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28章 诉说衷肠

第128章 诉说衷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个问题对于卫永南来说十分简单,是以十分简单答复“去年是我和方将军前去荆越迎接太子,葛小姐不是送过太子”

    当时葛舒兰是送过沈建承,诧异看着卫永南道“见过一次就记住我了”

    卫永南淡淡道“葛小姐如此仙姿,只要是男儿看过一眼只怕不大可能忘得掉”

    没想到卫永南还有如此记性,冯宝震道“舒兰如实回答就是,别让卫兄弟有得什么疑心”

    葛舒兰坐下没好气看着卫永南道“你这人真是多事,我和陆哥哥怎么认识和你有什么关系,好啦好啦跟你说就是,冯伯伯刚才也说了,我爹喜欢剪画,是以送我去南魏学,那时候陆哥哥还不是节使,曾在一个班底里学过艺,只不过我很笨什么也没学会满意了吗”

    这个答复不能说卫永南很满意,但是起码没有别的问题,陆开有没有学过剪功卫永南没有亲口问过,但和常岳交流剪功之事也是有所耳闻。

    卫永南在问一句“这事直说不就行了,为何葛小姐如此遮遮掩掩”

    冯宝震忽而郎笑道“女儿家心事,我们这些大男人又怎么猜得着”

    这话倒是把卫永南难倒露出罕见一笑,的确女儿家心事大男儿又怎么能猜得着,卫永南没成过亲,可有些问题他也知道,女儿家最是看中自己生辰或是某些纪念日,这些问题对于男儿来说就是鸡毛蒜皮之事,可在女儿家眼中却是天大之事。

    卫永南没有问题了,没有问题并不是没有疑心,对方应对十分合情合理,但从反应来看有些显得奇怪,现下没有什么好的切入点,这么来看也没有必要在留下。

    卫永南起身道“叨扰二位用饭真是过意不去,这样,我这就吩咐掌柜让厨子另做,我请”

    话落,人走,冯宝震葛舒兰回到自己屋中。

    葛舒兰吐着嫩舌道“好险,冯伯伯你说我们骗过他了吗”

    冯宝震想着陆开叹口气道“那个人已经很难应付,真想不出来少爷是怎么应付北安这么多人,见到厉害了吧”

    葛舒兰心有余悸道“我不会在吵着去典客署”

    冯宝震道“懂事就好”

    懂事也不一定什么都好,要看什么事,比如从葛舒兰事情上看,的确是懂事就好,这样也就不会给陆开添什么麻烦。

    但是如从感情上看,有时候懂事就不一定会好,在感情上如果太懂事的话会让自己很委屈,程清婉就是太懂事所以才显得十分委屈。

    当时程清婉看见陆开和葛舒兰打打闹闹离开典客署,不是,准确来说在程清婉眼里,陆开和葛舒兰不是打打闹闹,是卿卿我我,两个人之间虽是没有摊上台面告白过,但是陆开对她如此暧昧,已经说明很多问题,既是说明很多问题,那么很多问题就没有必要明说。

    如果程清婉不是太懂事的话,当时就已上前拦人醋坛大翻询问,她没有,她是丞相长女这样的事怎么能做。

    懂事和自持身份,除受得委屈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好承受的,每个人在面对感情问题时,往往都会显得很疯狂,程清婉不算很疯狂,可也能算是按捺不住。

    现下已经是隔日,晨曦刚出,对很多事情都喜欢冷眼旁观的太阳也冒出头,打算高高挂在天上,看看凡尘世间今日还有没有让它闲观而且有趣的事情。

    单身男子有时候会缺个贤惠妻子,深闺小姐有时候也会缺个如意郎君,可凡尘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有趣的事情。

