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03章 心里话

第103章 心里话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杨公天的话戚英听在耳中,如果不是故意让戚英听见,用不着如此扬声出口。

    戚英知道从现在开始,他在杨公天面前是彻底失宠。

    杨公天在见蒋全,戚英不能进去打扰,人在正厅门外阶下候着。

    约莫一盏茶时间蒋全从正厅出来,戚英在一旁语气友好叫住他“蒋全”

    蒋全看一眼戚英迟疑片刻向他走去,戚英领着蒋全到偏静处才道“司尉和你说什么了”

    蒋全冷冷盯着戚英并不说话。

    戚英一楞看向蒋全问“怎么不说话”

    蒋全见戚英显得满脸无辜,还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样子,见得如此神情,蒋全气就不打一处上来起得颇大反应道“还有脸找我说话!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暗中陷害我”

    戚英“涵养”十足,并没有让蒋全激怒或是无话可说,显得惊诧道“我何时陷害你了”

    蒋全脸上带着几分怒色看着戚英“还装什么,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是故意将我灌醉,才好把玉佩藏在我家”

    戚英依旧死扛道“你想多了,我。”

    蒋全截话道“不要跟我解释,我们交情到此为止,碰上也好,有些事可以提前告诉你,司尉明天会和其他兄弟打招呼,你以前管的事现在由我来管”

    戚英道“你真的误会,就算我想陷害,哪来的钱买那玉佩”

    蒋全冷笑一声“以为我不知道,每次去收铁满堂孝敬钱都偷偷暗藏一份在四年里你收多少钱不用说一块玉佩,十块八块你都买得起”

    戚英一张脸静如死皮,显得死气沉沉“司尉也是这么认为”

    蒋全道“用不着替司尉传话,扣不扣钱难道司尉不知道”

    蒋全该说的已经说了,人刚转身却在回身道“念在朋友一场份上,司尉没赶你走,我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不在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找你麻烦”

    戚英面如寒霜看着蒋全道“可以呀,敢和我蹬鼻子上脸了”

    既然已经撕脸,已经不需要在顾忌什么,蒋全眼中一股寒芒射出“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别给脸不要脸”

    话落人走,蒋全远远离去。

    心有疑问是件很让人烦心的事,疑问来源往往是由于不信任,不信任也往往会造成很多不愉快事情发生,比如信任度较低夫妻,往往会怀疑对方是否在外偷人,有些初识生意伙伴,也在怀疑对方是否诚实。

    程清婉疑心与偷人或是诚心无关,在意的是陆开

    味道,心有疑问不把事情弄个清楚怎么会睡得着。

    丞相府十来个下人通通集中在院中,下人排列二行听候差遣。

    程清婉那日和丫鬟闻得不少香料,最终确定陆开味道是石斛香料。

    什么人会用石斛香料,程清婉丫鬟不知道也不清楚,是以召来下人相问。

    石斛香料味道下人皆是闻过。

    姓赵下人道“小姐,丞相府和其他大人府邸都没用过石斛香料”

    丞相府用不用石斛程清婉当然清楚,可这下人怎么知道其他大人府邸不用,程清婉纳罕看家丁询问“你怎么知道其他大人府邸不用”

    姓赵下人有所依据在道“小姐来丞相府前,在香料店干过活,就是尚武门那家一品香,在北安来来往往送货都是小的,无论是大户人家还是官家都不用石斛香料”

    既然在一品香干过活,那么家丁的话程清婉不得不信,一品香是北安最大香料店,可以说大半个北安人都去一品香买过香料。

    程清婉听家丁言中有物当下在问“那么有什么样的人会买石斛香料”

    下人想了想不敢胡说,想着以往经历如实答复“小姐,小的在一品香做过三年,刚开始去时还有石斛香料卖,第二年已经不卖石斛香料”

    程清婉好奇问“不卖了为什么”

