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47章 旧事关联

第47章 旧事关联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医令名叫沈正和,沈正和听到邀请立马过来,刚到丞相书房见着程明湖心事重重闷坐,沈正和有好些年未曾见到程明湖这般模样,如此神态想必是碰上什么难事,沈正和近前担忧一问“怎么是不是药丸。。”

    程明湖听见沈正和声音,这才回神示意坐下说话,程明湖道“不是,是别的事”

    听到程明湖这么说,沈正和脸色缓和一些“尉连上门还以为你犯急病,没事就好”见得程明湖眉头深锁转话在问“出什么事了怎么让尉连这么急找我过来”

    一想到程尉连,程明湖又气又无奈绷着脸道“这逆子从小让我惯着,做事不知天高地厚,昨晚他让叶展偷偷领节使进内医署,这事要不是叶展来说,我还蒙在鼓里”

    “节使”沈正和当场一愕,实在想不出节使进内医署干什么,不明白的事就要问,沈正和问“节使进内医署他为什么要进内医署”

    程明湖那张脸就如有人架把刀在他脖子上,程明湖脸色十分严肃说明“节使是为调查天德殿的事才进内医署”

    天德殿!这三字如同惊雷劈向沈正和,当下神情凝重道“这等旧事已是。。”

    “陈年往事”程明湖忍不住替沈正和补充后话,这的确是沈正和想说的,程明湖满目不安道“我们当然想把这事当成陈年往事,可是有人忘不了”

    沈正和也是愁上眉梢,过得片刻将心绪缓和道“进就进吧,没什么大不了,你不是也知道内医署里什么都没有”

    程明湖担心的倒不是因为陆开进入内医署,程明湖忐忑问“我担心的不是他进内医署能找到什么,只是旧事重提不是什么好事,你真能确定当年那制药药师。。”

    沈正和并不想在提起当年之事,只是程明湖有问不能不答,沈正和摆出十分确信神情道“那药师早就归于黄土,什么证据也没留下,无论什么人想查都查不出来,这事真要能查,当年早已经真相大白,你我二人也活不到今日”

    道理程明湖是知道,只是人一旦做得亏心事,总是很难心安。

    程明湖目光投向沈正和,他在犹豫有些话该不该说,不过他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程明湖索性明说“不瞒你,我见过拓跋睿”

    “拓跋睿!”此话一出,沈正和油然大惊双眉皱成一先急问“为何见他”

    被人相逼哪有不见之理,程明湖既然要说,当然会实话实说,程明湖语声一沉“拓跋睿真能狠下心,他让拓跋燕暗诱尉

    连,一个姑娘家清白就这么没了,为的是威迫我,说明白当年之事”

    沈正和脖颈有种凉飕飕感觉,心头顿时沉重道“拓跋睿怎会怀疑你当年天德殿我们没有去”

    程明湖也是没想明白这个道“我们是没去,但是受益者是谁天德殿事情过后,我们二人破格提升。。”

    二人相对一眼,程明湖止声打住,转开话题在道“人呢是见了,但是我什么也没说,从我嘴里什么也没得到,现下借着谈和期间,让节使暗查,总觉得不太放心”

    沈正和如坐针毡,就像程明湖说的,旧事重提这可不好,沈正和谨慎考虑后道“是,就算查不出什么,如露得风声,一定会在有闲言闲语,节使不能在留”

    程明湖紧看一眼沈正和“你是说要对节使。。”

    沈正和摇头“杀他没用,杀一个拓跋睿还会找借口在送一个来,在说杀人等于心中有鬼,人不能杀,送走吧”

    程明湖心中早有这个想法,点点头“不错,不能在让节使留在北安,必需让他走”

    话是这么说,但是节使毕竟是节使,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赶人回去,沈正和担心在问道“王上迟迟没有设宴,我看也是在观察节使动向”

    程明湖下决心道“不管了,这事我去和王上说,二天内,一定把节使遣送回去”

    沈正和来丞相府是程尉连亲自送人来,沈正和是内医署医令,程尉连在不懂事也不会做口请之事让沈正和自个上门。

    程尉连送人过来正要转身出府,在府门附近让程清婉叫住,程尉连见人有出门意思,张口随问“姐,你是要出去”

    “是呀,正想让人备轿去典客署看你”答复后,程清婉先前见到程尉连送沈正和过来,问得一句“怎么是你请沈大人过来”

    程尉连张口刚要如实说,顿时又显犹豫,带节使入内医署程明湖大发脾气,这事如让程清婉知道,少不了也要一翻说教,程尉连心中犹豫,答复显得吞吞吐吐道“没事,爹。让我请。就去请了”

    程清婉见他吞吞吐吐就知道没说实话,程清婉一双清目凝注程尉连“还不说实话,没事爹怎么会让你去请人,你不说是吧,好我去问爹”

    程清婉转身要走,看其架势还是真的要过去,程尉连赶紧上去拉人“姐姐姐,这会爹在和沈大人说正事呢,你去干什么”

    程清婉见程尉连如此拦她,蹙眉看人问“正事什么正事”

    门旁有下人,程尉连拉着程清婉到一偏僻处道“姐,我说实话你可别骂我”

    “就知道有事”程清婉摆出不生气样子道“说吧,我不生气就是”

    程尉连干咳二声,清了清喉咙,一边注意程清婉面色一边小心翼翼道“我昨晚让叶展带节使去内医署,叶展偷偷来和爹报信,爹一知道这事立马让人叫我回来”

    “你让叶展让节使去内医署!”程清婉娇容一变,虽然不知道陆开目的,但是没有目的的话怎么会到內医署。

    见得程清婉神色,程尉连立马道“姐。你说了不生气的,可不能生气”

    程清婉让程尉连拿住话头,娇目寒威询问道“节使去内医署做什么”

    程尉连并不知道程明湖与此事有关,是以事不关己道“也没什么事呀,就是想查那个天德殿的事,我想着这事当年那么多人都查不出来,如果让我查出,那我岂不是。。”

    程尉连还没说完,程清婉一听心底已经是发凉,这倒不是说她知道程明湖做过什么事,只是这事人人闭口不及,程尉连反而自己往上撞。

    程清婉陡地沉脸质问程尉连“你想干什么那么多人都查不来,就凭你能查清楚”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程尉连也是,程清婉不信他,不由让程尉连微微动气“我。我为什么查不出来,别人查不出不代表我。。”

    程清婉不等程尉连说完转身而走,程尉连见人匆匆往府门方向走,追得上去道“哎。。我话还没说话,姐。。你要去哪儿”

    程清婉头也不会张口答复三字“典客署!”

    程清婉来典客署是为见一人,这人当然是陆开,出这样的事除陆开之外她还能见谁,程尉连和程清婉一同回的典客署,程尉连想跟着她去见陆开,程清婉疾言厉色将程尉连骂回属院,程尉连现在十分不解,查清楚天德殿的事不是很好世有传言这事是北蜀做的。

    赵厚礼虽中毒落个瘫痪,可毕竟没死不是,拓跋弘的的确确是死了,一死一活自有人议论是北蜀所为,这事如能查清不是对北蜀有好处,为什么程明湖和程清婉都对他这般态度。

    程清婉不让程尉连跟着,程尉连也不愿在惹程清婉生气,毕竟程清婉见过陆开后,他也可以在找时间见人。

    程尉连虽是不愿也只能负气回去自个院落,程清婉见到陆开,陆开微微一怔,因为程清婉脸上带着微愤看他。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