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97章 专注

第97章 专注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同样的话杨公天听得两遍,看一眼程明湖,程明湖问“那樵夫呢”

    陈叔道“守卫赔钱后,人早就走啦”

    程明湖在问“你可认识那樵夫”

    陈叔摇摇头道“不认得”

    程明湖当下不在相问,往染坊方向走去,杨公天让谢文驱散人群,跟上程明湖。

    杨公天在程明湖身旁试问一句“丞相觉得如何是人为还是意外”

    程昌泰也说不好“难说,如是人为的话,什么人能把事情算得这么准怎么能刚好算到漆碗就打在马颈上”

    杨公天点点头“既然这事是意外,那么是马车脱离守卫视线后有人临时起意”

    程明湖冷笑道“临时起意,又怎么能变出一摸一样款箱来”

    杨公天咬牙切齿道“那么就不是意外了”

    程明湖目视前方染坊拐角道“不知道呀,不知道,如是人为那么这个人的心思也太可怕,走,去前面看看”

    程明湖杨公天二人走到染坊外头,染坊大门敞开,程明湖站在外边看近里面一眼,里面有工匠忙活身影,如是染坊大门紧闭肯定是要进去看看。

    现在程明湖没有进去意思“盘问好谢文邻舍口供,在让人进染坊问问,看看有没有人看见什么”

    “是,丞相”

    程明湖视线落在杨公天身上问“如是你劫款车,会在何处偷龙转凤”

    杨公天看了看周围环境道“从谢文那看不见拐角这里染坊,这里都是屋舍后墙,如要是我劫车,我会利用染坊偷龙转凤”

    程明湖也是想到这个道“我也是这么想,可你看染坊里面工匠”

    杨公天视线看向门内,门内工匠如常做活,从肢体来看没有显得紧张,从感觉上看也没有装模作样,丝毫看不出一点心虚样子。

    如是他们劫款车,那么心气也未免太镇定。

    没人做下这么大的事情之后,还能如此镇定。

    杨公天没有看出一点值得奇怪之处“那么就不是在这里”

    程明湖道“搜,把附近可疑之处给我彻彻底底搜一遍!”

    能骗过程明湖杨公天眼力和感觉,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同时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工匠做到了,陆开找来的人,怎么可能会简简单单就让程明湖杨公天一眼看破。

    陆开见过赵厚礼回到典客署,刚入署门听见门卫闲聊,陆开是入了门,靠在门内墙侧偷听门外守卫说话。

    一守

    卫道“听说了吗,蒋全被司尉遣走回乡”

    另外守卫愤愤不平道“蒋全这人做事也真是不地道,居然收方将军贿赂出卖司尉,司尉也是大人大量,只是遣走他,要换了是我,我就。。”

    先前守卫脸色一紧“你就什么。。!”

    守卫愤愤不平脸色一收,苦笑道“没什么,我。我能做什么”

    “谅你也不敢有害人之心”

    先前守卫在道“都说蒋全出卖司尉,可他在什么事上出卖司尉”

    另外守卫也是不解道“这事我也不清楚,也就知道蒋全出卖”

    陆开没有在偷听下去,蒋全会在什么事上出卖杨公天,杨公天又怎么会让其他人知道,陆开知道杨公天不会这么好心遣人回乡,让方温候撞破在让丞相责骂,这口气不出心里怎么会舒服。

    遣人回乡只是一个说头,蒋全多半已是命丧黄泉,陆开没有见过蒋全,也不知道他高矮胖瘦,戚英把蒋全推出去,这事怎么说都和陆开有关。

    陆开只觉又牵连一个无辜人丧命,眉目间尽是沉痛,回到院中见得屋内又有一人,只是这个人现下不是戚英,是张中平,没想到张中平回来比他还快。

    见得张中平,陆开问一句“事情和岱迁说了”

    张中平道“说了,我走时他还没走,说是有些事情叮嘱工匠,叮嘱完就走”

    陆开苦笑道“你和他说这事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

    张中平想起当时岱迁神情,也是苦笑“开始是很不理解,最后还能怎么样,只能接受”

    陆开看一眼张中平,想必张中平也是知道蒋全的事问“蒋全的事你也知道了”

    不提还好,陆开一提张中平满腹疑问“你也听说了这事我也知道,虽和他不太熟,和他喝过几次酒对他还是有些了解,在我看来蒋全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他没这个胆子,要他自己肯定不敢干,也许是枕边风听多了,毕竟美人关难过是不是”

    “美人关”陆开反问一句。

    张中平道“你不知道呀,呃,蒋全有个相好,叫李芳婷,她是李延妹子,蒋全和李芳婷早就偷偷好上”

    “李延名字很熟悉在哪里听过”陆开皱眉细思。

    陆开记忆力不错,思衬片刻脑中一闪,登时想起内医署那夜,正是这个李延送他回署,心道“原来他就是李延”

    听得张中平如此阐述,陆开才知戚英为什么要找蒋全做替死鬼,因为蒋全是最佳人选,

    陆开道“戚英很会选人,蒋全这个替死鬼名正言顺”

    张中平吓一跳追问“替死鬼说是回乡了呀”

    陆开冷笑道“大哥亲眼见人出城了”

    张中平楞得片刻道“只是听说他回乡,没亲眼见到人出城”

    陆开道“这不就是了”顿了一顿在道“不是和大哥说过,戚英帮过我”

    那日张中平沈建承四人同坐马车,走得一趟北府寺路线,路上被戚英撞见,在那个时候提过一句,张中平道“嗯,说过这事”

    陆开道“杨公天在追究出卖他的人,戚英为得自保,就把蒋全推出来”

    张中平咬牙气道“这也太可恨了!”

    陆开当下显得自责道“蒋全,我原本可以帮他”

    张中平叹得口气道“戚英既然选蒋全做替死鬼,那么肯定是把什么都算计好了,能怎么帮他”

    陆开对自己选择很是失望,“不管如何算计,只要我和杨公天实话实话,他就什么也算计不了”

    张中平是和蒋全喝过酒,毕竟没有深交,他是个怎么结局张中平爱莫能助,张中平和陆开交情怎么说都比蒋全深,张中平道“事已至此,就别在多想,你都不认识他,何必为他出这个头”

    陆开摇头自责莫深道“戚英为得自保,也是因为在杨公天剑下救我,怎么说他出事都是因为我,大哥,难道要坦然接受,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张中平知道陆开做事前肯定是有思虑,既然已经选还有什么好后悔,他选择留下帮陆开就没后悔过。

    张中平道“既然没有和司尉实话实话,肯定是有所顾忌”

    陆开当然是有所顾虑,出卖戚英也是等于把自己推上风头浪尖,叹口气道“是有所顾忌,如果和杨公天说实话,戚英肯定会在杨公天灭他口前,说出不利于我们的话出来,就是怕惹麻烦才没帮他”

    张中平理解陆开纠结,毕竟是条人命“虽说谁的命不是命,但是,那是太子殿下,蒋全怎么能比”

    为救沈建承就能将别人性命视如草芥有些事是很难从孰轻孰重来判断,良心关和美人关一样,都很难能从从容容踏过去。

    陆开道“太子说过,救他出去,肯定会牵连无辜之人丧命,这就是要救人代价”

    这样的事本来就很难相劝,能劝这么多,也是实属不容易,张中平道“大哥嘴笨,不知怎么劝你才能你舒服些,但是救太子出去才是重中之中,这不就是来北安的目的,你和我说过做事要专注不是吗现在就需要专注,老话不是说得好,人生如行棋,一招走错满盘皆输”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