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26章 质子府藏身

第126章 质子府藏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救朱行空这人蒙着面巾不露脸,朱行空也不知道救他的是什么人,不管是谁救绳子一开率先扯下衣巾绑腿止血。

    陈堂逃得很快,就像一只受惊燕子,蒙面人追人更快,就像一只锁定猎物苍鹰。

    一追一逃短时间内很难追得上人,蒙面人脚下一踢石块,石块直中陈堂后背,陈堂身体向前踉跄数步,一口血雾喷射而出倒在地上,蒙面人剑直指陈堂咽喉,陈堂直呼道“好汉饶命!”

    蒙面者冷冷凝视陈堂道“喜欢折磨人,那么也让你尝尝受折磨滋味”

    话落,利剑穿刺陈堂腹部。

    陈堂一声哀嚎,把林中鸟儿吓得一飞冲天。

    朱行空扶树干起身,听见陈堂哀嚎声,没过片刻蒙面人蹿身而回,朱行空见人口忙道谢“多谢英雄”

    蒙面人冷看一眼朱行空并未做什么答复,一抓朱行空肩膀腾空而去。

    陈堂腹部穿刺,嘴中直呼数口急气,忍着痛爬到一棵树干靠着,左手捂着受伤腹部,右手探入怀中取出鸟哨,鸟哨一吹,一只信鸽叽叽咕咕落在身侧,抓鸟在怀,暂时松开挤压止血腹部的手,在信鸽翅膀写着三字“中桥林”

    随后放开信鸽,信鸽朝天而去。

    信鸽越过北安城墙直落丞相府,徐广衡在鸽笼附近取鸽一看这才出门。

    陈堂脸色越发苍白,就在神志渐失之时,只见有一人凝立眼前,陈堂打起精神一看,人是徐广衡,陈堂一见强行笑道“这么久才来,以为你看不懂暗示”

    徐广衡见着陈堂这般模样问道“你怎么样”

    陈堂咬牙忍痛笑道“让人刺得一剑死不了,你来就好”

    徐广衡这时阴恻恻笑着“你知道我家老爷,很不喜欢把事情办砸之人”

    陈堂见着徐广衡阴恻恻笑容,心中一凉现下笑是笑不出来“详细经过我会向丞相解释,快,扶我。扶我回去”

    徐广衡负手在背倒退三步笑道“可惜我来晚一步,可惜了,可惜了”徐广衡哈哈大笑负手离去。

    陈堂当场一惊,知道对方留他等死,叫道“徐广衡回来!你给我回来!”

    朱行空让蒙面人放在路旁靠着树干,朱行空大是感激“多谢英雄相救,敢问英雄名讳”

    蒙面人看朱行空一眼并不吭声,见及远处有一空粪车往他们过来,蒙面人蹿身入林消失不见。

    做好事不留名这才是叫英雄好汉,朱行空以为英雄好汉都是仅存于说书人嘴中,没曾想有幸遇见。

    粪车逐渐接近,朱行空向粪夫叫一声道“这位大哥可否送我一趟”

    粪夫见朱行空靠着树干腿上留有斑斑血迹,初次见面谁知道是恶人还是良民,车是停下人没动

    带着戒意看人“你是。。”

    朱行空见对方直盯伤处从怀中取出腰牌博取信任道“这是大理寺腰牌”

    粪夫瞅着腰牌,腰牌上有着大理寺二字,粪夫看得半日没什么反应,朱行空看出对方并不认字。

    不识字只能使用最直接了当办法,朱行空掏出钱袋丢给粪夫“带我入城,钱就是你的”

    有钱连鬼都能推磨,何况一个粪夫。

    人可以不认字,可钱谁不认识,粪夫揣钱袋入怀下车提醒道“臭得很,不介意的话上来吧”

    朱行空让粪夫扶上马车,往北安而去。

    粪车远远离去,蒙面人其实没有走远,见人离去蒙面人解下面巾,这人原来是温禄山。

    朱行空是从尚武门入城,守卫岂能不认得他,见得朱行空坐粪车大都为之惊异,朱行空岂有心思和他们多做解释示意赶紧放行。

    到得质子府邸才由下人搀扶进去,岱迁沈建承见朱行空让人搀扶进来大吃一惊,岱迁见得朱行空伤处只是胡乱包扎,道“快请大夫”

    “是”下人退下。

    大夫上门帮朱行空上药包扎,送过大夫后岱迁才问“少卿这是出什么事是太上王。。”

    朱行空摇头道“是程明湖”

    沈建承岱迁齐呼道“程明湖!”

