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81章 和少卿通气

第81章 和少卿通气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行空道“意外我看这不是意外”

    朱行空的话让岱迁听得也是一惊“少卿是怀疑有人放火”

    朱行空用明知故问神情看向岱迁道“你说呢”

    岱迁远看农舍一片废墟叹道“少卿能查丞相,那么丞相自然会注意少卿,没想到丞相下手这么快”

    朱行空亦是端视废墟道“没想过丞相已经注意上我”

    岱迁道“以前少卿私下查访什么也没查出来,丞相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动作”

    朱行空点头同意岱迁看法,两人身侧没有其他人,是以岱迁不怕直指程明湖,朱行空扬手让捕手上来道“好生勘察”

    捕手应声道“是”

    朱行空向岱迁道“走,找个地方好好说道说道”

    勘察现场这事岱迁也是不懂,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点头“少卿,请”

    朱行空岱迁二人启程返回大理寺,这样的事只能在大理寺商榷才最隐秘,二人还没回城就在半道,林中密林突然射来一支箭矢,箭矢落在朱行空马蹄前方。

    朱行空在前,岱迁在后两人,马匹让疾箭吓着,嘶鸣躁动,两人马术不凡利用经验将马拉住,这才不至于跌下马来。

    箭矢插在丈外,剑尾上倒挂一个小竹筒。

    岱迁策马上来与朱行空齐肩,戒备望着四处密林显得谨慎,岱迁高喝一声道“大胆贼人!胆敢暗算!有本事出来”

    朱行空听得岱迁一喝,冷笑一声突然下马,岱迁忙道“少卿小心”

    朱行空道“小心什么如有人要暗算你我,箭早往你我身上招呼”

    岱迁一想也是这理,朱行空上前将箭矢拔起取下竹筒倒出字条,字条上写着“适可而止”

    字条上就这四字,朱行空看罢将箭丢弃一旁转身上马,岱迁看着朱行空道“写着什么”

    朱行空将字条递给岱迁,岱迁摊纸一看皱眉道“丞相的警告”

    朱行空绷着张脸道“回城在说”

    “驾!”朱行空策马而去。

    岱迁深深吁口气策马后随。

    朱行空回到大理寺重重在案桌椅子上坐下,显得震怒不已,看上去程明湖警告让他很是不快,朱行空沉着张脸道“好个程明湖,连我都敢恐吓了!”

    岱迁拉张椅子来朱行空案前坐下道“少卿莫急,就算知道是丞相警告,也无法上门质询”

    道理朱行空何尝不知,愤愤不平道“我岂是会让人吓唬!”

    岱迁劝声道“警告是想让我们望而生畏,这样一来丞相也是等于坐实见过魏王”

    朱行空深有同感看一眼岱迁道“他既然出手,我们也不能让他失望,如有实证我定亲见王上!”

    朱行空生气自然是对他们有好处,朱行空越是生气岱迁越是欢喜,但也不能喜形于色是以绷着脸道“有一件事要与少卿详禀推敲”

    朱行空道“说”

    陆开既然让岱迁通气,那么这气不妨大通一翻,岱迁道“少卿知不知道,吴总管之事”

    这正说着程明湖提起吴总管这旁人作甚,朱行空顺口答道“知道,你提起吴总管做什么”

    岱迁提醒道“少卿试想,吴总管会不会死于丞相之手”

    这话倒让朱行空显得意外,朱行空问“丞相为何要杀吴总管”

    岱迁端视一眼朱行空道“听说当时是吴总管陪太上王去南魏天德殿赴宴”

    朱行空很少会让人吓坏,岱迁这句话却是把他吓得不轻。

    朱行空小心翼翼注视岱迁问“这事非同小可,有什么依据”

    岱迁岔开话道“少卿既然知道吴总管,那么肯定知道那日是谁出城换人”

    朱行空道“方将军和杨司尉”

    岱迁在问“不知少卿可知他二人武艺如何”

