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69章 混入军卫所

第69章 混入军卫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就在陆开离去不久,尚武门正好关上,门刚关严,外边饥民不住猛敲狠踹,没过一会踹敲门声骤然停止,让在门内提心吊胆守卫大是愕然。

    门后守卫不知其因,城墙上守卫自是知晓,城墙上守卫跑下来通报“司尉,门外饥民走了,但是他们往宁永门方向奔去”

    饥民见着尚武门闯不入,肯定是要打其他门注意,迟迟等不到丞相应付办法,杨公天只能当机立断道“快去通报,让宁永门兄弟把门关上”

    “是”有守卫接令策马往宁永门奔袭过去。

    杨公天在道“明通和我去宁永门”

    “好”华明通将马牵来,二人上马,杨公天想起崇文门在向守卫道“快去通报方将军,让他也把门关上”

    “是”这名守卫策马而去。

    当杨公天华宁赶往宁永门时已是晚了,远远见到饥民破门而入,守卫把饥民当成暴民当场刀枪并进,杀伤不少饥民,饥民见守卫下狠手,有些操起石块来丢,有些抢过守卫兵器双方互相厮杀一起。

    宁永门虽是抢进一波饥民,杨公天知道从尚武门赶来饥民还没到,如在让那一波饥民进城局势更乱,当下上前协助守卫把门关上。

    饥民闯城之前目的还是找吃,现下闯得进来,有些人起抢夺值钱物件心思,不抢白不抢不是,事已至此还不如抢些值钱物件在偷偷出城。

    杨公天当场道“叫兄弟们集合起来,不管当值不当值的,请假的还是没请假的通通给我召集起来抓人!”

    当方温侯接到通报之时,大是惊诧没想到杨公天在尚武门和饥民发生肢体冲突,这样的事很是要命,如其他饥民听说有人被打定是会同仇敌忾,这样烈焰一涨非同小可。

    方温侯吩咐守卫关上崇文门门,守卫关门时饥民并没有和其他门那般强行闯门,饥民个个站在门外眼睁睁看着崇文门关上,饥民心里对北蜀骠骑还是有所忌惮,毕竟盛名在外,又是北蜀精骑,没人想上前找死。

    其他门被闯,有些是外来饥民,有些是本地饥民,城防司看门私下高收入城费早是怨声载道,平常也只是发发牢骚怎敢和城防司动手,积怨本来就深,现下借着此事当然是把挤压心里怨恨全都爆发出来。

    从其他门进来饥民闯入各大店铺乱抢一通,陆开和张中平还在路上走,沿途能听见远处动乱声,陆开见张中平止步“想什么呢,快走”

    张中平耳听动乱声,心中不住打鼓“这。是不是。闹得太大。。”

    张中平有如此情绪可以理解,陆开眼中锋芒一黯道“大哥虽是散布假消息,但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不想这么做,谁也无法说动他们”

    这句话是事实。

    张中平耳听阵阵骚动,大是动容道“如有无辜百姓因此丧命,那么我。岂不是。大罪人。。”

    “与大哥何干”陆开眼茫一变厉声道“从饥民变暴民是他们自己选,不是大哥替他们做选择,他们如此作为自会有人去管,现在应该集中精力去做该做的事,大哥我和你说过,有些事一旦要做就不能退出后悔”

    “我。。”

    陆开深深吁口气,硬逼人走不是办法只能把张中平心结解开“大哥说过为家人什么都愿意做,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代价”

    张中平没有吭声默立不动。

    陆开知道这场骚动来快平息也快,应付这样的事蜀王肯定会强硬镇压,见张中平不为所动,实在是没有时间和他耗着,忽而添一句道“良心不安不只你一个”

    这事出谋划策就是陆开,内心岂能比张中平好受,张中平不做他想,想的只有袁灵素,告诉自己绝不能在过苦日子,同时也不想一辈子当个让人轻视的城吏,看着陆开背影紧随而上。

    饥民闯门成暴民,暴民入城就成暴匪,抢劫珠宝玉石不说,甚至还闯入豪富之家扣人索财。

    豪富之家自有打手,打手也经不住人多。

    铁满堂在赌坊门口看见城内一片乱糟糟也是傻眼,在北安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情况,其他人如何铁满堂岂会关心,有群暴民想闯赌坊,铁满堂早是让人持刀摆开阵势严阵以待,暴民见到如此只能打消念头。

    程尉连在典客署听见外边一片闹哄哄,询问过后当感不可思议,程尉连对程明湖程清婉是心有怨言,亲人绊嘴是绊嘴血浓于水,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保护家人。

    程尉连当下聚集署内守卫道“这些恶民是要造反呀,快,随我回府!”

    其他人如何程尉连现下也管不着,只要丞相府安全无虞就行。

    就在程尉连率人前往丞相府之时,程清婉就在街上,如果不拐道就能碰见程尉连,可惜拐了道,事实上程清婉已接近典客署,拐道也不是想走冤枉了,只是暴民打砸抢烧,丫鬟和程清婉随行,为避免受到牵连,丫鬟提议改道而行。

    丫鬟俏容变色紧紧挽着程清婉前行“小姐,这是出什么事”

    这样的事程清婉怎么会有答案,现在要转头回去丞相府是来不急,典客署已是不远,肯定是要选择典客署避风头。

    程清婉面色也是惶惶不安道“不知道,别说了先到典客署在说”

    突然有七个暴民从一家药堂出来,怀中捧着大包小包,包里放的是上等人参,暴民怀参在怀并没有注意到程清婉二人,丫鬟见对街有暴民出来,赶紧拉着程清婉入巷躲一会,待暴民远去这才重新匆忙赶路。

    陆开张中平二人到军卫所外头,二人在侧对面见正门还开着,陆开皱眉道“难道崇文门没有人闯”

    张中平跟来不管先前有着什么情绪早是放下,张中平道“守崇文门的毕竟是北蜀骠骑,无论是谁想硬闯也是要掂掂自己分量”

    这话不无道理,可如崇文门相安无事军卫所就进不去,张中平在问“为什么一定要进军卫所”

    陆开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就算崇文门没人闯,门外应该也是要有守卫不是,在犹豫之时听及张中平询问,张口答复“要把骠骑重甲调换,要不然等出城时让他们拦着怎么杀得出去”

    陆开说得很表面,张中平把更深意思听明白道“骠骑重甲听说厚得很,寻常刀枪的确很难刺透,调换也好”

    陆开点头道“重甲是根据战场需要所制,如没有重弩,或是利用战马冲刺是无法伤人”

    说话当口只见门口行出三队守卫,陆开道“原来人在里面集合列队,还好没有贸然进去”

    一队守卫出门里面有人将门关上,陆开道“人都出来了,走我们从后门进去”

    军卫所后门有辆马车,车旁立着车夫,车夫人很壮实,陆开上前道“怎么只有你一个岱迁呢”

    车夫应声道“没见着人”

    “不等了,我们进去”车夫不认识张中平,既然张中平是跟着陆开来,肯定是自己人,车夫取出斗笠和乡农粗衣让二人穿戴。

    车夫也自是戴着一顶,这是一辆货车,车上放着好几个大筐,透过开格筐格能看见,不同筐里放着不同东西,有些是猪肉,有些是去毛的鸡,还有些是白菜。

    陆开张中平坐上车,车夫将马赶往军卫所后门,张中平有些担心轻声询问“就戴着斗笠,能冒充进去”

    陆开压低斗笠,将半边脸遮去回应道“军卫所正门紧闭,里面肯定没几个人,小心行事应该能蒙混过去,大哥在军卫所可有熟人”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