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17章 临时司尉

第117章 临时司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又在拿话笑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拿话笑她,在北安有多少男子都想有这样福气,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命。

    程清婉没好气看一眼陆开盈盈道“谁有工夫每日送你吃的,我来是谢谢你的剪画”

    程清婉今天发式有些不一样,似乎是精心打扮过才来见他,平日发式是结寰式,也就是寰在头顶或是两侧,今日是盘叠式为单螺模样。

    这样盘叠式更为适合程清婉,陆开淡笑“用不着这么客气,你送我寿包,我送你剪画算是扯平”

    “扯平”程清婉十分不喜欢这样说辞,面色一板反问“怎么剪画是当做官场笼络交情才给我的既是如此稍后会让人送来还你,可没本事帮你平步高升”

    与朝中人打交道太多,自会染上一些你来我往恶习,陆开说错话叹得一声道“剪画是为你赶制,绝不是为其他什么,在官场中人接触多了,会对一些交际引以为常,但是这一次很清楚,绝对不是客套笼络”

    有些事程清婉明白,太过斤斤计较那就没多少人喜欢亲近,程清婉扫一眼陆开屋舍格局“这里以前是下人屋子,住的这里也是委屈”

    节使外宾住处应该是程尉连属院才是,只可惜属院让程尉连占据,陆开对此并不计较“屋大桌子也大,屋小桌子也好,这倒要感谢署令,如不是署令占得大屋,想必大小姐现下会离我远一些”

    陆开指的是他们相对而坐距离,比起程尉连属院大茶桌,现在这个桌子的确是缩短距离,这话听上去有些打情骂俏意思,程清婉可不像陆开那样,什么难为情的话都能说出来,他们相对而坐距离,程清婉原本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地方。

    经过陆开这么一提,这个茶桌在程清婉眼中的确是小一些,如他二人同时伸臂的确可以将手牵在一起。

    程清婉脸上有些烧热,羞诺道“什么远远近近的,你就会注意那些没人关心的东西”

    手起,程清婉把糕点从盒里拿出“这是“百花糕,吃吃看有没有南魏味道”

    盘中摆着四个百花糕,百花糕四四方方,这个百花糕颜色为浅橙色,陆开起得一块吃入嘴赞道“甜而不腻,好吃”

    陆开喜欢吃,程清婉也是高兴“有南魏味道吗”

    陆开在吃一块道“不是,但我喜欢大小姐做的味道”

    程清婉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垂首道“喜欢就多吃一些,不够在让人送来”

    陆开有不请自来佳人,而且佳人还给他送好吃的,朱行空和北安其他没福气男子一样没有如此口福,陆开嘴里是甜的,朱行空嘴里有些干渴,今日骄阳总算给些面子不算太烈,彭少章府邸离北安也不是太远,走这么一段路还不至于有干渴感觉。

    干渴和温度无关和心态却是有很大关系,朱行空很是紧张,要回北安当然十分紧张。

    越接近北安朱行空则是越渴,让自己陷入如此局面,可不是当初调查程明湖目的,局面已经是如此,朱行空就算对着程明湖摇白旗,程明湖也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朱行空一开始私查程明湖只是源于好奇,程明湖半夜去见什么人当然会让人好奇,好奇不光能害死猫,也能让自己丧命,好奇逐渐演变成寻求答案,有些事要寻求答案往往和身家性命联系在一起。

    朱行空现在还不想死,逃不是办法只能面对,要面对就要回北安,回北安也不光是要面对程明湖,而且还要面对赵宗,朱行空原本还不想和程明湖撕破脸皮,徐广衡意在杀人灭口,这也等同与强逼朱行空选择赵厚礼。

    朱行空要想保命不得不选择赵厚礼,这是程明湖逼他,不是他愿意如此。

    按照彭少章意思赵宗也是有意对付程明湖,只是没有好借口,朱行空知道必须要创造一个好借口才能保住自己,但是人心难测,赵宗也是人,他的心比任何人更加难猜。

    朱行空现在要做的不光是对付程明湖,而且还要猜中赵宗心思,准确无误的猜中赵宗心思。

    如想活着溜走是最好选择,只要远离北安只要朱行空想藏着,就没人能够找得到他,不管程明湖或是赵宗有多大权利都不能。

    可那样活着还不如死,朱行空不想那样活着,只能搏,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全身而退的另外例子。

    离北安城门还差半里,这条山道没有行人,行人就朱行空一个,没有行人并不是代表这条道上只有朱行空一人,还有个死人,应该是个死人吧,因为那人躺在地上,林中吹来山风,山风很凉,朱行空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也凉了。

    朱行空眼中死人离他约莫有半丈距离,止步犹豫想着要不去瞧瞧,瞧瞧也好,心里已经有多决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现在最是需要这个。

    行行好,也许上苍会开眼保一保他。

    上苍不开眼时候不少,但也有开眼的时候,只是不是现在。

    朱

    行空可没有那命让上苍眷顾,上苍有不少时候是不开眼的,但是没有真正动过手害人,害人的人只有人,只有人会害人。

    朱行空现在就遇上,喜欢害人的人。

    死人不会害人,只有活人会害人,朱行空先前以为的死人现在还有气,躺在地上那人是背部朝天躺在地上,朱行空将人板回来,一探鼻息还有气。

    这人脸上有伤,衣衫也因为躺在地上粘得不少灰尘枯叶,初步估计这人很像是被什么人打劫,朱行空深信北安附近不会有什么山贼草寇,但那些饥民在饿得不行的情况下,也可能变成山贼草寇。

    朱行空不认得这个人,但是如果徐广衡在一定会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徐广衡眼中的孩子。

    陈堂在徐广衡眼中是孩子,在程明湖口中却不是孩子,这个不是孩子的孩子主动靠近朱行空,朱行空可能会有大麻烦,只是他还不知道。

    朱行空会有什么麻烦,陆开不知道同时也不想知道,程清婉见过陆开后在去属院见程尉连,陆开吃得两盘糕点肚子也是涨得很,想着在典客署走走。

    现下典客署是午时换岗时分,守卫在做交接,华明通一脸愤岔从外而入嘴里直喊“戚英!戚英呢,叫戚英出来!”

    华明通也就是杨公天侄子从小到大好兄弟,上次饥民闹事华明通想逃走,让杨公天劝住留在北安,杨公天一走华明通自然是没人护着他。

    华明通跟着杨公天好些年,养成一些不知天高地厚脾气,大门换岗兄弟见华明通匆匆入内大呼小叫纷纷劝声。

    杨公天不在,前院典客署正厅自然是戚英歇脚处,戚英故意进正厅歇着也是在告诉其他人,现在他是城防司主事,当然命令没有下来,不过得率先表一个态,这个态度一摆明眼人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戚英知道程明湖和常岳是不可能让他乖乖当上城防司尉,但在命令下来之前怎么说也能过司尉的瘾。

    如果可以戚英倒是很希望程明湖或是常岳来见他,只要他们能来见,那么就代表想拉拢,现下还没有人来,这就说明戚英在程明湖或是常岳眼中是不值一提。

    戚英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程明湖多半会推荐程尉连任城防司尉,常岳则是意在让方温候借着掌管安防情况下顺手接管。

    戚英在厅内见有人在外边大呼小叫,正要外出看是发生何事,门还没出,见得华明通不知好歹闯入,华明通身后跟着四个拦护的人,硬生生让华明通拖入大厅。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