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6章 围护敌人

第26章 围护敌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尉连如此一问,陆开心中自是掀起惊涛骇浪,这事怎能承认,陆开罕见怒形于色“署令!你敢对我胡乱栽赃!”

    程尉连态度比陆开更横道“东西一定在你身上!搜出来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程尉连猛捏陆开伤口,另外一只手在陆开身上一通乱摸,护心丸还不比一个枣大,胡通乱摸岂能摸着,程尉连以为陆开意在偷得机要书信,哪里想到陆开费这么大工夫,是为偷颗护心丸。

    程尉连摸得一通,什么也没摸出不禁大皱眉头“你一定是藏起来了”

    陆开见他搜不到东西,装作受辱模样怒声道“署令!你休想草草了事,怀疑我藏什么,你可以让人来掘地三尺!”

    程尉连见陆开一点也不怕,自己反而有些心虚心想“难道是我多心”

    这时杨公天从院外而入,见得二人又在针锋相对,看得陆开一眼杨公天并没有上前阻止,陆开在杨公天眼中能看见一种敌视。

    杨公天并不阻止站在二人一丈外“署令。。”

    程尉连见杨公天来了,没有任何悔意盯一眼陆开将人松开,程尉连手一松陆开痛感大减,程尉连转身就走,陆开凛然一喝“就这样走了”

    程尉连止步回身蛮横道“你想怎么样!”

    陆开双目迸射怒火直视程尉连,伤臂血渗透衣袖显得血淋淋“严刑拷问,还试图诬陷,以为一走了之!就算过去”

    程尉连顿时词穷,一时之间找不到说辞,程尉连脑筋转得不快,有杨公天在,杨公天自然会帮程尉连说话。

    杨公天寻找借口一点也不费劲“严刑拷问这里可有刑具节使这话说重,我看到的是节使举止过大,导致伤口蹦开,署令是想帮你按住伤口,只是不善医术,见伤口血流不止为你招来师医”

    陆开一张嘴说不过二人,况且现在就他们三人在此,杨公天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陆开心中一阵气闷,居然找不到话反驳。

    杨公天合情合理为他开脱,程尉连心中大是感激,心神一松顺话笑道“对,就是这样,我是想帮他止血来着”

    杨公天向程尉连道“署令,让人找师医来为节使止血”

    程尉连知道杨公天是赶紧让他开溜,不在停留赶紧离去。

    杨公天一双阴沉沉眼睛盯着陆开,陆开见人不走肯定是有话要说,按住伤口问“司尉登门定是有事”

    杨公天目光直勾勾盯着陆开问“四个刺客,不是节使所杀,我说的可对”

    陆开当下一凛反问“这话怎么说

    ”

    杨公天说出看法“四名刺客背后中剑,除非节使有分身之术化为二人,否则如何做到一人在前交手,一人在后偷袭”

    陆开道“刺客既死,怎么死的很重要”

    杨公天道“当然重要,如节使暗中藏有伏手,不妨明说”

    杨公天能发现刺客死于偷袭不足为怪,这点只要查探伤口既知,陆开没有供出戚英意思“如暗中有人保护,那么入城时怎么会让人偷袭受伤”

    这话倒也在理,可那些人的确是死于背后突袭,杨公天道“节使是不肯说实话”

    陆开不松口道“我说的就是实话”

    陆开不说实情,杨公天也没有任何办法,事不关己道“按好伤口,别在师医来前血已流尽”话落转身离去。

    陆开烦心事已是够多,现在还要帮戚英隐瞒让杨公天生疑,他不能不帮戚英隐瞒,如把戚英供出也等同于把自己供出。

    戚英这一意外事件,陆开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处理。

    师医匆匆入署,署内之人都是知道节使伤口崩裂,罪魁祸首是谁,这就没人知晓。

    程尉连早些时候匆匆回府,又匆匆出来程清婉一面也没见上,听程尉连回府开始大是高兴,又听说来得又走,来去匆匆程清婉不放心,担心他又惹什么事。

    师医前脚入馆,程清婉后脚跟进,见师医过来随口向守卫问“谁病了”

    守卫答复道“没人病,是节使伤口开了”

    程清婉关心问一句“好好的,伤口怎么会开”

    守卫道“这个不知,帮大小姐问问去”

    程清婉虽是关心,只是一个节使伤口开不开和她没有大关系“不必,让节使多加静养就是”

    守卫道“是”

    程清婉在问“署令可在署内”

    “在在在,师医就是署令让人找来”

    程清婉柳眉一皱,程尉连怎会有闲心帮陆开找师医,心想这事些许和他脱不了干系。

    程尉连坐在厅中喝茶,陆开上次送的茶还在桌上未开封,盯着茶盒眼锋越发深沉。

    程清婉入内“节使是不是你弄伤”

    程尉连眼神躲躲闪闪“他。他。伤口开不开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还不了解你,如不是你伤的人,会好心替他找大夫”

    “我。。”程尉连顿时无言以对,片刻后索性承认“是,是我伤的,那又怎么样”

    程清婉责问“为

    什么要将他伤口弄开”

    程尉连审视程清婉好一会,见程尉连目光有异问“这么看我做什么”

    程尉连道“姐,你好像对那节使太过关心”

    “我。。我哪有。。”

    程尉连直言不讳“还说没有,他第一次到家里去,不是去拜见爹,是去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个程清婉无法否认,想起上次陆开的可疑,又是满心杂绪“他是过来,毕竟是节使不能不见,你这话什么意思”

    程尉连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节使不是什么好人,没事别见他,好啦,不说那节使了,姐,不是让你别来典客署吗”

    程清婉道“你不是回家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

    程尉连道“回家不是想回去住,是受罚,私召不相干的人入署,怎么的也要回家和爹认错”

    “爹打你了”

    程尉连笑道“没有,这次没有打我,不过,有看见节使在爹的书房鬼鬼祟祟”

    说不提节使,还没三句话又是提起,见程尉连神色不似作假,疑惑问“鬼鬼祟祟”

    程尉连拉程清婉坐下道“坐,我告诉你一件事”

    程尉连看见陆开举止可疑之事说出。

    程清婉听罢微微皱眉“你和爹就在门外,他怎么敢在书房里多手多脚”

    程尉连冷哼道“什么不敢,我看他胆子大着呢”

    程清婉道“你不是没搜出什么吗”

    程尉连道“我是没搜出,但他一定藏在哪里,姐你说这事要不要回去告诉爹”

    程清婉想想道“如果爹知道你又把节使弄伤,他可饶不了你,爹那边我去问”

    程尉连也是急于知道答案“姐,那你现在赶紧回去问爹”

    程清婉起身道“你别在惹事呀”

    “知道拉,快回去问,然后让人来告诉我一声”

    程清婉离开程尉连住所,要想回去丞相府首先要出典客署,她没出署反而来到陆开院外,只要走上三四步就能进去,程清婉止步想着该不该进去。

    程清婉进去是想看陆开伤得重不重,程尉连下手哪里知道轻重,犹豫片刻不看总归不放心,最终,深深吸口气跨步进去。

    师医重新包扎上药早是离去,看见人过来陆开显得冷漠“大小姐来了”

    如此态度,肯定还是气在头上,程清婉温声询问“伤口没大碍吧”

    陆开冷道“大小姐真关心我伤势如何还是又想为署令说情”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