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10章 明确指向

第110章 明确指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管陆开要和他说什么,杨公天当然有自己判断“说吧,线索是什么”

    为能把自己推脱干净,陆开只能把关键人之一供出来,这个人不能是无关之人,也一定要有说服力,要不然杨公天不会相信。

    劫持款车现下最明显两个关键人就是陆开和樵夫,而恰好这两个人杨公天是知道的,既然要保住自己,要说的线索还能是什么人。

    虽然不是本愿陆开只能道“樵夫”

    “樵夫”杨公天嘀咕重复一句“樵夫如何”

    杨公天很明显是在和陆开装傻,陆开了然于胸笑道“敢问在染坊时守卫给司尉看的是不是两张画像”

    这事没有什么好隐瞒,陆开戚英当时在场只要有眼睛当然能看见守卫给他什么,这个没有必要装作不知,杨公天直视陆开“是给我画像,节使想说什么”

    陆开知道杨公天是怀疑他是否参与其中,因为杨公天没有说实话,只说给我画像,并没有明指出画像是谁。

    先前陆开已经点过樵夫二字,杨公天还是没松口,陆开见杨公天对他有所保留,展现出意料之中笑容“手上画像其中一副是樵夫画像,另外一副则是下官,司尉办事经验丰富出得这样事情,盘问过后谁是贼人谁是无辜想必心中自是有底,事后定会询问疑人样貌”

    “这事如是下官所为,应当远远躲着才是,又怎么会如此抛头露面”

    陆开说得在情在理,杨公天没有反驳,没有反驳有反问“节使是为自己辩解洗脱嫌疑还是要通报线索”

    陆开向杨公天申诉有种此地无银感觉,陆开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在向杨公天加深无辜印象。

    这仿若也是在和杨公天说“除非你有本事反驳这些论点,否则别来找我麻烦”

    陆开不动声色道“自然是要通报线索”

    杨公天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一想即刻脱口就问“一个小小樵夫,节使为什么要注意,而且还指定他为线索难道节使早知有人要劫车”

    杨公天问题非常犀利也很刁钻,如不是陆开提前知道有人劫车,否则的话为什么要注意一个樵夫

    陆开既然敢出言指正,肯定早就备下说辞,陆开失笑道“司尉说笑,如下官早知有人劫车肯定会提前通报”

    陆开没有直接答复问题,杨公天可不能给他思考时间,是以板着脸道“说什么废话,回答我问题”

    陆开没有犹豫,杨公天话音一落立即接声道“好,不说废话,注意樵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很奇怪”

    “

    奇怪”杨公天在问“节使为什么会觉得樵夫奇怪”

    如何答复陆开早是缕清脉络,思路清晰答复“先前和司尉说过,下官给过谢文贺礼,也就是昨天,今日卖蛇樵夫在昨天却是个挑担卖包子的”

    杨公天显得意外道“昨天樵夫卖过包子”

    陆开点头展笑反问一句“司尉试想一个人为什么昨天卖包子,今日却是卖蛇”

    这还能有什么原因杨公天一点就通“踩点!”

    陆开笑道“司尉所说和下官想的一样”

    既然这样陆开会注意樵夫就没有什么好奇怪,但杨公天还有一个问题“节使昨日见过那人卖包子,今日那人摇身一变卖蛇的确有注意理由,可是一个卖包子的节使为什么会注意,难道那人前天还做什么别的营生让节使注意”

    陆开失笑道“这倒没有,昨天多看那人两眼是因为他卖的包子不一样”

    杨公天问“包子有什么不一样”

    陆开道“那是桂花包,样子有些浅黄,和寻常白包不一样”

    杨公天道“那么那人是去过了新淮村”

    “新淮村”陆开反问一句。

    杨公天道“近来有不少摊子都卖桂花包,小女也爱吃,买时问过摊贩说是去新淮村陶家拿的包子,村也不远就在城外四里”

    杨公天起身道“事不宜迟,这就去陶家问问,定会有人见过那樵夫”

    陆开亦是起身道“下官就不远送”

    杨公天正视陆开一眼道“如款车能追回,我杨公天不会忘记节使恩情”

    陆开微微一笑道“去吧,别耽误事”

    杨公天点头出门,陆开凝视杨公天远处身影叹得口气,杨公天这次去是有去无回。

    陆开想起杨筝面容,心中大是不忍。

    戚英不在染坊,人在典客署,只是陆开和杨公天都不知道他在,戚英躲在典客署前院正厅侧墙,见得陆开和杨公天商谈一阵,杨公天离署。

    戚英这时抬颈深深吁口气,陆开心事重重走出正厅,戚英这时上前“多谢节使”

    陆开没想过戚英也在,戚英出现陆开有些意外,戚英第一句话是“多谢”那么也就是说,陆开和杨公天说的话已经听见。

    陆开冷冷盯着戚英,片刻抽开眼光遥看苍穹叹口气道“杨公天是个好父亲”

    上次陆开对付杨公天,但是没想过要人命,饥民闯城蜀王会责罚,顶多也是将杨公天撤职仅此而已,不会危及性命。

    这次戚英却是在逼陆开杀人。

    戚英面色没有任何傀意“节使不必担心,这些年在北安存得不少家底,司尉如果不在,我自会设法照料她们母女”

    陆开狠狠冷笑道“那么我要替她们母女谢谢你了”

    戚英道“节使何必动怒,这次不是他死就是我死,如有其他办法我也不愿如此”

    戚英话落在道“节使这次救我,不会忘记节使恩情,今后无论想做什么尽管开口”

    事已至此,陆开还能说什么重重吁口气道“有什么事过今天在说,你去染坊在日落前一定要把东西藏好”

    戚英现下是无事一身轻“这事交给我办,尽管放心就是”

    戚英步伐轻快离去,陆开只觉身心体乏回到屋内,见着程清婉送的糕点盒还在桌上。

    坐下将盒子开了,里面放着三个寿桃包。

    陆开一怔道“今天是她生辰”

    今天的确是程清婉生辰,只是没人记得,程明湖为款钱的事如坐针毡哪里还能顾及得到程清婉,款车的事,程明湖并没有告诉程尉连,程尉连早先时候还不知,案子查不下去昨夜喝得不少酒一觉睡过申时才起,人刚醒听得守卫告知这才匆匆回府。

    在书房见到程明湖张口就问“爹,出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派人告诉孩儿”

    程明湖不让人告诉程尉连自是有他用意,程尉连做事莽撞谁知道他参与进来会不会引起别的麻烦,程明湖看程尉连惺忪双目当下断定道“刚睡醒”

    程尉连一楞,现在是关心他什么何时醒的时候程尉连不知程明湖是不是话中有话问“是呀爹,孩儿刚醒,问这个做什么”

    程明湖惆怅一叹道“愚子不可教”

    程尉连登感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又在说他,程尉连嘟起嘴道“爹,好好的又说孩儿做什么,要知道有人要劫款车,那就不睡觉了”

    程明湖浅浅看人一眼,张口反问一句“不睡觉你又能做什么款车的事现在知道了,那么有办法找回款车”

    程尉连也就是头热回府,程明湖吩咐什么做什么就是,程尉连要是能出谋划策那么他就不是程尉连,当下词穷“孩儿。。”

    程尉连有几斤几两本事程明湖怎会不知道,程明湖没心思在理会他“这事你不用管,回典客署去,只要不给我添乱就是在帮我忙”

    程尉连不服气道“爹。。!”

    程明湖没在和程尉连废话,挥挥手,程尉连也不在坚持张口,闷闷不乐往典客署回去。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