个问题笑道“北蜀除蜀王外就他最大,他没有任何谋反理由,是为程尉连”

    岱迁奇道“程尉连这事和程尉连又有什么关系”

    陆开把程尉连和拓跋燕的事说了。

    岱迁大张嘴巴不可置信问“拓跋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陆开没有明说,含笑反问一句“你说呢”

    思虑片刻岱迁惊道“是魏王让她过去”

    陆开一笑“只有这个可能”

    岱迁琢磨片刻才问“为什么”

    陆开叹口气“要挟”

    “要挟目的是。。”

    陆开问“听说过天德殿的事”

    岱迁立即接口“我知道,那次魏王拓跋弘设宴接待当时的蜀王赵厚礼,在天德殿设宴,二人同时中毒,拓跋弘被毒死,赵厚礼命大没死但是听说中毒深,毒是解了四肢已经不能动,简直就是生不如死,至于毒是谁下的到现在还没找到”

    陆开微笑道“哦你认为还没找到下毒之人”

    岱迁听陆开这话似乎是知道答案,这是北蜀南魏前朝之事,至今将近十五年,深宫中事没人不爱听,岱迁忍不住问“你知道谁下的毒”

    陆开卖片刻关子笑答“当初北蜀南魏动用多少人力好手调查都没头绪,事情在过这么多年,想查哪有这么容易”

    岱迁没好气看陆开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陆开一笑道“我不知道,有人知道”

    “有人”岱迁揣摩片刻忽道“你指的是魏王”

    陆开点头道“查不出可以猜,我有个大胆设想,你说当初下毒的人会不会是如今的蜀王赵宗”

    “赵宗!”岱迁大吃一惊“怎么可能!”

    陆开目光凝重道“为什么不可能争位之事,父杀子,子逆父,兄弟相残屡见不鲜,赵厚礼膝下有五个王子,如今蜀王赵宗最小,也不得赵厚礼厚爱怎么算都不会落他头上”

    岱迁道“如说是受益者,如今的拓跋睿岂非也是”

    慕雪行道“不错,拓跋睿当初也是受益者,但是当初拓跋睿深得拓跋弘厚爱,人人都知道他将是下一个魏王,就算心急也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岱迁想想也是“只是要怀疑也是怀疑赵勤敏,因为他最有可能即位,如今赵宗最小说不过去吧”

    陆开道“当时是说不过去,你看现在看除赵宗外,他那四个长兄哪个还活着有些事当时看不明白,时间一长就什么都清清楚楚,天德殿的事一死一残,看不明白自然会迁怒对方,看明白的就装糊涂”

    岱迁这时点头“我说呢,当年拓跋睿为什么突然对北蜀用兵,原来他看出其中关节,打这么多年依旧是对恃状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表面拓跋睿是认输求和,其实程尉连就是后招”

    岱迁搓叹在道“现在明白王大耳为什么要死了”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