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94章 让人顶替

第94章 让人顶替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戚英阐述非常清楚,陆开听得十分明白,万万想不到戚英知道如此透彻,陆开小心翼翼端视戚英“你想如何”

    戚英淡淡一笑道“我想如何已经说过,有功劳一起赚,不想一辈子在北蜀当探子”

    陆开没有答复,眼睛盯着茶杯似乎在盘算什么,戚英见得陆开如此在添句话道“别想了,不要在对我耍小聪明,出卖司尉的人已经抓到”

    陆开显得意外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是谁”

    戚英缓缓喝得口茶,不动声色答复“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去问司尉”

    戚英面色不像说谎,既然这样说肯定不会有假,戚英现在就等同于把刀架在脖颈,不管沈建承岱迁喜不喜欢,这次陆开都不能不答应。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不过陆开还是提出一个条件“要入伙可以,但是什么都不能多问,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戚英笑道“就这么定了!”

    戚英知道如此逼迫,陆开心里肯定是不舒服,这样关系要想办法修缮日后也好方便一起做事,戚英道“你信我,那么我也不会找你麻烦,这点可以向你证明”

    陆开早前想拉戚英进来,既然如此那是有应付他的办法,戚英这么说陆开倒是有些好奇道“证明你想证明什么”

    戚英笑道“既然要合作,怎么的也要出一份力不是,我和常公子关系不错,可以和他说一声,染坊修缮之事可以帮他多加照看,这样也免得他多来染坊走动”

    陆开没想过戚英居然会认识常致远,陆开道“你认识常公子”

    戚英想起常致远淡淡一笑道“常公子为人热情,在北安有很多朋友,我嘛也算其中一个”

    这话陆开相信,常致远和张中平这样城吏都可以同桌吃东西,能够结交到戚英也不会显得奇怪,戚英主动请缨事实上是替陆开解决一件操心事。

    按照设想在日落前可以把钱珠玉石藏在墙里,同时也和张中平说过,让马车在染坊消失大约需要一个时辰,可此事比他预料的进展还要快,进展快对他们来说当然是有利,同时也是说明一件事情,想的和做的是两码事。

    让马车在染坊消失这事是进展快,砌墙藏宝这样的事快不了,从约莫早茶这段时间到日落,当中相隔五个时辰,在五个时辰里如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时间是不够的。

    如果戚英能在常致远那里把这事揽下来,这也就等同于把染坊控制在自己手中,

    如此一来就和当初想买染坊掌控一样,只是没想到要控制染坊要经过戚英的手。

    戚英敢开这个口这也就是说有办法让常致远同意,既然有这个能耐陆开也不能把它往外推“常公子如能把整修之事交你处理,这是求之不得的事”

    戚英起身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见常公子”

    陆开道“这个不急,张大哥现在拖着常公子,你晚点在去”

    戚英既然要帮忙,陆开怎么也要交一交心,实话不能多说,总不能不说。

    听得陆开这样一说,戚英这才知道张中平当时离去原来是去见常致远,戚英笑道“原来他那个时候是去见常公子,还想着他会去哪里”

    戚英连那时候的事都知道,这就说明跟踪他们时间不短,陆开略一思衬道“从我们出典客署你就跟着了”

    陆开既然猜出戚英没有隐瞒必要,满眼笑意道“也不是特意来跟着你们,只是碰巧”

    碰不碰巧现在无关紧要,陆开不在接话。

    戚英人已起身也懒得在坐下“拖住人就是为在染坊做事,事情都做了,也没必要在拖着人,拖得久了不免会让常公子觉得奇怪,他们在何处吃早点”

    陆开并没有和戚英说过,他是吩咐张中平以早点名义拖住人,没说戚英已经猜出,不过这也不难猜,一大早的除得这个由头,还能找什么理由。

    陆开是让张中平以早点名义拖住人,可并没有说指定要去那家茶楼,现在也是不知道他们在何处吃早点,陆开视线落在戚英身上“我不知道人在哪里,你不是和常公子关系不错,去他常去的地方就是”

    戚英点头道“我去找找”刚要出门见得一守卫匆匆过来,陆开见得守卫上门肯定是有事,问“何事”

    守卫向陆开告一声歉道“小的见过节使,来找戚英兄弟有点事”

    戚英诧异道“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节使这里”

    守卫道“署内兄弟见你进来,能否借一步说话”

    陆开稳稳当当坐着,这是他的屋子总不能让他回避,戚英想着现在最好表现出一副诚心待人模样,不能在让陆开对他多想,在说守卫来找能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工作上的事。

    戚英坦荡道“借什么一步,节使不是外人,有话就在这里说”

    守卫看陆开一眼犹豫片刻,戚英既然这样说他还能说什么,守卫道“蒋兄弟让你帮帮他!”

    戚英脸色忽沉没有想到守卫是为蒋全的事来,戚英感到反应不妥,当下换一张无可奈何神色叹口气道“那日你们也见到,我和司尉求过情,此事已是无能为力”

    守卫看上去和蒋全关系不错,见得戚英断然拒绝当下急道“这事你要多想想办法,蒋全是被冤枉的!”

    戚英厉声反问道“冤枉,你如何知道他是被冤枉的”

    守卫恳切求道“蒋全不是这样的人”

    戚英道“我也不信他是这样的人,玉佩是在他屋内找到,证据确凿你要和怎么和司尉说”

    这事陆开如果没有听见,倒也不会上心,守卫和戚英对话没头没尾,一时半会也听不出什么,陆开好奇问道“蒋全好像听过这名字,他怎么了”

    戚英不帮忙,见得节使开口,守卫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正要答复。

    戚英不能让陆开参与这件事,率先开口堵住守卫话头,戚英道“蒋全让方将军收买出卖司尉,他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人赃并获,节使不是北安人,不要掺和此事”

    戚英如此一提陆开脸色刷的大变,戚英和他提过一句,说是出卖杨公天的人抓住,原来人是这么抓住,陆开就是此事当事人,谁出卖杨公天,蒋全是不是受到冤枉,没人比陆开更为清楚。

    陆开万万没想到,他是找了替死鬼,陆开不认识蒋全,也不知道人品如何,只是如此栽赃陷害不是让人无辜冤死目色一冷直视戚英道“都是城防司兄弟,蒋全如是有冤,就该详细查明!”

    陆开这么说守卫当下一喜“节使说得是”

    守卫高兴,戚英可没一点高兴样子,眼珠阴沉沉看向陆开“我的话节使莫非没听见说过人赃并获,如此证据确凿,节使当真要为他出面!蒋全也是我好兄弟,如不是他这么不争气,怎么会不保他!节使来北安意在谈和,莫要树敌!”

    戚英口中的树敌,指的是杨公天,在陆开耳中戚英指的是自己,对于陆开来说,蒋全只是一个陌生人,为得一个陌生人和戚英为敌值得吗

    当然不值得,陆开权轻厉害违心吁口气对守卫道“我毕竟是外朝人,这样的事的确管不了,北安的事北安人管”

    听得陆开这么说,那是代表不打算在追究,戚英心中大松口气,借着话题赶紧对守卫道“行了,别打扰节使,我们到外边说”

    戚英和闷闷不乐守卫离开,陆开坐着不动目光如针盯着二人渐渐远去背影。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