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27章 拉拢小人

第27章 拉拢小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冷言冷语,程清婉可以不用承受,她不和陆开置气“我是真心过来看你”

    二人双目交对,陆开能看出程清婉眼中担心,只是也不打算给好脸色,看一眼右臂讥讽道“看见了可能会让署令失望,死不了”

    程清婉轻咬红唇“来前见过他,你的事他和我说了,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开看人冷笑“怎么大小姐也认为我去丞相府是另有所图”

    程清婉道“不要在瞒我,我知道你一定有某种目的,不管在我爹书房拿了什么,现在还来得急,把东西给我,我悄悄放回去,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陆开坦坦荡荡道“我什么都没拿,大小姐要是不信,尽管回去问丞相,看看是否丢过什么”

    陆开如此坦荡,起疑的心不禁有些动摇,程清婉道“不用在我面前嘴硬,如真要问我爹,那就没有退路!”

    “原来在大小姐眼中,我就是一个偷摸小贼,署令已经搜过我,大小姐也不防试试,如真害怕我藏起什么的话,可以随大小姐回府,一同在丞相面前对质”

    陆开话都说到这份上,显得坦荡无惧,肯定是没拿过什么,要不然也不敢这么说。

    程清婉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凝视陆开“我信你”

    陆开冷若冰霜道“信我大小姐还是别信我,一个偷摸小贼的话没多大诚信”

    在留下来,话只会越说越僵,程清婉退到门边背对陆开,不管陆开怎么对她,还有句话要说,只是声音细如蚊蚁“好好休息”

    陆开上午受伤,沈建承下午就到典客署,两人对桌而坐,陆开见沈建承面色愤愤不平苦笑“如是过来看我伤势,我没事”

    沈建承大是担心陆开处境“还笑得出来!程尉连上次和你动粗,还没过几日现在又这样,谁知道以后他还敢做些什么”

    陆开苦笑不语。

    沈建承在道“在北安是收买一些人,只是这些人只能帮我打听消息,没能力帮你,程尉连处处针对,为什么还不对他下手”

    陆开笑道“还不是时候,现在对付他,顶多是出口恶气,在说我像地痞流氓人家打我一拳,就非要回敬一脚,他用处大着呢”

    沈建承知道大局为重,但是陆开安危不能不顾“不管要做什么,安全是最重要的,要学会保护自己,他今天敢这么对你,下次就敢动手杀你,不要忘记,你只是一个节使,就算程尉连杀你,蜀王也不会拿他问罪”

    陆开当然知道处境如何,无论处境有多危险,都不想让沈建承为他感到担心,陆开若无其事笑道“放心吧,我会小心应付”

    沈建承道“一定要活着,为我丧命不值得”

    “这话重了,还没到哪种万劫不复境地”

    沈建承叹口气岔开话题“这几日你常去丞相府,

    目的是什么”

    陆开如实道“为偷一颗护心丸”

    沈建承大是纳罕“护心丸”

    陆开对于能拿到护心丸深深松口气“是,去丞相府犯险就是为一颗护心丸”

    沈建承不明白问“护心丸药堂都有售卖,为什么一定要去丞相府取有什么特别之处”

    陆开道“这颗自然特别,因为多一味药”

    沈建承问“多一味药又能怎么样”

    “多这味药,见效就快,知道程明湖有心绞病根”

    沈建承一楞道“这倒不知”

    陆开阐述“我原来也是不知道,所以一直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他,太尉与我说起心绞一事,那时就有主意,心绞是个要命病,情绪波动大时如没有护心丸服用控制,就会危在旦夕”

    沈建承隐隐猜到陆开目的问“你是想做一件,让程明湖情绪波动大的事出来要是这样拿一颗又能如何,为什么不全部取了”

    陆开道“不是一件,是许多件,他药盒里有十余颗,在十余颗中拿一颗,程明湖不会留意少一颗,全部拿走不是不打自招试想一下,在我们出城那夜,程明湖因为什么事突然犯病,而整个北安仅剩我手中这颗能救他性命,你说他会舍身取义,还是会背叛蜀王乖乖送我们出城”

    沈建承蓦然间看见一丝出城曙光,大是振奋道“把北署骠骑调开,在加上有程明湖护送,出城会少很多麻烦”

    沈建承说着说着又想到什么,振奋神情顿然消散局促不安道“不对,你这是把出城成败,寄托在程明湖一念之中!你根本就无法控制他会怎么选择!”