    朱行空细思片刻道“方将军的身手没亲眼见过,但镇守边关与敌交战,时常冲杀敌阵如入无人之境,至于杨司尉,我见过他身手,没记错的话是去年,去年城里来个采花贼,那贼厮使得一手好剑法,那时我也奉命抓捕正好见着杨司尉和采花贼交手,斗得七个回合就将人扣住”

    岱迁笑道“一个是战场猛将,一个是剑中好手,少卿信不信那些闯城饥民能在他们二人面前杀人”

    岱迁一点朱行空眼珠不由睁大一些“如是饥民下手快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凭他二人在场连个人都没抓住,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岱迁道“在我来看他们不是不想抓人,而是不能抓人”

    朱行空讶异问“为什么”

    带去笑道“杨司尉在饥民面前杀人,怎么会让方将军带人回城指正他”

    朱行空眼珠直勾勾盯着岱迁问“你怎么知道是杨司尉杀人”

    岱迁道“剑法走的是都是轻灵一路,如不是身法灵敏之人是不可能在七个回合就将人拿下,料想杨司尉当时出手肯定十分迅疾,这才让方将军措手不及无法阻止对方下手”

    朱行空沉吟片刻道“如从身手来看杨司尉是有机会下手,方将军常年征战沙场,武功路子自是大刀阔斧,轻刀轻剑可劈不开敌人铠甲,善用大刀阔府路子的人自是显得笨重一些”

    朱行空

    目光一抖直视岱迁道“你的意思是。是丞相让杨司尉杀人!”

    在典客署,陆开张中平在屋内茶桌就坐,张中平倒杯热茶给陆开问“想买下染坊”

    要想完全控制染坊最好办法当然是买下比较妥当,陆开吹吹茶温轻轻抿一口道“嗯,买下染坊开销虽是不少,值”

    张中平也帮自己倒杯茶后“听说染坊东家已经回乡,他在北府寺有熟人,这个人是谁我以前倒没留意,如果想知道的话那要进北府寺打听”

    陆开也是为这事反愁,陆开道“我知道,就是在想由谁出面合适”

    张中平点头道“如要买小门小面我倒可以出面,可染坊嘛太大,如我出面谁能相信”

    陆开也想过让张中平出面,可他只是一个城吏就算不吃不喝也是买不起染坊。

    张中平忽道“既然我不能去,只能找个人”

    陆开点头道“目前来看只能是这样”

    张中平顺口问道“贤弟,你买染坊是为夺车后将车藏在染坊里”

    陆开淡笑“可以这么说”

    这事可不保险,张中平道“这不行吧,染坊虽大马车也不小,人要进去一查哪里藏得住”

    张中平既然能想到这事不保险,陆开岂能想不到笑道“我说的是可以这么说,并没有说要真的藏在里面,那只是一个暂时掩人耳目地方”

    张中平听不明白“暂时暂时是多久”

    陆开计算过要做的事,也计算过需要时间,陆开道“估计最多半个或是以个时辰就能让车在染坊里凭空消失”

    “凭空消失”张中平没想到陆开会这样回答,大为好奇道“这么大马车怎么能凭空消失,难不成要挖洞将车藏住”

    陆开失笑道“那要挖多大的洞才能藏住马车,过两日就是拨款时间,现在挖洞怕是来不急”

    张中平在想了想道“不挖洞难到染坊有一间大暗室”

    陆开好笑道“有没有暗室外人岂能知道,要问染坊东家,东家已经回乡现在要问只怕也是晚了”

    张中平脚在抖似乎按捺不住想要知道答案,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神态追问“既不挖洞藏着,染坊也没暗室,那么马车如何才能凭空消失”

    陆开谐趣一笑道“原本还想告诉大哥,看大哥这么想知道,决定不说了”

    张中平没好气瞪一眼陆开。

    陆开微微笑道“这个办法,不需要做出挖洞那么大声响,也用不着做间暗室藏车,力气是要费些,只是比挖洞轻松不少,不说了,大哥和我一起去吃个便饭,然后在到染坊看看环境如何”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