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130 挑选剪画

130 挑选剪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戚英如此反应让陆开大为好笑“我没疯,你也没有听错,怎么样这个理由足够让你闯太师府扣捕我”

    戚英目光灼灼盯着陆开惊道“事后你要如何脱身”

    陆开长长吁口气道“这事有点难,运气好的话应该没事”

    “运气!”戚英简直无法相信陆开会如此答复,如此要命的事岂能依靠什么运气“我希望你是在开玩笑”

    陆开笑道“我已经说了你没听错,也没心思与你开玩笑,只是有一点要注意,你在府外候着一听见府内有惊呼声音就要立马带人进来,记住扣我时候不要留情面,我嘛也许会骂你几句”

    戚英是个很少惊骇的人,现下一双惊骇双目盯着陆开“你为什么要暗害小王子”

    陆开并未答复,一双眼睛平直看着戚英。

    见到陆开如此神态,戚英惊骇神情顿然一消,当下苦笑道“明白了,我只能做事不能多问”

    戚英还有点自知之明关于这点陆开也是很满意“走吧,在耽误下去可能要误事”

    戚英忐忑不安不安和陆开出典客署,二人刚出门张中平拿着糕点盒上来“贤弟”

    陆开接过糕点盒叮嘱张中平道“大哥好好当值哪里也不许去,不管发生什么事好好待着就是”

    张中平点头明白。

    戚英道“中平兄弟,你去吩咐兄弟们,说我和节使先太师府,让他们随后就来”

    张中平道“二队人够不够”

    戚英看一眼陆开似乎是询问他意见,陆开道“二队人够了”

    陆开戚英动身前往太师府。

    路上戚英冷冷盯着陆开问“为什么不让张中平来”

    陆开纳罕看一眼戚英道“不是把计划都告诉你了,扣人这样的事有你就够了,他来做什么”

    戚英怀疑看向陆开道“真是这样吗”

    陆开忽而止步大感意外瞪他半晌道“你又怀疑什么不让你参与偏要掺和进来,让你进来事还没开始做就开始疑神疑鬼,是你说的我帮你你帮我,怎么见得城防司支持你当司尉打退堂鼓了”

    戚英道“不是打退堂鼓,南公班是我去接的人,如南公班出事我也逃不了关系,你最好不要背对我谋划什么”

    见得戚英如此猜忌,陆开亦是冷道“杨公天的事你还真是放不下,我说过不会找你秋后算账,不信我那么就没有必要合作下去,跟你明说吧,南公班不会有事,这点自可放心,有舒兰在我是绝对不会让南公班出事,至于我呢,我也没必要告诉你我会

    如何,因为你根本就一点也不关心,就算想退出现在不行,这事你应该做到底”

    戚英咬咬牙根道“我不是想退出,难道有疑问就不能询问”

    陆开冷道“到了,不管心中有什么疑问,今夜最好不要表现出来”

    这个戚英倒没有任何意见。

    太师府门外两旁立着十名粗壮如牛侍卫,侍卫肯定是随着王后而来,设宴之地侍卫不能系数入内,经得通报陆开只身入内,戚英留在外头。

    太师府丫鬟虽然不是宫娥妃嫔,但也算是姿容不俗,入府门就是前院,前院院子不小,右面南公班的人在搭着画架,画架可不比戏台没有那么大,一个画架就一人伸臂那么长,剪年画也不一定是贴在门墙。

    贴门墙的画只是一副单独剪纸画作,南公班手艺不凡,能利用剪功剪出一段故事,就像看戏一样,只不过演戏的不是人,是画中小小剪人。

    冯宝震陆开已是见到,但也只是互相之间对视一眼,并没有打招呼。

    仆人引人入厅前,陆开将盒子交给仆人,叮嘱开场时在送来。

    仆人对此当然没有意见,现在节使要面见王后,拿着糕点盒进去毕竟不好看。

    厅中主坐坐着王后,王后名叫许容姬,邻座就是小王子,许容姬高髻云鬓身穿华裳彩衣,年纪不过四十,长像雍容华贵,凤目含威,鼻柱高挺,陆开看得第一眼能约莫猜出是个刚强有主见的人。