    陆开还在睡着,鼻子却是闻到一股香味,香味好像是杏霭,一闻到杏霭味道,陆开在脑海中当下映着程清婉样子,脑海中映着样子,人虽睡着嘴角却是浮现笑容。

    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有人在笑,有人却是笑不出来,比如程清婉就笑不出来,笑不出来的人看见有人在笑,这样笑不出来的人心情往往不会太好。

    陆开感觉到有人就在床榻边,一有这个感觉眼睛就睁开,眼睛一睁程清婉就映在眼瞳里,程清婉现下样子就和刚梦见一样。

    程清婉如同幽灵凝立床榻看他睡觉,可不是把陆开吓得一跳,陆开赶紧起身抹抹惺忪双目“大小姐什么时候来的”

    程清婉脸拉得好长,就好像北安,市井人家经常吓不听话顽童的嘴中恶鬼“她是谁”

    陆开迷迷糊糊走到茶桌,倒杯茶喝下“谁呀”

    程清婉语气显得十分僵硬问“和你卿卿我我那女子”

    “卿卿我我”喝得口茶神志清醒一些,坐下看得程请问片刻,陆开突然淡笑道“是舒兰是吗大小姐看见了”

    程清婉狠狠咬牙唇道“是你心上人”

    陆开失笑道“大小姐误会了,她是舒兰妹妹”

    陆开能笑得出来,程清婉可笑不出来“不管是你的真妹妹,还是假妹妹,有些话我们要说明白,我对节使。。”措辞不对程清婉马上改口道“节使对我如何,我心里明白,有些事知道不该奢望,可是,不该想的人却是偏偏记在心里,你我身份有别,一直在用自己办法应付

    我们之间事情”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同时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但是看你和别的女子卿卿我我的样子,我装不了大度”

    陆开收起笑容有话要说刚要张口,程清婉在道“别插话,让我说完”

    陆开沉默拎听。

    程清婉诉说衷肠道“不光是我装不了大度,我想每个女人都不会大度,我们有未来吗我看不见,其实我不知道你接近我是为我,还是有什么目的,你很奇怪,对于北安每个人来说你是非常奇怪的,你身上有很多我无法解释的疑问,现在我想清楚了”

    “我们。。我们。。就这样吧,就好像互不相识那样,不用在特意来看我,我也不会在特意来看你,如在路上碰面可以的话最好连话都不要说,还有舍弟,就当是我求你,不要在去烦他”

    程清婉走了,人已经出门,陆开追出门外道“如果。有未来呢”

    程清婉并未回头添句话道“我认为没有,除非你能解释身上疑点,又或是来北安任职,你知道如果你愿意来,王上一定很欢迎”

    陆开在程清婉身后沉默不语,程清婉背对陆开苦笑“就知道你是这种反应”

    反应陆开只能是沉默不语,没人比陆开更加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未来,程清婉前脚出门陆开后脚跟上,程清婉很懂事,陆开也很懂事,前后脚出门并不是说要去死缠烂打追人,陆开没有追人是前往五福客栈。

    今夜就要到太师府,有些事当然要去叮嘱吩咐,无论有着什么烦心事,都不能让事情影响到自己。

    今夜重头戏,无论如何要确保没有任何闪失。

    陆开刚见到葛舒兰的面,葛舒兰立马向陆开抱怨“霍英哥哥,那个卫永南来过,同时也知道我是谁”

    陆开惊诧看一眼冯宝震,看冯宝震当然不是不相信葛舒兰的话,而是在询问场面如何,冯宝震叹口气道“算是应付过去,信不信就不好说”

    卫永南是个什么人,没人比陆开更加清楚,有些事当时可以瞒天过海,但只要多想想多盘算,也不是说卫永南就思虑不出什么破绽。

    不过现在不是为卫永南大费心思时候,暂且把这事抛之脑后,陆开问“太师府的事准备如何”

    冯宝震道“没什么好准备,太师要什么解说都能接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陆开点头道“紫薯糕准备如何”

    冯宝震道“还没做,现在不急晚饭时间在准备不迟”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