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25章 找行家

第125章 找行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朱行空还是没有和陈堂敞开心扉,陈堂笑道“我呢,有些想不明白少卿大人还在顾虑什么”

    朱行空挣扎试图挣脱绳子道“解开绳子,我就告诉你”

    陈堂大为好笑道“这是不可能的少卿大人”

    朱行空凛凛盯着陈堂道“不解开绳子什么也不会告诉你,因为当你知道我知道的一切,就会杀人灭口”

    陈堂诚恳直视朱行空眼睛道“不排除这个可能,只是人很善变,我可能会杀你,也可能不会,你现在应该说一些让我高兴的事才对,你知道如果能让一个人开心,那么这个人也许会对你客气,放你也不是不可能”

    朱行空闭口不言,他很确定如陈堂知道想知道的一切,他只有死路一条。

    陈堂叹口气道“现下情况有些不妙呀,我们是僵持住了,你嘴里有我想知道的东西,但是你不说我又不能杀你,斗胆问少卿大人一句,你认为这事该怎么收场”

    朱行空认认真真看一眼陈堂道“信我一次,放了我,可以当做没见过你”

    陈堂笑道“少卿大人是可以当做没见过我,可我的确是受邀而来,如真的扬长而去,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此时此刻少卿大人还心存侥幸过关心思,真不知道你这难以理解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陈堂显得无可奈何在看朱行空一眼道“这样吧,给我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如能让我交代得过去,就放了你”

    朱行空道“没有实实在在的东西给你,如我有早就拿下丞相”

    这话倒也不能说朱行空说谎,陈堂奇道“我不信你没有实实在在的东西,少卿大人就敢查丞相,你一定有些依据是不是”

    朱行空这时却是咯咯笑着,陈堂道“你笑什么”

    朱行空断然笑道“明白了,敢打包票丞相是让你来灭口,但你没有这么做,费这么大心思想知道丞相之事,是想敲丞相竹杠是不是”

    陈堂对朱行空竖起大拇指笑嘻嘻道“可以呀,少卿大人,都这个时候还有心神盘思我的目的,不错,我是想敲丞相竹杠,你也知道一般人哪有碰上这样的机会,干这种活成天担惊受怕,如能得到一份丰厚辛苦钱,我也能乐得清闲不是,当是可怜我如何”

    让人请来办事还想在敲竹杠,这样的人怎么能信得过,朱行空沉默不语。

    陈堂磨着牙后道“我们已经浪费不少时间,少卿大人为什么会坐在这里,你也清楚不是,为什么世上总是有人给脸不要脸”

    陈堂起身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囊袋,朱行空眼睛盯着小囊袋,陈堂拿着囊袋

    在朱行空面前晃了晃道“知道袋里装的是什么”

    朱行空绷着脸道“我不信你敢下毒杀我,如我死了拿什么来敲丞相竹杠!”

    陈堂呵呵一笑道“毒谁说我要毒死你了”

    陈堂做出一个恶心神色“我最讨厌那些下毒行经,这里面不是毒是鱼食”

    陈堂走到水岸旁道“有话现在说还来得急”

    朱行空咬着牙根并不说话,陈堂笑道“很好”

    好字一落往水里抛下一把鱼食,也就两个呼吸时间,有些鱼露头出水吃食,而有些抢不到鱼食的只能转移目标咬向鱼饵,只见鱼竿一沉,朱行空大呼痛叫,因为腿上皮肉硬生生让钩子扯破,腿上溢出大片鲜血。

    陆开见过程尉连后,让守卫把张中平叫来,张中平已在陆开面前,陆开问“大哥在北安认不认识一些手艺巧匠”

    张中平不知道陆开问这个干什么,张中平道“手艺巧匠认识是认识,可是要哪一种手艺巧匠”

    陆开对张中平没有什么好隐瞒,直接说出自己需要“比如善于做腰牌巧匠”

    “腰牌”张中平不明在问“贤弟做腰牌做什么”

