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40章 帮手回来

第40章 帮手回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张中平回城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借钱,张中平人际关系不错,但也只是仅限表面,认识的人跟能借钱的人不是能成正比。

    现在能给他钱只有陆开一人,帮助他国节使进内医署如出意外是件杀头大事,袁家现在情况张中平总不能坐视不管。

    张中平入署见陆开,陆开见张中平过来大是意外,卫永南依旧在门外站岗,张中平并不认得卫永南看得一眼匆匆入内,在而把门关上。

    卫永南身影还在门外,从身影判断是背对他们,张中平知道事关重大压低声音向陆开道“陆贤弟,你的话还算不算数”

    如此一问,陆开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也是小声回应“什么话算不算数”

    张中平一脸着焦急“就是内医署的事”

    内医署的事有程尉连帮忙,陆开微微一笑“大哥,有些事是要靠时机和机遇,你是自愿放弃机会,现在用不上你”

    唯一能借到钱的就只有陆开,无论如何都不能打退堂鼓,张中平情急在道“就算内医署之事用不上,肯定还有其他事是不是,陆贤弟我不笨,知道你有些特别的事要做,帮我这次,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张中平能为凶险旧事回头,说明肯定是遇上难事,张中平为人陆开还是信得过,事实上的确是有很多事张中平能帮上忙。

    陆开提醒一句“想好了有些事一旦参与,在事成之前不能退出,明白其中利害”

    张中平来前就想过最坏结果“我明白”

    陆开在道“真的要干出了事会牵连你家人”

    张中平咬牙道“陆贤弟,我已走投无路,索性与你交个底”

    张中平把袁家的事告诉陆开。

    陆开诧异道“怎么出这么大的事,现在情绪如何”

    张中平道“没事”

    陆开想得片刻道“把你家人送走也好,不过,你要帮我这很好,只是你和方将军说要调走,现在要拿什么由头回来”

    张中平一怔,心绪烦乱之间倒是把他调走的事忘记,心中登时焦道“我怎么做出这等糊涂事,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中平一脸迫切看着陆开道“那。那。这怎么办,陆贤弟你得想个办法。。”

    陆开在心中盘算片刻,突然有主意笑道“先把你家人安排好,明天回来报到”

    张中平当下大喜,片刻喜色渐渐收敛,眼睛时不时看着陆开,似乎有口难言。

    陆开看得张中平脸色,知道他是想提报酬之事,可又不知如何开口,陆开会心一笑取出一片金叶给得张中平“先拿着,如你尽心做事,另有重谢”

    张中平收下珠子红着眼哽咽道“陆贤弟,你是我一家大恩人”

    陆开拍拍张中平肩膀安慰“忙你的事去吧,妥善安排,记得明日回来报到”

    张中平离去陆开行出屋外,卫永南在后,落一个影子身位跟着,陆开随口道“方将军与你

    有恩”

    卫永南紧紧盯陆开背影“节使如何得知”

    陆开人没转身,后背有股寒芒逼视,还是能感觉得到,陆开装作若无其事道“听过你一些事,你曾经策骑追敌三日三夜歼敌,方将军如将此事上报,怎么的也能有队长之职”

    “可现下籍籍无名,如不是方将军对你有恩,大可不必如此屈身拼命”

    卫永南沉默并不接话。

    不接话陆开有话要说,在道“不上报,自然是打压功劳,你想报恩在拼命做事,不知道方将军如何有恩与你,但我知道报恩之心是有限度,等到你认为不值得在为他拼命那天,你们就会变得无法相处”

    “无法相处的结果,你也能想象得到吧”

    卫永南依旧沉默。

    陆开喋喋不休在道“我并不是劝你来投效南魏,是为你好,如不想看见那天到来,你们当中肯定要有一个人要走,方将军不会提拔你危害到他位置,要走的只能是你”

    卫永南罕见露出敬服之色“就凭我一件歼敌之事,你就能猜到这么多”

    卫永南能问这句话,这就在证明陆开猜得**不离十,陆开没有回身依旧前行笑道“有些事只要多想想,就能猜到大半,真是细思极恐”

