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82章 有人买了

第82章 有人买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张中平捋捋肚皮道“吃就吃吧,我也是饿了”

    两人出屋,走到院内张中平补问一句“既然都想到办法,为什么要还去染坊看环境”

    陆开徐笑“办法是有,还得熟悉环境不是,买前去染坊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买之后是不能在去”

    张中平没往这一层想过,当下恍然大悟道“对对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还是贤弟思虑周全”

    两人过院刚到院门处戚英迎面站定,人既在院门那就是说来找陆开,戚英看得陆开张中平像是要出去,戚英问“节使真是贵人事忙,才刚回来又要出去”

    戚英如同狗皮膏药般贴身,陆开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陆开暗示戚英“司尉近来事多,应该多加陪护才是,没事的话就不必老往这跑”

    为救陆开戚英可以说是和杨公天撕破脸,现在哪里敢往杨公天身上靠,杨公天敢杀节使,杀他自是不在话下。

    陆开明明知道戚英不能回杨公天身边,还是故意这么说,这样来看的确是要做一些什么事,不想有人打扰。

    戚英是明白人,陆开越是拒之门外,越是说明心中有鬼,戚英道“我和司尉如何节使很是清楚,废话不必说,为你挺身而出,如今如此相待不免让人寒心,有什么吩咐可以同心协力,我岂能坏你好事”

    从戚英这翻话可以听出,他是认定魏王有什么密事吩咐陆开做,如这事能成他也就等于立功,戚英是魏王探子,可没人愿意一辈子留在北蜀打听消息。

    陆开隐晦道“有些事人多嘴杂,如需要帮助自会开口”

    戚英冷笑看一眼张中平道“信他不信我,还说人多嘴杂节使真的很奇怪”

    陆开岂能不知道在戚英眼里自己很奇怪,他是南魏朝节使有事自然要和戚英这个探子商量不是,现在却是处处避他,怎么不让他起疑心。

    沈建承余人不愿和戚英公事,陆开又能怎么做,只能拖延道“现在还用不上你,日后定会劳烦”

    “日后”戚英一听旋即冷冷在看陆开“日后是何时三五日,三五年节使以为敷衍就能将我打发走”

    陆开道“不是敷衍,日后定会劳烦”

    戚英揣摩陆开两眼,似乎摸出心思,脸色一沉道“没想到节使如此忘恩负义,是不是以为司尉与我有隔阂,就在等着司尉对付我又或者你嫌我碍事想一个人把功劳全挣了节使不会是有对付我心思”

    陆开不能漠不

    做声“想多了”

    戚英眉目一冷在道“我有没有想多不打紧,最要紧的是节使不要心存害人之心,你懂我,我懂你,如我要出什么事的话。。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希望不会有那一刻,否则我也无法保证。会不会说出一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陆开还想着让杨公天对付戚英,现下戚英这么说,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如果戚英和杨公天乱说什么那么谁都别想从北安出去。

    陆开神色大为紧绷,戚英见得威胁有效在问“怎么样节使想和我说实话了”

    陆开没说实话也没说假话,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对抗,嘴闭得紧一双眼睛与戚英锋芒相对,戚英不笨有些话说尽,对方自要一些时间考虑,在说戚英也要花点心思除去杨公天疑心。

    杨公天毕竟也只是怀疑,并没有任何实证,可这事就他们二人知道,除戚英去通风报信外,杨公天实在是没有别的设想,方温候为什么会知道这事。

    戚英消失数日并不是躲人,而是在思虑如何让自己和这事撇清关系。

    戚英离开一步一步慢慢远离陆开,张中平在一旁从一开始就默不作声,直到看不见戚英,这才莫名心惊开口“怎么办”

    怎么办这三个字也是烦绕陆开心头“还想让杨公天对付他,现在这事是不能在做,相反如果可以我倒希望杨公天忘记这事,他不会,戚英实在是没有理由背叛他,如果杨公天没有答案那么就会追究,有些事如果追究深了,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张中平点头“如果杨公天找到他为什么背叛的答案,当他知道这一点时,贤弟身份就瞒不住”

    陆开如同站在刀口边道“我知道,戚英想找我合作,现在主动权还是在我手上,现在我们敌人不是戚英,他现在只是小麻烦,杨公天现在成我们大麻烦”

    张中平脸色一片煞白,眉头紧皱勉强张口道“无论是大麻烦,还是小麻烦如果不想办法解决的话,我们将是死路一条”

    “如果放任杨公天追查下去,的确是死路一条,但不是今天,现在还有事情要做”陆开起步而行。

    现在典客署守卫和张中平形成一种默契,只要张中平跟着陆开,守卫就不会在后跟随,以前只是照看节使安全,现在节使奉命调查赵厚礼中毒一事,这事牵连后果实在是不想参与进去,如有机会不跟人自是乐意,如外出有什么事自是由张中平承担,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陆开张中平二人步行上接,如坐马车出行

    实在是太过惹眼,二人步行来到染坊外,

    门只是掩着,张中平并没有注意将门推开道“进去吧”

    陆开皱眉问“门为什么是掩着”

    张中平先前也就是顺手就推,没注意这个问题,陆开一说张中平惊讶道“是呀,这门为什么是掩着,虽说染坊不做生意,可也得把门关实不是”

    门既然已开,心有疑虑也要进去,陆开道“进去看看”

    二人步入门内,门里是个院子,院中有四个相连一起染池,染池不算深差不多就到膝盖位置,当然现在染池里没有染水,一入院就能闻到染味,染味很是刺鼻,毕竟停工已久味道虽是刺鼻还不算太重。

    味道虽然不算太重,人和人不一样,陆开还能接受张中平不行,味道一入鼻张中平搓搓鼻道“哇,这味道够呛,那些染工每日都要开工三个时辰,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受得住这味道”

    染池对面还摆着不少空缸,空缸很大能藏住二人,陆开为那些染工叹息,知道染工干活不容易“如不是碍于生计,谁愿意做这样的活,走,进内院看看”

    进得内院味道淡了不少,内院左边墙角有些杂乱工具摆放,曲尺,墨斗,刨子,钻子,凿子,长梯,大小斧等等。

    这些东西皆是工匠营活工具,陆开当场大奇“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在这里”

    话音刚落,染坊前堂走出一人问“哎,你们是干什么的”

    二人没想过会有人在此,张中平当下道“你又是干什么的”

    这人还没答,陆开经过种种提示率先道“你是整修染坊工匠”

    这人的确是工匠。

    这人道“是呀,我是整修木匠,泥工们都在里屋歇着,过两天还要在外边架竿整修,不是,我干嘛要和你们说这么多,你们是谁呀”

    有木匠有泥工在这里住着,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陆开心中暗叫来晚一步,极不情愿问一句“染坊有人买下了”

    木匠好笑道“你这话问得,没人买下谁出钱整修,不管你们是谁,没事出去,过会我们要干活”

    陆开张中平二人只能出去,张中平还没走两步心中着急,急切问一句“怎么办,这里有人买了”

    陆开深深沉下眉头道“怎么会突然就有人买了”

    张中平在道“那么事就办不成了能不能换个地方”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