    陆开笑道“没有腰牌怎么让崇文门守卫放我们出城”

    原来是正事张中平忙道“认识认识,现在就去”

    陆开道“既是认识现在能见人最好,不过这个人可靠吗”

    张中平笑道“大哥领你去见的人当然可靠,前提是辛苦钱要给足”

    陆开示意张中平出屋“这个不是问题”

    张中平领着陆开来到铁匠屋外,屋外炉子还是热的,只是外边没人,张中平朝屋里喊得一句“六哥在不在”

    六哥从里屋出来见得张中平“哟,这不是中平兄弟”

    张中平凑近六哥道“有生意,进屋聊聊”

    生意二字张中平音压很重,六哥是个明白人看一眼陆开,请得二人入屋。

    屋内尽是干铁味,同时也有些闷热,六哥让二人在一张显有污渍桌边坐下,陆开也不嫌弃直接坐下,看一眼张中平问“这是打铁铺你没带错地方”

    张中平笑看陆开解释道“这里是铁铺不错,贤弟,大哥还记得你说过那种什么都懂一些的人,六哥就是什么都懂一些的人”

    这么说陆开就明白了,和和气气看一眼六哥道“六哥是能人,

    没想到开着铁铺还能做别的营生”

    六哥笑道“既然是中平兄弟带来的人,那么信得过,说吧想要什么”

    陆开也不犹豫“能不能做个腰牌”

    “腰牌”六哥笑道“最好说清楚一些,腰牌不仅仅只是一个腰牌,有些腰牌是金银,有些是玉石,另外有些则是名贵木料,比如宫内侍卫用的腰牌是银制,城防司用的又是铜制,朝内百官用的又是玉制,还有北安各王府下人用的是木制,样式和形状大小,每种腰牌都不一样”

    六哥说得很是详细,也是说得头头是道,陆开一听知道这个人是做腰牌行家,笑道“六哥是行家那么我也就放心,只是根据模子仿作,不知道能否做出来”

    六哥想得想道“有模印这是更好了”

    陆开拿出一袋迁推给六哥道“这是定金,现下还不知道东西样式如何,但定是金制,过两日我会让大哥送东西过来”

    “金制!”金制腰牌可不是寻常之物,六哥心中不免忐忑不安。

    陆开看见六哥神色问“怎么是否不愿意接”

    六哥思虑片刻咬牙道“只要钱给足,有什么不敢接的”

    接,有些事看在钱的份上是可以硬着头皮接,但有些事硬着头皮也是不敢接。

    比如用钩子勾皮肉这种事,朱行空不知道自己腿肉让钩子勾破能流这么多血,血把半个大腿染红,渐渐的也染红地面枯叶。

    陈堂笑道“接下来,少卿大人要不要在试一次”

    朱行空似乎已让自己的血吓傻,痛也不喊直勾勾盯着流血大腿,陈堂蹲在朱行空染血腿旁,终于见到朱行空眼中有着恐惧。

    陈堂缓笑道“怕了怕了就好现在总算有些进展”

    陈堂似乎是在安慰朱行空道“少卿大人别怕,别看腿上血迹吓人,但是现在你还不至于流血致死,还有一刻时间,这点你要信我,我是这方面行家,聪明人,少卿大人为什么不做个聪明人呢点个头怎么样可以先帮你止血然后在慢慢说”

    朱行空没有点头,皮肉不动狠狠盯着陈堂。

    见得朱行空反应,陈堂为朱行空如此选择感到惋惜“迟早都是要开口,为什么总是要到最后一刻才肯说”

    陈堂拿起钩子正打算换腿勾肉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咔嚓”这是有人踩断枯枝声音,咔嚓声一起陈堂感到背后寒芒袭身,陈堂身子未转手中钩子反抛身后,身后那人一剑荡开钩子,这时的陈堂早是蹿身入林不见踪影,来人一剑砍断捆着树身绳子,这才提身追人。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