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01章 自己解决

第101章 自己解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戚英话都说到这份上,也知道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哪里还能把他当外人,陈庆昌正要说话,只听杨公天道“戚英”

    戚英背对杨公天,杨公天在门外没有进来,杨公天频繁过来染坊让戚英大为不安,转身赶紧迎上去“司尉怎么来了”

    两人就在门旁说话,杨公天直视戚英那张让他寒心的脸问“你在干什么”

    戚英顿然警觉,脸上却是失笑道“司尉不是知道我来帮常公子监工,既然监工当然是监护他们干活”

    杨公天直视戚英,眼前这个戚英让他觉得十分陌生,杨公天打算说出实话,看看戚英有什么反应。

    杨公天道“蒋全醒了,说那玉佩不是他的”

    戚英也是听说蒋全遣走回乡的事,不管是回乡还是找个由头杀人灭口,无论是哪一样这事起码算是过去了。

    杨公天现下说人醒了,醒了就不是死人,死人怎么会醒。

    杨公天没对蒋全灭口,这让他大是出乎意料,有些事要装就要装到底,眼中有些期待与杨公天眼茫对视“司尉有此一问,那么是对此事有些疑问我也不信这事是蒋全做,既有疑问就该查明,也好还他一个清白”

    戚英眼中期待是做给杨公天看,如事有转机那么戚英的好兄弟蒋全就会有转机。

    现下杨公天不会对戚英反应在轻易做下判断,杨公天道“你的意思是,你有可能是查错”

    戚英猜不出来杨公天心中是有什么想法,但要找个台阶给自己下,戚英道“我确信没查错,当我发现蒋全有那玉佩时,也不敢相信,只是私下调查毕竟一人智短,司尉可是有什么别的看法可千万别让我害了蒋全兄弟”

    好个戚英,一句智短查错就想推脱一干二净。

    杨公天毕竟也没有证据不是,眼茫直勾勾盯着戚英道“和蒋全谈过,说是你陷害他!”

    戚英登时一楞道“我陷害他,这事从何说起”

    杨公天眼睛如同漆胶黏着戚英眼珠道“这事还没来得急问,我让他回典客署,有些事会问个清楚,但有一点已经确定,我们二人在后园那夜,蒋全不在馆内”

    关于这一点戚英惊得说不出话,唇动数次这才发声道“他不在典客署值夜人不在会去哪里”

    杨公天道“蒋全偷跑出去见李芳婷,他知道我对擅离职守是个什么惩罚,是以出去时没人知道”

    戚英笑了,这个笑容比八十岁老头笑得还要难看,人不署内偷听这个罪名就不成立,那么

    玉佩就不是方温候给的,玉佩是让蒋全落实罪名物件,现在却是最大疑点。

    蒋全没有替方温候打探消息,那么这个玉佩又是谁给他的

    戚英隐隐觉得自己是杨公天眼中最大嫌疑人,强行挤笑道“这么说蒋全是无辜的,这可太好了,司尉心思细腻看出末节,还好没因为我错误就让蒋全兄弟蒙冤,不过那玉佩是怎么回事蒋全兄弟如不是让人收买,玉佩又是从何而来”

    戚英死死咬住玉佩,是想让杨公天注意力集中在玉佩上。

    杨公天并没有让戚英误导,冷看人道“昨日你为蒋全想偷偷离开,让我以为你是想保人,可今天你却是有闲心来帮常公子照看整修之事想保护的兄弟命在旦夕,还有闲心帮常公子管这闲事,戚英你有很大的问题,如果让我知道你怀着什么怀心思,你就好自为之”

    戚英脸很臭,是臭得不能在臭那一种臭脸,自己悉心布置,没想到付之东流,实在是没想到,蒋全会在那夜偷偷溜出典客署私会情人。

    蒋全和他原本是无话不说,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就没和他说实话,但是也怪自己没想到这层事情。

    戚英想拿蒋全和李芳婷之间关系诬陷,没想到蒋全也是拿这层关系反将一军。

    杨公天对戚英有疑心,现在戚英处境不妙了。

    杨公天早是走远,戚英还是凝立不动,盘思片刻不在染坊停留,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照看款钱之事,还是自己小命要紧。

    戚英当下也是回典客署,在半道上见着杨公天身影,从路线上看杨公天也是要回典客署,杨公天走的是大路,戚英饶小路比杨公天先一步回典客署。

    戚英回典客署是想见陆开,陆开就在署内。

    张中平没有和陆开在一起,陆开吩咐张中平前去染坊,让他把戚英的事告诉陈庆昌,只是张中平这是要白跑一趟,戚英和陈庆昌说他们自己人,此行当然是白跑。

    戚英入屋当下将门关上,来到陆开面前惴惴不安道“不好,蒋全的事杨公天存疑,他开始怀疑是我做得手脚”

    陆开冷看戚英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杨公天岂是能那么容易蒙骗”

    陆开这话似乎是有看笑话意思,戚英道“节使!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真要看我落水!”

    戚英行径让杨公天看破,陆开心中大是解气“害人之心不可有,你将人害了,老天爷自会找你算账”

    戚英看陆开有置之不理样子“我害谁了,蒋全还没死”

    “人还没死”陆开显得出乎意料看人。

    戚英道“没有,如人死了,就不用急匆匆来见你”

    蒋全没事总算是没有牵连无辜,陆开暗中也是松得口气,陆开爱莫能助和戚英对视“你要做这种事情之前应该和我商量,事情都做了,尾巴也让人看出,如何能够帮你”

    陆开这话是废话,以之前他们那样关系,怎么可能会把这样的事情告诉他,就算和陆开说,陆开也不会帮他出谋划策。

    戚英冷笑道“这么说是不想帮我了”

    陆开反问一句“怎么帮”

    戚英眼中爆出一道寒芒,直射在陆开脸上“我如出事,染坊的事就在也不是秘密!”

    陆开微微一笑道“染坊的事染坊什么事染坊有事与我有关染坊东家是常公子,不是我”

    戚英话头顿时让陆开呛住,是呀,东家是常致远戚英如想公之于众,抢款钱的人自然是常致远和陆开一丁点关系也没有。

    戚英脸色已是一片煞白,眉头紧皱如同遭受一击重创“染坊东家是常公子,可那些工匠总是你的人”

    陆开不为所动道“想要鱼死网破不妨试试,看看司尉是信你抓人快还是我送人出城快”

    戚英一脸凝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陆开看得看戚英道“知道为什么不愿拉你入伙那是因为你小心思很多,不是我想至你与死地,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把这事解决,这条船还是有你位置,不能让你坏魏王好事”

    戚英深深看得陆开一眼,并不知道魏王吩咐陆开来北安做什么,但这事一定不是小事,如能入伙办事回去之后高官厚禄是少不了。

    戚英想要掺和进来,自然是要把自己麻烦解决在说。

    陆开还想让戚英回来,只在给戚英一份希望,可不是真的想让戚英和他们一起鱼死网破。

    给戚英一份希望这事又不费劲,只是动一动嘴皮子,这样的事陆开当然要做。

    戚英沉思片刻道“这事是我惹的,应该是由我来解决”

    如戚英有办法解决就不必在来找陆开,陆开不知戚英是不是找到什么好办法,提醒一句道“接下来不管你要做什么,三思而行,我是不能帮你,但北安不是还有其他人可以找他们帮帮忙”

    北安里当然不止戚英一个探子,陆开故意提起是想看看北安里有多少个探子。

    戚英道“这事不用你操心,告辞”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