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79章 北府寺

第79章 北府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显得稍微犹豫道“你们说说,内医署里会不会有人和这事也有什么关系”

    张中平大是愕然道“有人这个人是谁”

    陆开摇摇头道“这就说不好”

    沈建承当下不解道“此事牵涉这么多人是不是想多了”

    岱迁赞同沈建承看法,下毒这样的事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赵宗,程明湖,吴总管,还有一位隐藏人物,下个毒不至于牵涉四人。

    岱迁道“太子说得不错,牵涉的人也实在太多”

    陆开心中没有答案,笑道“也许是我想多了”

    没有答案的事就不用在谈,陆开道“不提了,天德殿事能否查清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让程明湖服下剩余七颗药丸”

    沈建承问“怎么还想对城防司下手”

    陆开摇摇头道“闯城之事虽然是过去,无论程明湖常岳或是赵宗,一定会觉得这事很奇怪,饥荒不是北蜀第一次发生,动乱是有,但敢闯北安以前从来没有过,他们一定怀疑有人暗中策划,要不然饥民就算是饿肚子也不敢做这样的事”

    岱迁同意“现在是不好在动城防司,可除城防司之外还会有什么事能让程明湖头疼”

    陆开心有腹稿淡笑“丞相一职并非是城防司尉,城防司只是程明湖私心旁涉,不是本职,赵宗不是让他督建世安苑”

    岱迁问“世安苑那地方刚动工,屋子还没几间,你提这个做什么”

    陆开看得岱迁反应,悠然笑道“屋子的确是没有几间,你们想呀,建世安苑需要什么”

    岱迁想着建世安苑基本东西不就是土木石头花花草草,这些东西一定不是陆开关心,岱迁想到什么顿时冷汗冒出“你想打北府寺主意”

    北府寺掌管北蜀财赋支调,沈建承张中平一听脸色骤变。

    陆开看得三人反应大是好笑“打北府寺主意做什么,又不是要进去清空北蜀国库,这样的事没人能办得到”

    沈建承三人一听同时深深吁口气,岱迁没好气直瞪陆开“你真是要吓死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事都敢干”

    陆开眼波在三人面前转一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还真的什么事都敢干,算算日子各地税赋也该是转运北安”

    沈建承三人刚松弛的心一下在次提起,三人同时低呼“你要劫税赋!”

    陆开微微一笑“

    不是劫税赋,是建苑经费”

    沈建承浑身一震,这根本就是一回事,知道陆开不是开玩笑内心狂跳道“不管是税赋还建苑经费,在北府寺外!可能吗”

    陆开有这个想法自然是事先经过考量,陆开道“可能,已经计划好了”

    张中平呆呆看向陆开,陆开对他来说就好比一位垂钓人,寻常人都是等着竿沉这才知道有鱼上勾,能勾吊到一条鱼对于垂钓人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越和陆开相处,越是能感觉到他的不平凡之处,他能看见的东西不是一般人眼睛所能窥探。

    在寻常垂钓者眼中湖水是浑浊,在陆开眼中湖水是清澈,甚至能清晰无比看见在鱼钩旁有多少只鱼围勾打转。

    陆开起身,岱迁问“你要去那儿”

    陆开道“我和张大哥先回署把守卫引开,在翻后墙出来,你们备车在临街稍后”

    回署后就没有守卫跟着,守卫就在院门外看守,陆开张中平后窗翻出,到得后墙陆开轻抓张中平肩头翻墙而出。

    到得约定位置,四人同坐一车,沈建承三人目光齐溜溜落在陆开身上,沈建承位于车内主坐,岱迁坐在沈建承左边,陆开张中平二人在右,张中平凑近陆开问“我们这是要去哪”

    陆开知道车内三人都是有此疑问,陆开道“走走北府寺这条路”

    从崇文门进来一条大主道直通北安宫门,这条道三里有余,沿途自有不同店铺林立,张中平对这条路是非常熟悉,现下还是掀开右边车厢窗格帘布往外看,映入眼中是一家采芝斋。

    采芝斋并不重要,张中平目光落在匆匆从窗格路过行人,要劫建苑经费这事很要命,张中平低声道“街上人这么多,太引人注意,一旦劫车有什么退路”

    要劫经费车当然会引人注目,岱迁对这条路也不陌生,也是掀开帘布往外看,左右两边店铺并不相同,张中平看见的是采芝斋,岱迁看见的是一家酒肆,今天酒肆客人不少,想必酒肆老板今天定然是很高兴。

    岱迁目看窗外轻声道“不错,路上每双眼睛都是事后搜捕线索,众目睽睽做事怎么脱身”

    沈建承在北安一年有余,对这条路自是熟悉,不用向外看也可以想象得到外面是个什么场景,眼睛落在陆开身上轻声道“这事可要想好,光天化日做这样的事比夜探内医署更为凶险,稍有算差一步,只能当囚笼之鸟”

    陆开知道轻重也知道厉害,脸上虽是一片轻松心中却是有着无匹压力,陆开笑道“这些都想过,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事呢”

    岱迁一愣道“知道你能耐大,可街上每时每刻都有人,总不能把他们眼睛都蒙上”

    陆开肃然正色道“就是要蒙上行人眼睛”

    把街上行人眼睛都蒙上谈何容易沈建承将信将疑问“如何才能把街上行人眼睛蒙上”

    陆开眼神陡然放光说出三字“染布坊”

    崇文门这条主道就一家染布坊,陆开一说沈建承三人就能想起染布坊门铺模样,陆开看张中平道“听说这间染布坊前朝时就开了”

    在他们当中张中平是待在北安最久,有些事知道肯定多一些,张中平点头道“听说以前这条街最多的就是染坊,开始因为这赚钱嘛,染坊一家一家连着开,开得多城里人就受不了,染料会散发一股恶臭,闻得久会让人头昏眼花,那时候空气中都是染料味道”

    “有时候味道顺着风向也飘到宫内,后来太上王下令把染坊都移到城外,现在整个北安就剩下这家染坊,我听说这家染坊老板和城中不少官员是旧友”

    岱迁笑道“意料之中,要不是朝中有人,别人都移到城外,他怎么还会在城内开着”

    张中平在道“染坊虽在,从半年前开始就是空屋,铺面一直卖不出去”

    岱迁好奇道“为什么地段不是很好,应该是炙手可热才是”

    张中平显得市侩笑道“地段是好,可这染坊位置近北府寺近,也离宫门不远,你想呀那么多官员在这条路上来来去去,除非不想做生意,要想做生意哪能就这样让人空手从门前路过”

    岱迁这才明白为什么没人买,好笑道“是呀,送这个不送另外一个面子上的确是过不去,可要都送开销就不能小”

    沈建承听半天还是不明白陆开打染坊主意是什么,沈建承问“你如何能用染坊蒙住行人眼睛”

    陆开道“想要蒙住行人眼睛,就要对染坊来个大动作,最好是将染坊控制在我们手里,没有染坊就无法劫车”

    陆开还没开始劫车,这时戚英率先来拦下马车,马车忽而停下,车内之人同时警觉,因为没人吩咐车夫停车。

    戚英在车外请示道“节使可在车内”

    听见戚英声音车内余人大是紧张,陆开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一脸笑意掀帘下车,在陆开掀开帘布时,戚英能看见车内有人,但看不真切。

    陆开对戚英笑道“这么巧”

    戚英瞥车厢一眼才缓缓收回视线看向陆开,向陆开道“是否打扰节使”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