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66章 杀手

第66章 杀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道“这事还要麻烦大哥张罗,饥民来得越多越好”

    话落,陆开朝张中平使个眼色,意思是让他赶快答应。

    张中平看一眼沈建承,沈建承还在等他答复。

    张中平牙一咬“好,这事让我来办”

    雅间门让人敲了敲,陆开对沈建承张中平做个嘘的手势,门外之人轻声道“节使,小的有事禀告”

    陆开道“何事”

    门外之人道“署令有请”

    陆开道“知道了,马上就和张大哥回去”

    屋外之人听得答复起步离去。

    沈建承见陆开有事,也不好留人道“想问你是如何请得太上王留你,你要见署令这事下次在说”

    张中平听得陡地一惊“是贤弟请太上王留你的”一惊过后眼中有几分存疑,重新打量一眼道“不可能吧”

    陆开轻笑道“这事是署令帮忙,等会倒要好好谢他”

    沈建承不可思议道“是署令帮的忙”

    陆开笑了笑道“详细的事下次在说,出署时说过是过来小坐,守卫都在外面,在不走怕又要过来叫”

    沈建承起身深深吐口气叮嘱道“万事小心”

    沈建承起身离去,张中平目露钦佩看向陆开问“行呀,贤弟,不光能说动署令帮忙,太上王也请得了”

    陆开失笑道“全是署令功劳,走吧,边走边说”

    二人回到典客署,往程尉连属院过去,两人并肩而行张中平问“还有吩咐”

    陆开笑看张中平问“难道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张中平笑道“看出来了敢问贤弟一句,我要如何才能将大批饥民引进城来”

    陆开反问一句“想一下,饥民现在最需要什么”

    这有什么好想的,张中平直接答复“当然是最需要吃的”

    陆开对张中平凝笑不语。

    张中平双手一拍,眉开眼笑道“明白了!”

    陆开要确保此事万无一失,问道“真明白了”

    张中平胸有成竹道“真明白了,我会去散布消息,说城内有粮店发粮,饥民入城见粮店不发粮肯定会激怒他们闹事”

    陆开满意一笑“大哥真有你的”

    张中平不是想陪陆开去程尉连那边,得到办法张中平出门张罗,陆开刚到程尉连这边见程清婉从里面出来,程清婉亲眼见得陆开出城,现在又在典客署见到人,如何不让程清婉惊诧。

    程清婉极为诧异道“你不是出城了”

    陆开嘻嘻一笑“是出城,不过又回来,大小姐还不知道这事”

    陆开就像脱笼飞走鸟儿又重新飞回,程清婉有种失而复得喜悦,喜归喜知道不能在陆开面前展现芳心,程清婉问“怎么回来的”

    陆开笑问一句“大小姐不妨猜猜,蜀王已经让下官走,谁有能力让下官回来,而且还能奉口谕调查天德殿一事”

    如果陆开没有说奉口谕调查,这个人程清婉就算是想破脑汁也是无法猜出,能够让节使奉口谕除蜀王之外,只有一人能够如此。

    程清婉当场低呼道“是太上王!”

    陆开望她一笑“大小姐果真是女中诸葛,一猜就着”

    这哪里是她猜着,陆开早是说得清清楚楚,程清婉又是吃惊又是佩服道“没看出来,你还能说动太上王”

    陆开苦笑道“说服太上王不是下官,大小姐是亲见下官出城,下官可没有分身之术”

    程清婉一听亲见出城脸泛红晕,如她无情义怎会如此相送,程清婉幽幽看人一眼“就算不是你说服,这事肯定也是与你有关”

    陆开不在纠缠这个话题笑道“怎么样都好,既已回城就能和大小姐多相处一些日子”

    程清婉面颊一热扬眉道“又在乱说什么胡话!”

    气氛原来很好,陆开反而笑脸一收,双目直逼程清婉道“据下官所知,这次被赶出城,全拜丞相所赐!”