    陆开何尝不知道是在赌,面色凝重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老天爷给不给我们活命机会”

    沈建承大为反对“不行,太冒险,如我是程明湖绝对不会放任何人出城!”

    陆开当然不是那种孤注一掷的人,自会留有后招“是,如你是程明湖当然不会放任何人出城,但我们和他有一点不同”

    沈建承问“什么不同”

    陆开道“为父之责,他有为父责任,我们没有,为父者除教导子女为人处世之外,更重要是要保护他们,只要他们活着比一切都重要,哪怕不要自己性命”

    沈建承皱眉“你想赌这个”

    陆开十分坚信道“这赌局我们有很大赢面,这点从现在程尉连身上就能看得到,程明湖太溺爱程尉连,私调城防军是何等罪名,往小说是越职,往大说是危害到北安城防安全,城防安全关乎蜀王安危,如要追究砍他也不为过”

    陆开说得头头是道,沈建承心中也是十分信服,可是就是担心。

    自从陆开入城,已出多少计划之外的意外,沈建承不得不担心“就算如你所说程明湖能妥协,可你怎么能

    保证整个北安,就剩下你手上这颗护心丸难道还能把整个北安护心丸都毁了”

    陆开冷静道“其他护心丸不重要,多一味药,意味这颗和市面上不一样,既是不一样那么就是说,其他护心瓦对他没用,所以才让人特制调配,只要找出调配之人扣下,就能保证短期内不会有新的药丸”

    “你要如何找出这个人”

    陆开道“让程明湖信任,在而愿意服下新配药丸,这样的人应该不多”

    沈建承沉吟片刻问“你似乎有人选”

    陆开摇头道“我没有人选,但是要查出这个人不算难,前提是能进内医署”

    沈建承忍不住低呼“不可能!你是南魏节使!谁会给你进内医署”

    陆开失笑“没说要光明正大进去”

    不是光明正大进去,那就是要偷偷入内,沈建承问“想偷偷进去内医署里那些人不是典客署这些城吏,他们不贪小便宜”

    陆开点头道“我知道,所以现在需要一个人帮忙,只要他愿意,查出为程明湖制药之人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沈建承实在想不出来,能找谁帮这个忙问“这么说,你是认为是某一位师医为程明湖制药”

    陆开“不是师医,寻常师医程明湖怎么能信得过,不是医令就是医丞,多半是其中一人”

    沈建承点头在问“只是谁能帮你这个忙”

    陆开一字一字缓缓说出三字“张中平”

    “张中平!”沈建承当场起得莫大反应“不行,张中平这个人不行,听说过他一些事,听说他私下常替一些贪赃官员卖贿品,也十分贪小便宜,同时也经常私敛门税中饱私囊,如此小人如何能信!”

    陆开岂能不知风险“现在有太多眼睛盯我,如在想笼络其他什么人已不可能,我没想过这次入城会有这么多人注意,除他之外已无人选”

    沈建承“不行,我绝不同意,岱迁呢他不行”

    陆开苦笑“岱迁,生人生面如何进得去,就算进得去他也不知该看些什么”

    陆开看上去心意已决,沈建承忧心如焚凝视陆开“你对张中平有多少了解”

    陆开道“和你了解差不多,内医署只能由我进去,如不能进去,就无法知道制药的是谁,不知道制药的人是谁,就不能知道配方,不知道配方就无法毁去那一味药材,药材不毁我手上这颗护心丸就没有什么用”

    陆开在添一句“简单来说,进内医署,是扳倒程明湖关键一步”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