    朱行空咬着牙根道“昨日出宫程明湖让徐广衡引我出城,还好提前看出不对这才得以逃出生天”

    徐广衡岱迁当然认得,咬牙切齿道“徐广衡胆子也太大!胆敢谋害少卿”

    朱行空冷笑道“我这腿伤不是徐广衡所为,如不是得到侠士相救只怕回不来,伤我的虽不是他,谁知道这事他有没有牵连”

    沈建承皱眉道“不是徐广衡,那么伤你的是什么人”

    朱行空摇摇头道“不重要,我问你们知不知一个叫赵连都的人”

    “赵连都”沈建承岱迁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是一副不为所知样子。

    瞬间反应骗不了人,朱行空这才确定岱迁沈建承对他并没有隐瞒什么,朱行空叹口气道“太子殿下如今我已是无处可去,能否在府上逗留几日”

    如朱行空有地方能去,何必带伤上门,沈建承没有把人往门外推“这有什么留下就是”

    朱行空拱手道谢。

    岱迁添句话道“放心留下就是,程明湖胆子在大,也不敢明目张胆来这里杀人灭口”

    事已至此程明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朱行空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岱迁笑道“暗中来人更好,只要敢让人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沈建承张口问“本王有

    个疑问,少卿口中的赵连都是个什么人”

    人是朱行空口吐而出,现在如此局面当然不会隐瞒,朱行空道“这人是太上王告诉我的,和天德殿有关”

    沈建承揣摩话意问“有关少卿意思是当年的毒来自这个赵连都”

    朱行空道“目前只是有关,只要查到此人,便能真相大白”

    岱迁沈建承对视一眼,岱迁道“少卿不便走动,我去托人打听”

    朱行空叮嘱一句“务必小心”

    岱迁点头“我会小心”

    日落,落日余晖倾晒整个典客署前院,整个前院一片火红,有人在火红余晖中前行,人是张中平,见过铁匠和陆开早是回署,送陆开回屋后这才起脚回去。

    火红余晖中不光只有张中平一人,戚英也在,火红余晖照射在戚英身上,人如血池中爬出夜叉。

    戚英也是要回去,正从前院正厅出来恰好见着张中平路过,戚英一开始并没有和张中平打招呼心思,可看得张中平几眼,心里似乎是在盘算什么。

    戚英展笑客套叫得一声“这不是中平兄弟”

    张中平对戚英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不情不愿转身笑道“现在是叫你司尉好呢,还是叫戚英兄弟”

    戚英闲笑道“我们不是外人,就别瞎跟其他人起哄,还是兄弟相称”

    不是外人张中平琢磨这句话,明白是暗示他们和陆开关系,张中平笑道“戚英兄弟这是有事”

    戚英故意询问“中平兄弟好像不是北安人士”

    张中平不知道戚英问这个做什么“我不是北安人士”

    戚英示意边走边说,两人起步同走,戚英在道“有时候真是羡慕中平兄弟和节使那么投契”

    话听上去是随口一说,张中平想得片刻才答复“投契谈不上,只是在帮节使跑腿”

    戚英哈哈一笑“没说实话,和节使同进同出岂能是个跑腿外人”

    这话倒是让张中平警觉“戚英兄弟想说什么”

    戚英显得错愕看着张中平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都是为节使做事,我们私下应该多亲近才是”

    张中平可不敢和戚英敞开心扉结交,张中平道“戚英兄弟不必为此劳神,既然是听命办事,那听从吩咐就是”

    戚英见张中平排斥,想着陆开和张中平定是无话不说,也许他做过什么事,张中平也是知道,戚英笑道“你从外地过来无非也是讨碗饭吃,跟节使做事无非也是讨个出路,我们目的是一样,你帮我,我也能帮你是不是”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