    这事程清婉没问过程明湖,不过从陆开怂恿程尉连带他入内医署来看,程明湖做这样的事也不为过,程清婉自是要站在爹爹这边,程清婉扬眉道“你知道家父这么做的理由!”

    陆开冷笑不答。

    见及陆开如此态度,程清婉咬牙道“你想报复家父!”

    陆开没有即刻答复脸色无奈一缓温声道“下官是奉命办事,如有什么人给下官添麻烦,下官只好想办法解决麻烦,看大小姐相送之情,这事就此作罢,只要丞相不在找下官麻烦,自是不会打扰”

    陆开连赵厚礼都能说服,如要对付程明湖,必定会给程家带来大麻烦,程清婉语声微软道“家父有时候做事,我也不赞同他手段”

    “我明白”

    徐广衡前脚刚离开,铁满堂招来一人,铁满堂道“黑七,你办事我放心,此事,事关重大不能失手”

    黑七道“是”

    铁满堂在道“小心一些不能急,目标是南魏节使,怎么做自己斟酌”

    黑七道“放心,刀出必定见血”

    杨公天的确是在反省,让人斥责反省心情都不会太好,杨公天也是人,心

    情自然不是太好,当时方温侯放人消息一下就传入程明湖耳中,这样的事程明湖不会给杨公天面子,程明湖开口杨公天不能不听,这段日子也算是十分安分没有找陆开麻烦。

    杨公天连日来十分恪尽职守,没有做什么逾越本分事情,除崇文门外其余三门总是按时巡查,虽是十分安分,那张脸并没有笑容,有些事挤压在心里只能越来越难以释怀。

    杨公天巡查各门,各门守卫皆是显得战战兢兢,生怕哪个地方做得不对让人责罚。

    尚武门守卫将昨日收得好处奉上“司尉,这是昨日常费”

    杨公天接在手上掂掂钱袋,脸是绷着的也不知是嫌少还是满意。

    钱袋揣入怀中往另外城门过去,到得宁永门,杨公天脸是绷着有些交情不错守卫,还是张口打招呼,守卫不光把昨天日常收缴费用奉上,还另有好消息守卫道“司尉,兄弟们辛苦那么些天,总算力没白出人抓到了”

    杨公天紧绷面颊这才微微有些动容“人在何处”

    守卫带杨公天见人,人关在一小屋中,被关在屋中人是华明通,华明通年约二十与杨公天亲侄年纪相仿,杨公天入屋华明通也没让人绑着,就在屋内负气坐在桌旁。

    抓到人知道守卫辛苦,守卫虽是下属,光办事无好处会显得不近人情,人情不到下次办事也不会尽力尽力。

    杨公天给得赏钱道“兄弟们辛苦,拿去分了”

    “谢司尉”守卫欢喜接赏退下

    守卫出去杨公天到桌边坐下,看得华明通目光温和道“为何要逃”

    杨公天温和相待华明通却是咬牙根道“为何不逃!为得丞相做事亲侄命都愿意搭上,不走难道留下送命”

    杨公天不怪华明通如此看待“你与小锋从乡下来投奔,离开北安能去何处”

    小锋就是杨公天侄子。

    华明通皆目瞪着杨公天道“我要回去”

    杨公天讥讽道“一事无成回去甘心吗”

    华明通气恼道“那也好过丧命!”

    华明通和小锋是自小玩伴,如此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杨公天并未动气“知道你对我很失望,小锋带你来自是让我好生照顾你们,这事是我粗心,留下,我不会在犯错”

    杨公天好言相劝,华明通也知好歹,如真要惹恼杨公天,没他好果子吃,华明通垂头闷声并不说话。

    杨公天温声在道“有些事气过就算,人活着就要为自己打算,记住一句话,没有丞相撑腰我们什么都不是”

    杨公天起身走到门旁背对华明通道“留下就和我走,门开着,不想留下就回去,不逼你”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