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21章 并走试探

第121章 并走试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心中大起戒意,不知道卫永南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陆开原本可以说“来过如何,没来过又如何”他没有这么问,因为想知道卫永南这么问的原因。

    陆开看一眼卫永南询问“她是第一次来,为什么这么问”

    陆开看他,卫永南也看陆开,卫永南眼中焦距紧紧盯着陆开眼睛“不是第一次来吧,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像在北安又好像不是”

    陆开心中大为警觉,表面却是笑道“何以肯定见过人”

    卫永南道“因为我没去过什么地方,我这辈子去过的地方不多,不是北安,就是在北安城外什么地方”

    陆开只能咬住葛舒兰没来过这一点“据我所知,她是第一次来,不过我也说不好,毕竟我不是她”

    这话还是等于什么也没说,卫永南不为此感到纠结“越想就越觉得舒兰姑娘眼熟,她是不是在北安有亲戚”

    陆开开怀一笑道“永南兄弟是在说笑她亲戚怎么会跑来北蜀”

    陆开嘴很紧卫永南什么也没探听出来“为什么南公班只来这几个人”

    陆开由头很光明,是以正大光明开口道“南宫班的人还在后头,太师想交流一下剪画门道,是以恳请他们几人提前来”

    这句话也没有任何破绽,想在陆开口中寻找破绽真是不容易,卫永南现下打消和陆开探听心思,有些事只能靠自己去查,既然觉得眼熟那么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点确信无疑。

    说说走走,已到太师府门前,陆开止步笑问“见太师有些事,如还有话说,稍后在来典客署找我”

    卫永南恭送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陆开目送卫永南远走,这才心事重重入得太师府。

    在北安心事重重的也不止陆开一个,沈建承岱迁也是显得心事重重,因为铁满堂就在他们面前,是的,铁满堂现在就在质子府。

    铁满堂见沈建承岱迁盯着他看笑吟吟道“节使有些话是不是带到了”

    岱迁对铁满堂大有意见,是以话毫不客气出口,岱迁冷笑道“你想要什么我们已经知道,但这么快就上门也太急不可耐,虽不认识令尊,但令尊可是生个好儿子,急不可耐想着赚钱的儿子谁不喜欢”

    岱迁这话铁满堂也不生气笑道“俗话说,钱虽不是万能,但这话通常是一些没本事赚钱的人安慰自己的老话,只有小钱当然不是万能,但如有很多钱那就是万能的了”

    岱迁依旧冷笑“赚那么多,花得完吗”

    铁满堂依旧笑脸迎人道“这又是一

    些穷人酸话,你告诉我谁有花不完的钱”

    沈建承一脸笑意注视着铁满堂,还别说,铁满堂的话还是十分有道理,没人有花不完的钱,常说赚多花不完就不赚钱的人,不是没本事就是赚了钱也不是自己的。

    岱迁冷哼不在说话,铁满堂挂着笑容道“说这个在太子面前不成体统,见谅见谅”

    沈建承这时不能不开口,对铁满堂还算客气,沈建承道“这次过来,不得到本王一个承诺,想必是不会走了”

    铁满堂带着一副见谅面容对沈建承道“人嘛,有君子也有小人,我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顶多就算是个有些爱财的小坏蛋”

    铁满堂对自己评价是爱财小坏蛋,这点却让沈建承大是好笑,沈建承道“爱财没有什么不好,谁都想日子过得舒服一些,你的要求不是什么难题,本王应允就是,虽然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是如有可能用上铁爷的地方,希望不要推辞”

    能得到沈建承情况应允,铁满堂精神一振道“白捞好处的事我不会做,太子如有吩咐尽管开口就是”

    铁满堂起身道“就不在打扰,如有吩咐太子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常岳露出思索神色询问方温候“你说戚英有意司尉之职”

    方温候狠狠道“是,在杨公天那给我难堪,每个人都在看他脸色,我没有搭话机会”

    常岳微微错愕,看着方温候好笑道“这倒奇了,戚英是仗着什么以为司尉之职会是他的”

    方温候也纳罕道“是呀,这点也是想不明白,戚英不依附太师,也不巴结丞相,哪里来的这份心气觊觎司尉之职”

    常岳想得片刻笑道“人走高处水流低处,想争一争也是情理之中,如戚英想争机会怎么也大过你”

    有些话常岳之前是提点过,方温候问“难道戚英还有这份眼力,猜出王上会选择一个和太师丞相无关之人”

    常岳笑道“人不可貌相看出也没有什么,戚英对于城防司来说是自己人,而你是外人”

    戚英此举大出方温候预料“以前倒是小看他”

    常岳在道“就算王上有意选他,顶天也是个司尉,只要不是统司,目前还是要听你号令”

    常岳提起统司一职,方温候温“丞相现在多半在紧盯统司一职,这是让署令上调好机会”

    常岳点头微微一笑道“他当然会这么想,只不过手底下能用能信任的人也只有程尉连,王上不会考虑程尉连,我去宫里问过这次程明湖私下面见王上,王上为得款钱一事大发雷霆,戴山帮的人劫了车走,如扣钱当花销

    王上面子还好过一些,可他们却是将款钱散还百姓,这不是等于通告天下说王上搜刮民肪民膏”

    “如此办事不利,王上现下对程明湖厌恶至极,断然是不会考虑程尉连,现在是你掌管大好机会”

    听得常岳如此分析,方温候大为激动“那就拜托太师多加费心”

    常岳笑道“你是卫将军,如让你当统司那是降职,这个还要另找说头,我会争取,只是机会是机会,王上是否点头还要另说”

    常岳吩咐道“要想抓住这个机会,我也要有为你争取说辞,这次戴山帮是罪魁祸首,如你能抓到人自有办法为你争取”

    这事不用常岳吩咐,方温候早是搜过人,杨公天出事后方温候早是让人翻遍新淮村附近山头,连个鬼影都没有,方温候道“派人搜过,人早就跑了”

    常岳在道“那就想办法抓人,机会千载难逢,如是错过太可惜了”

    方温候正要说话,只听下人前来禀告“老爷,节使求见”

    “节使来了”常岳喃喃道“他怎么来了”

    常岳向下人道“让他进来”

    “是”下人退下。

    方温候一听见节使二字,见得下人离去趁隙询问道“太师,听说款车失劫那日,节使也在染坊附近”

    画像既然画出陆开,方温候常岳当然不会不知道如此消息,陆开还没来常岳顺口答复道“这个我也听说,但这事和他联系不上”

    不管这事能否和陆开联系上,方温候总是会对陆开起疑心,方温候在问“太师,怎么什么事都和节使有关,我对他一直就很不放心”

    方温候这话常岳听得不太明白,常岳问“什么事都和节使有关你指的是什么”

    方温候联想北安近来发生的事答复“太师,在节使入北安之前,哪里会有这么多事,他一入城大事一件一件发生,有时候我都怀疑,这些事是不是他干的”

    常岳对陆开也是如此看法,药堂的事常岳常挂心怀,一直无法释怀,有些事想归想,证据,需要证据才能肯定不是。

    陆开没有给与他们任何证据,怀疑证明不了什么,常岳道“节使有时候的确会让人心生疑窦,但如果把近来的事往他身上套这就不切实际了”

    方温候点点头,常岳所说甚有情理。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