    姓赵下人道“便宜呀,当中利润不高,石斛香料都是小摊或是小香料店混合着卖,常买石斛香料的有三种人,一种是卖鱼的,一种是染坊的,另外一种是挑粪的”

    程清婉不解在问“卖鱼身上会染上鱼腥,他们买香料熏衣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染坊和挑粪买香料做什么”

    下人道“小姐,染坊和挑粪买香料不是为熏衣,是熏那面巾”

    程清婉一听这才恍悟,可这三种活和陆开根本就搭不上边,听得答复,可似乎不是想要答案。

    程清婉在问“除这三种人外,还有什么人会用石斛香料”

    家丁想想道“这个想不出来,农家女子也爱拿石斛熏衣,这个说不好”

    程清婉知道在问也是什么问不出来,挥挥手让下人退下。

    朱行空见得赵厚礼,别看赵厚礼现下一副垂暮老叟模样,当年处事手段可是雷厉风行,朱行空并未显得拘谨,而是不卑不亢凝立。

    不管当年赵厚礼如何,现下不是他天下,初见朱行空赵厚礼只能客气笼络“少卿是个人才,寺卿没看错人”

    这话非常空泛,但能概述很多方面,朱行空既为

    寺卿肯定是做过几件大事方能高升。

    赵厚礼以前没怎么注意过朱行空,只是知道大理寺有这么一个人,朱行空能力如何赵厚礼并不知道,可是能任职少卿岂是寻常庸人。

    朱行空是个怎么样的人,赵厚礼不用派人打听,以往阅人无数,只要听其答复就能知其品性,在观神色就能知其心,如何看人用人赵厚礼自然是其中行家。

    赵厚礼夸赞,朱行空没有暗自窃喜,也没有显得热情亲近,朱行空熟知泾渭分明王臣之别“见过太上王”

    朱行空初见赵厚礼举止拿捏十分恰到好处,赵厚礼显得十分满意,能够不卑不亢面对他,像这样的人往往代表心思够沉,心思够沉当然不是什么好词,可对于为官者来说这点非常重要。

    能够信赖,这是赵厚礼心里对朱行空第一眼评价。

    赵厚礼出声像是恐吓也像是试探,赵厚礼道“少卿胆子不小,敢暗查丞相!”

    朱行空没有显得胆怯,反而在赵厚礼面前抬头挺胸道“大理寺职责在与审理重大案件,有些事虽然还没发生,俗话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大火起如何想法设法扑灭于事无补,最好办法是在火燃前扑灭”

    别看赵厚礼四肢受瘫,底气十分充足高声道“说得的好!大理寺有少卿在,孤心甚慰”

    朱行空并未答复,静待赵厚礼开启这次见面话头。

    赵厚礼似乎并不急于说明召人之意,人一上年纪仿若都很喜欢唠叨,赵厚礼也是上年纪,犹如是在和朱行空诉苦。

    赵厚礼口气颇有无奈之意道“孤现下不知身在何处”

    这里是北和殿,赵厚礼是有些年纪,可也没到健忘之时,现在虽然不是赵厚礼天下,但是威信还是有的,朱行空要想赵厚礼在背后挺他,有些话最好是三思在答,这话听上去像是闲话,可赵厚礼召他来岂是为说闲话。

    如是寻常庸人肯定是无法赵厚礼深意,是以会问一句“此话何意”

    这话朱行空不会问,他不是庸人,认认真真揣摩片刻深意,朱行空重复赵厚礼问题,但是改得二字。

    朱行空反问一句“太上王以为身在何处”

    赵厚礼嘴一咧,居然笑了,他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微笑是在什么时候,能笑也就代表朱行空这句反问,正是想听的。

    能让现如今的赵厚礼有得笑容,这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但是朱行空做到了。

    赵厚礼异常郑重看着朱行空,这样眼神就好像碰上知己好友一般,既然是碰上知己好友那么就该说说心里话。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