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37章 拉拢

第37章 拉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在屋内冷然看着门外站岗卫永南,卫永南身躯就像是一座大山横亘面前,这座大山不好跨,门是开着,陆开坐内喝茶,卫永南则是立身门外。

    陆开随口问“你跟方将军多久了”

    陆开虽是说话,卫永南并不回头,一动不动立身门外回应“五年”

    卫永南如此回话,可以说没有非常礼数,这样姿态可以清楚无比告诉陆开,在卫永南心中陆开只是他的一个任务,方温侯给他的任务,除此之外陆开在他心里什么也不是。

    陆开试图打探问“五年不短,方将军好像是用五年就当上卫将军”

    卫永南不为所动“是”

    卫永南如此简单回复,显然心中没有嫉妒,陆开笑道“太师让你来看护,就是有着过人之处,这就奇怪,太师方将军如此看重你,为什么籍籍无名”

    卫永南似乎没有任何虚荣心,好像心已经被人摘去“名气作用只有一个”

    陆开道“是什么”

    卫永南道“引人注意”

    陆开淡笑道“不错,在战场上名头越响,敌人疾箭利刃就越喜欢对着他”

    卫永南道“节使既知何必多问”

    陆开逐渐把话题引到想引去的地方笑问“既然不求名利,为什么参军拿命上战场不求盛名,图的是什么”

    卫永南不说话了,他背对陆开,陆开看不见对方有什么神色,虽然看不见神色,有时候不答复就已经是最好答案。

    卫永南的沉默可以说他也是很在乎名声。

    卫永南不答复知晓这样反应并不妥当问“节使为何有此一问”

    陆开笑道“只是为你可惜,在方将军手下做事,他是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爬他头上”

    卫永南这时转身双目携带警惕之意睨着陆开“那么节使认为,到何处机会较大”

    陆开轻笑道“魏王对良将求贤若渴,如你愿意。。”

    卫永南立时截话道“卑职,只为北蜀尽忠,不相干的话节使不必多说,有些话传入将军耳中会对节使造成不便”

    陆开笑道“是我失言,请勿介意”

    卫永南目光阴深深看着陆开,见得如此眼劲陆开问“为什么这么看我”

    卫永南就如陆开肚内蛔虫,似乎看出心思,卫永南突然道“如节使所说,在下籍籍无名,节使如此拉拢,是不是想让我在北安帮你做些事”

    陆开猛然打个激灵,卫永南嗅事之觉当真灵敏,陆开的确是有意拉拢,如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方便办事。

    心思让卫永南窥破,内心自然震跳不已,陆开面色平静笑道“多虑了”

    卫永南眼茫没有丝毫退却“不对,节使如此另眼相看,定是有所原因”

    陆开眉峰直跳,原本想尝试是不是有机会暗中拉拢,没想到被恶口紧咬微微一笑道“对你另眼相看,的确是

    有所原因,只不过不是在北安想做什么,只是看出你并非池中物,南魏是你能大展拳脚之处”

    卫永南冷冷看得陆开两眼,回身继续站岗“生死皆是北蜀人,辜负节使器重”话落,双方不在交谈。

    程尉连迈大步来到陆开院子,程尉连见着卫永南凑到面前道“听说你是方温侯让来的,我跟你说,跟着他没前途”

    卫永南没有答复,目光直视前方。

    卫永南如同木雕给程尉连来个不闻不应,程尉连冷笑故意撞人肩膀道“站远些,我有话要和节使说”

    卫永南斜目看一眼程尉连,板着脸走到院子中央站定。

    程尉连遭受卫永南斜眼并没有动粗,程尉连话可以说得难听,人毕竟是太师名义派来,不能任性动手打人。

    程尉连进屋就坐压低声音问“怎么样,想到办法对付他了”

    陆开看向院中立身卫永南道“现在还没有什么好主意,但我会想到办法”

    程尉连帮陆开本来就是打着让他赶紧离开心思,天德殿的事能查清楚最好,查不了也不太在意,程尉连帮陆开做事毕竟是受他威胁,程尉连冷道“你当然会想到办法,要挟别人耍阴谋诡计本来就是你看家本事”

    陆开知道和程尉连是处于什么样的微妙关系,程尉连讽他一句也不往心里去,陆开充耳未闻笑道“来找我是不是内医署的事安排好了”