    小王子满目稚气,一双眼睛不住打量厅内众人,显得有些闲坐无聊。

    厅内客座坐着五人,其中两个是常岳,程明湖,另外三人陆开不认识,不认识现在也不忙打招呼,在场之人许容姬为尊,陆开入厅首先对许容姬恭礼道“见过王后,见过小王子”

    许容姬一双凤目打量陆开笑问“节使不必客气,南公班在准备坐下说话”

    陆开不卑不亢道“谢王后”

    陆开到来,常岳睨得一眼程明湖这才为陆开引见其余三人,常岳道“这位是中书监海大人,这位是光禄卿范大人,这位是尚书令陈大人”

    陆开分别一一施礼,举止有加表现,三位大人显得很是满意。

    程明湖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陆开“节使不知道天德殿一事,查询如何”

    第一句话询问就是这事,这点陆开倒也没有显得意外,可在场其他人却是紧绷着脸,当然小王子除外,话是程明湖所问实际上也是蜀王想知道。

    陆开歉声道“下官惭愧得很,天德殿一事还未有什么头绪”

    程明湖皱眉道“节使应当多加费心,务必要给王上一个交代,要不然这事一提在提没完没了,总是不是好事”

    问话的是程明湖,想必来前是许容姬叮嘱,王后的叮嘱当然是来自赵宗,赵宗肯定是为这事相当着急,要不然也不会托程明湖询问。

    不过最急的人应该是程明湖,他心里肯定比谁都着急。

    陆开答复,许容姬也不知道满不满意,总之在面色上是没看出来。

    常岳对程明湖这句相询大感意外,这事岂能是随便能够提起常岳心中暗暗叫苦,这事轻重程明湖岂能不知道,这么一问无形中自然是给常岳压力。

    这里是太师府,不是丞相府,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问这个,程明湖当然是故意,话是在太师府询问,出得什么事当然得有太师承担。

    好在陆开没有说出什么要命的事,也好在陆开不会和程明湖为这事唱双簧,要不然常岳今夜必会失眠不可。

    这个话头不能在继续下去,常岳心中虽恨程明湖用意,但也不能表现出来,常岳缓声道“丞相说得是,天德殿一事节使务必费心,只是这是前朝之事,有些人有些事要查也没那么容易,要给节使容些时间”

    程明湖刚要说话,门外走进仆人道“老爷,南公班准备好了,他们想看老爷剪的作品”

    来得正巧,常岳郎声一笑“带王后和众位大人入座”

    常岳起身向王后施礼道“微臣去去就来”

    许容姬起身道“那么就等好戏开场了”

    常岳前去挑选多年来剪下年画,这么些年剪得不少七八十副那是有的,剪画立在架上,常岳目光看向一个长须面貌显得刚正影人,此人为重耳,重耳有个故事叫“重耳走国”

    讲的是重耳清正廉洁,揭露朝室昏庸**荒淫无耻,以及批判卖国求荣表彰民族气节。

    常岳将视线从重耳身上移开,这剪画不能随便拿出去,有程明湖在,北蜀现在局面也是**得很,如让程明湖抓住话柄说是常岳试图影射什么的话,可没好果子吃。

    常岳在看苏秦剪画,苏秦也有故事叫“六国封相”讲的是苏秦游说六国宣传“合纵”抗秦主张,最终游说成功,挂得六国相印成了显赫人物。

    想了想常岳认为这个也不太好,有陆开这个南魏节使在怕他多想,上次送陆开出城,赵宗暗示过有征伐打算,征伐和合纵没有什么分别,陆开上次并没有同意,如拿这个出去只怕陆开会以为是赵宗有所暗示。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