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65章 让丞相头疼

第65章 让丞相头疼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行空看二人面色不像唱双簧,朱行空道“人既然没走,那么。。”

    岱迁当然知道朱行空来意,朱行空话没说完,岱迁插口道“少卿,有些事,急也不急在一时,明日在拜访如何”

    岱迁既然如此张口,朱行空岂能强行为难,向沈建承拱手道“下官告辞”

    待朱行空出府,沈建承直视岱迁道“事已至此,留下做什么”

    岱迁看其左右没人这才轻声笑道“有转机,人回城了,是太上王召回来的”

    沈建承油然大喜“此话当真!”

    既然已经回城那么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陆开想着有些事应该和张中平说,要拉拢应该让他立一些功劳,有功劳就能代表自己有用,有用日后封赏就低不了,这样做起事来就能更忠心一些。

    陆开让张中平定个酒楼雅间,同时将沈建承岱迁请来,沈建承掩人耳目从酒楼后门过来,岱迁没来,没见得岱迁,陆开也不忙多问,三人都在屋中,门关上,陆开做出一个让沈建承大为不解举动。

    陆开就在张中平面前,毫无顾忌双膝跪地伏拜“办事不利,让太子受惊,请太子责罚”

    陆开从未对沈建承行过大礼,因为他们是朋友,陆开也没有在荆越任官,如此伏拜自是让沈建承大为不解,怔道“你这是。。”

    此举不光沈建承不解,张中平也是不解,陆开这一跪张中平心中顿起疑问,办事不利对于张中平来说,陆开是南魏使者,不管沈建承让他办什么事,就算办不成也不用如此伏拜领罪。

    张中平上次去质子府,就怀疑三人之间关系,现下陆开举动如此唐突,张中平只觉心不住乱跳。

    陆开伏地不起道“此次被遣出城险些坏得营救太子大事,太子务必重罚!”

    张中平沈建承两人面色同时剧变!

    沈建承怎么也想不到陆开会在张中平面前说出此事。

    张中平心神大震整颗心提到嗓子眼“贤弟,你说什么。。!”

    陆开依旧伏地道“大哥,其实我不是南魏节使,是荆越人,此次入城就是要营救太子回朝!”

    张中平心神为之震颤,就像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有绷断可能“怎么可能!如你是荆越人怎么能以南魏节使身份入城!”

    既然要开诚布公现在就没有隐瞒必要,只要张中平有疑问,陆开都可如实答复,陆开道“我们杀了节使,这才得以假冒身份入城”

    沈建承起始还不知道陆开为什么要行如此

    大礼,现下听他和张中平解释,这才明白想做什么,沈建承看一眼张中平,说实话他并不信任张中平,沈建承对张中平也是有所了解,沈建承的不同意上次和陆开说过。

    现下如此明说,摆明是要拉张中平进来,话都出口怎么还能收回陆开要做这样的事也没和他提前商量,心中有些责意。

    沈建承咬一咬牙轻叹一声“起吧”

    “谢太子殿下”陆开听命起身。

    张中平紧紧屏住呼吸,以一种惊诧莫名目光投在陆开和沈建承身上。

    陆开入城是来救荆越太子,简直不可思议。

    张中平想着陆开近日来令人费解举动,现下说开一切就顺理成章,张中平绷紧面色一松当下苦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说呢,你这个南魏节使为什么这么奇怪”

    张中平诚心道歉道“大哥,知道利用你不对,我也是有不得以苦衷”

    张中平苦苦在笑道“这怪不得你,怎么说也是我回头找你”

    陆开对沈建承施礼道“太子殿下,张大哥人不错值得信任”

    沈建承这回正视一眼张中平,张中平当下跪下“小的见过太子殿下”

    沈建承装作恼恨瞪一眼陆开,才对张中平道“起吧”

    “谢,太子殿下”张中平起身。

    沈建承对张中平还是不放心,是以警告道“本王如能回朝,自是不会忘记奔忙功臣,可如你要坏事谁都保不住你”

    如能救太子出城这是一份加官进爵大功劳,进爵张中平是不敢想,可要讨个体面官职应该不难,好说歹说这事如成起码比在南魏当个城吏强。

    这是翻身好机会,这事虽是要命,老话怎么说来着,富贵险中求,不冒一冒险怎么能寻得大富贵,没人愿意整日伺候人受人轻视冷眼。

    张中平罕见蓦然正色立誓道“太子殿下,小的分得清事情轻重,不会坏得太子大事”

    陆开在叮嘱一句道“大哥我的真实身份除你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张中平道“我自会守口如瓶”

    话说开沈建承道“既然是你推荐,那么本王信得过”

    沈建承在对张中平道“希望不要辜负我们信任”

    张中平激动道“定会尽心做事”

    陆开知道沈建承对张中平是什么看法,无论如何现下张中平要立功劳改变沈建承看法。

    陆开道“程明湖的事筹划差不多,现在该是想办法如何让他服药”

    张中平好奇一问“进内医署和烧药库为的全是丞相”

    陆开笑道“是

    ,能否出城丞相还是关键”

    沈建承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脸色一凝问“你想如何让丞相服药”

    陆开压低声音道“这就要想办法给程明湖做件烦心事”

    沈建承竖起耳朵道“什么事能让程明湖烦心”

    陆开故意问张中平一句“有件事些许能成,大哥,城防司是不是由丞相在管”

    积几辈子福分才能为太子办事,现下有这种福泽张中平自是有问必答,张中平道“明面上城防司是杨公天在管,可谁都知道他是丞相提拔,料想丞相如有吩咐他不敢不听”

    沈建承听出陆开话意,试探问一句“你要动城防司”

    陆开道“不能在让城防司对程明湖唯命是从,这样会造成我们出城时不便,程明湖和城防司唯一联系就是杨公天”

    张中平插句口道“说起司尉,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他”

    杨公天上次试图谋害陆开,让方温侯当场抓住,陆开也是好些日子没见人,不过陆开知道杨公天不会有什么事,现在还没听见他被撤职消息。

    陆开笑道“司尉或许是在反省呢”

    犯错的人才需要反省,犯过错的人一错在错,那会让人失去信任。

    张中平不知陆开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尉在反省因何事反省”

    陆开笑而不语,这样的事说出来反而会让沈建承为他担心“这不重要,大哥你说城防司最怕什么麻烦事”

    张中平想想道“怕的麻烦事可多了,不过要说最不愿招惹的麻烦,就是有人闹事,前年,不是,好像是去年,去年城里来个采花贼糟蹋不少姑娘,司尉那时就让我们封门,无论谁想进出都要一一细查,封门就不说了,还要挨家挨户去搜查,搜得五日什么人也没看见”

    “有些人忙活这么些天怨言就起,司尉不管这些,只想抓到采花贼,还别说那采花贼躲得五日在也按捺不住,有天夜里我们将人堵在客栈里头,谁也不敢进去,最后还是司尉去抓的”

    张中平啰嗦半天,陆开总算听明白他想说什么笑道“既然怕人闹事,那么大哥有没有办法让饥民入城”

    “饥民”张中平当然没忘常致远让饥民追的事“去过尚武门当职,那里还有些朋友,让三五个饥民入城不是难事,只是让几个饥民进来能闹什么事”

    沈建承听出陆开意思,张中平还没听明白,沈建承道“三五个饥民是闹不成事,可如三五十个,甚至更多呢”

    张中平当场一惊“让那么多饥民入城那还了得!”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