    程尉连斜目看一眼卫永南道“是,但不摆脱他,我是不会带你去任何地方”

    陆开深深吁口气还是那句话“我会想办法”

    程尉连在道“我告诉你,我现在和你是在同一条船上,但在船上拿刀的是我,你要明白这一点,如被我发现你进内医署是为什么别的事,我就给你好看”

    程尉连起身“把他打发,在来找我”

    程尉连走到院中到卫永南面前,眼中带着挑衅意味从头到脚打量一翻这才离去。

    陆开远看卫永南心道“要不然今夜,冒一冒险”

    沈建承在屋内睡觉,看他面色应该是做得好梦。

    “太子,醒醒,是时候了”

    岱迁在床旁叫醒沈建承,沈建承晕晕乎乎睁开惺忪双眼“你怎么来了,现在是什么时辰”

    岱迁脸色显得急切“不到三更,太子快起身,现在就要出城”

    沈建承神色顿时一僵“出城现在”

    岱迁道“是,人齐了,快随我出去”

    这么大的事情岱迁岂敢与他开玩笑,看岱迁面色不似作假,自己也没弄明白什么事,当下急着起身随人出府。

    两人往府门方向赶去,路上沈建承惊诧询问“怎么回事现在就要出城”

    岱迁显得情绪不定道“事有变故,现在必须出城”

    到得

    府门,外头一辆马车候着,马车外立身二人,一个是陆开,另外一人则是程明湖,程明湖沉着一张脸冷瞪沈建承“太子好手段,没想到你能让他假冒节使!”

    沈建承当场心惊“陆开何时暴露身份”

    陆开反讽程明湖一句“丞相不必惩口舌之利,能不能活命还要靠我”

    程明湖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陆开赶紧迎着沈建承上马车“上车,来不急了”

    沈建承整个人是发懵,糊糊涂涂让陆开引上马车。

    沈建承陆开程明湖三人坐在车内,岱迁在外赶车,马车往崇文门疾奔而去,马车接近崇文门,守卫见有马车来上前拦着“什么人”

    在车内陆开看一眼程明湖“丞相小心说话”

    程明湖恶狠狠盯陆开一眼掀开帘布道“有急事出城,快开城门”

    守卫见着程明湖当下施礼道“开门!”

    城门缓缓而开,岱迁策马往城门而出。

    马车刚出城门不久,身后传来滚滚马蹄,一听陆开知道是方温侯率着骑兵来了“岱迁!”

    岱迁接口道“好”

    岱迁从怀中取出长筒一拉引线,天上爆开信号,来人不止方温侯,程尉连也在骑队之中,方温侯暴喝道“停车,饶你们不死!”

    程尉连亦是大喝“陆开!如你伤我爹!我让你碎尸万段!”

    陆开当机立断跃下马车喝道“带太子走!”

    陆开持剑在手,程尉连单骑往陆开直奔过来,程尉连神锋剑往陆开当头刺来,陆开反剑一挡连退三步,程尉连向方温侯道“救我爹!”

    方温侯点头领着骑兵直追马车,马套着车岂能从战马蹄下逃脱,精骑顿时将马团团围住,岱迁见无路可退,只能跳下车来凭着一人之力想打出缺口冲出重围。

    岱迁武艺虽高,双拳难敌四手,就在苦力支撑之时,道旁林中温禄山带人前来支援,那烟花就是出城信号。

    双方顿时进入混战。

    质子试图逃跑,定然会引起北安轰动,方温侯先行带人拦截,杨公天随后率领千名城防军后致,杨公天见陆开与程尉连交手,扬声道“放箭!”

    身后弓手箭矢纷纷离弓弹射,杨公天似乎发心疯不顾程明湖程尉连方温侯三人死活,箭矢漫天射来,沈建承马车不住有箭矢穿透,沈建承岂敢在待在车内,人蹿下马车。

    当沈建承下车,只见满地尸身,血泊映如红潮。

    陆开,岱迁,温禄山三人已让方温侯擒获,方温侯怒瞪杨公天一眼,这才策马来到沈建承面前,方温侯剑上染着鲜血道“为逃走牺牲这么多条人命值得吗”

    沈建承浑身激颤双目通红心神惧丧道“我。。我。。”

    方温侯骄横大笑看得陆开一眼“你想救人是不是没有这个能耐!”

    方温侯手起刀落,将沈建承头颅砍落。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