    卫永南没有当场答复,两人在走七八步这才张口“跟方将军前学过一些功夫,有天匪贼洗劫村子,为保护村里人,只有和匪贼拼命,那些匪贼人多势众一人难撑,就在以为要丧命之时,我听见这世上最悦耳的马蹄声”

    “将军率着北蜀骠骑帮我们平匪,我身手不错将军让我跟他,从那天开始就留在将军身边,是,将军是在故意打压我,我不怪他,因为我知道他为卫将军这位置都做过什么,但我要告诉你一句,我并不是在无穷尽的报恩,我也是为自己”

    “我做过什么,不管将军如何打压,其他人也是有眼睛”

    陆开突然笑道“倒还小看你了,原本以为你只是单纯为方将军拼命,没想到是想让太师听见你名声”

    卫永南在道“你我是一类人”

    陆开明白这话意思“是,我们是一类人,你拼命是想让太师注意,我拼命是为魏王注意”

    两人这时走到程尉连属院院门外,不在说私话,陆开向守卫询问“署令可在”

    守卫道“在”

    陆开道“劳烦通报一声”

    守卫笑道“不用通报,署令吩咐只要节使过来,随时都可入内”

    陆开微微一笑尽直走得进去,陆开人入院门,卫永南也想进去,这时守卫拦着“站住!署令有令,只有节使方可入内”

    卫永南眉头一皱知道是程尉连在为难他“我是节使贴身护卫!”

    守卫道“谁的护卫也不行!”

    守卫在道“署令说看门狗如想入内,就将你主人请来牵着你进!”

    卫永南面上已显怒色,可他不敢和守卫发作

    ,深深吁口气后退两步在院门外静待陆开出来。

    陆开边走边听,守卫为难卫永南的话已听入耳,苦笑不已。

    恶言相向只会树敌,程尉连不怕,一个小小卫永南程尉连怎么会放在眼里。

    程尉连想怎么做那是他的事,陆开没有任何意见,卫永南人在院门外,现下陆开只身一人没有他那双眼睛盯着显得舒服许多。

    程尉连见得陆开问“他是让人拦着,还是你打发走了”

    陆开施礼笑道“让人拦在院外”

    程尉连睨着陆开“这么说就没有打发人走,我说过有他在,什么地方也不带你去”

    陆开寻座坐下才道“不是为了内医署事来”

    程尉连奇道“那是为什么事”

    陆开直言道“是为张中平”

    “张中平”程尉连怔道“有他什么事”

    陆开说明缘由道“上次他让方将军打了,不免有些委屈,所以自己提出调去尚武门,现在气消想回署,想着请署令帮忙”

    如有程尉连开口,把张中平调回来自是不难,程尉连问道“调他回来不是难事,可你为什么要为他说话”

    陆开道“没什么为什么,见他人还不错,入署后帮我地方也不少,能帮衬就帮一些”

    张中平只是小卒,让不让他回来只是一句话的事,程尉连没空关心张中平,程尉连道“那行吧,我明日让他回来,可我看你一点也不着急”

    陆开好笑道“署令是指内医署的事”

    程尉连道“我和你还有其他事情好着急”

    有人上茶,待下人退下,陆开喝口茶在道“明晚去内医署,署令来得急安排”

    程尉连瞪大眼睛问“明晚”

    陆开看得程尉连瞪目模样,皱眉问“怎么不是都安排好了”

    程尉连道“早就安排好,就等你一句话,你的意思是说,明天就能打发他走”

    陆开道“是,明天就能打发他走”

    张中平得陆开一片金叶,糟心的事也算是去得一半,马车在夜里咕噜噜到得袁家,袁家人早是收拾妥当,张中平一到纷纷把家当抬上马车。

    临行前张中平把金叶给袁灵素“拿着,找个地方换了”

    袁灵素惊看张中平“哪来金叶!”

    张中平深深看得袁灵素不舍道“跟朋友借的”

    袁灵素哪里肯信“朋友哪个朋友一出手就有金叶借你”

    张中平对袁灵素报之一笑“平日帮城里那么多大人做事,借得个金叶有什么难的,慢慢还就是,别问了,你们快走”

    袁灵素芳心一颤“你不跟我们走”

    张中平笑道“我走了,谁来还金叶钱走吧”

    马车前行,直到看不见车影张中平这才回城。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