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33章 让人窥破

第133章 让人窥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戚英在添一句“假设,假设呀,如果有一天他快要把事情办成,会不会觉得我们是累赘有没有可能把我们抛弃”

    这话倒也不是废话,张中平应该慎重考虑,张中平已在慎重考虑“有些事你不知道,先前我帮他做不少事,我信他不会抛弃我”

    戚英见张中平如此有信心,淡淡一笑“我相信你是帮他做过不少事,但是做的那些事肯定是非常要命”

    张中平为陆开做的那些事,的确是件件要命,对此并不否认,同时选择沉默。

    沉默有时候就是默认,戚英笑道“做那些要命的事,却不知道最终原因你甘心吗”

    最终原因陆开并没有对张中平隐瞒,戚英并不知道,张中平还是沉默。

    戚英在笑道“今夜节使和我说过一些事,我也帮他做一些事,说实话我是吓得够呛,节使一定是和你承诺过什么,但是他会兑现我的意思是你如何能十分确定他会兑现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节使就好像是猎人,我们就是他的狗,要我们往哪里追,我们就拼命往哪里奔,我不信中平兄弟喜欢这种感觉”

    说来说去戚英还是想知道张中平所知道一切,为陆开做事足够让张中平提心吊胆,无论如何觉得不能在和戚英掺和在一起。

    张中平打定主意道“我不会帮你盯节使,也不会帮你打听什么”

    戚英吃吃一笑道“明白了,节使一定是和你说过最终目的是不是”

    张中平心中一凛,但面色不改“我不知道什么是最终目。。”

    话戚英没让张中平说完,戚英十分确信笑道“我相信节使告诉过你他的目的,中平兄弟为人我也是知道一些,我相信你绝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他胡乱奔忙”

    戚英猜测也是合情合理,没人愿意在什么也不知道情况下为他人卖命,对于这个猜测张中平哑口无言。

    张中平第二次默认,戚英显得更是高兴“你知道多少是全部还是一些大概还是说为安全行事,最好少知道为好”

    张中平不做声,戚英反讽一句道“还以为节使有多么信任中平兄弟,想不到和我一样,多做事不能问”

    戚英讥讽眼中充满轻视,张中平咬牙回顶一句“别看不起人,我和你不一样,他和我说过很多事情,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戚英漫不经心笑道“是吗既然和你说过很多事情这是最好,我也是南魏人,节使也是南魏人,他是探子,我也是探子,总得来说我们都是为魏王做事,他既然能在魏王面前说上话那么我也能,你好好想想,都是一起在冒险做事,

    事成之后凭什么他立大功,我们讨得小赏”

    “不妨与我说说你都知道什么,也许有些事不用节使我们也能做成是不是功劳就我们平分,这样岂不是很好”

    张中平注视戚英忽而咧嘴一笑,这个笑容似乎是觉得戚英的话十分好笑“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奉劝一句做人最好不要不自量力,实话告诉你,我知道节使想做什么,但是这事你办不到,司尉的事我知道一些”

    戚英冷道“节使果然什么都告诉你了”

    张中平道“这事我问过,他没实说可我多少能猜到一些,连这事都要托人帮忙还想立大功”

    戚英紧绷着脸道“你真有信心等待,看节使会不会兑现承诺”

    张中平起身道“离岗时间也长,也该回去”

    戚英并没有留人,张中平走到门边时戚英在道“我哪里也不会去,中平兄弟什么时候如果改主意,可以来找我”

    张中平没有答复,没有留步跨步离去。

    脚步一步步向陆开院子而去,张中平就在屋外,陆开没睡坐在桌旁顺着门外看,已是见着张中平。

    对视一眼张中平入内,陆开问“怎么还不歇着”

    夜里无事并不需要两人站岗,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就成,这些事情都是心照不宣。

    张中平苦笑道“睡不着,知不知道我刚刚见谁”

    深更半夜人也在典客署还能见谁,陆开笑道“戚英”

    张中平点点头“想知道他和我说什么”

    陆开淡淡一笑道“肯定是说一些让我很头疼的事”

    张中平叹道“的确是会让你头疼的事,他和我说。。”

    陆开摆摆手道“既然是头疼的事就不用在说,现在我要睡觉,明天可能会进宫”

    张中平道“那么就不打扰贤弟歇着”张中平退下。

    第二天一早,宫里没人来典客署,对此陆开大为纳罕,小王子不会没事这是不错,可出得这事程明湖昨夜在太师府是如何张嘴问罪,在场之人肯定不会没有听见,许容姬也是听见,赵宗知道这事肯定是要过问,怎么这事总是和自己有些关联,于情于理总是要召他入宫才是,但没有人来。

    难道赵宗不关心小王子可这不会呀赵宗是最爱这小王子断然是不会不闻不问,没人来陆开自是着急。

    当然陆开想要进宫随找个由头就能进去,如要找由头进宫肯定是为正事才能面见赵宗,既是要谈正事赵宗会在乾武殿

    见人,陆开不想去正殿,只想去王子童华宫。

    童华宫也就是小王子住所。

    不管陆开想要去什么地方,宫内没人来哪里也去不了,陆开指头不停敲着桌面,眼睛不住盯着院门方向,希望宫里人能早早出现。

    有人入院,不过不是宫里人,是张中平,张中平上前道“丞相府派人来请,说是丞相有事见你”

    “程明湖见我”昨夜不欢而散,一早就让人来请,程明湖目的陆开一时半会猜不出来,丞相有请陆开不得不去,见得张中平面色憔悴,陆开问“没睡好”

    张中平振振神道“翻来覆去时睡时醒”

    陆开示意张中平一同往院子外走,陆开问“不管戚英和你说过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只要你不理会他就拿你没办法”

    如果不放心上,张中平怎么会睡不着觉,正是因为放在心上才会睡不着,后路,张中平这两日脑中不停闪现这两个字。

    张中平敷衍点头“希望如此”

    门外有辆马车,陆开上车前道“大哥昨夜没睡好,今天不是不当值么,回去歇着吧”

    没有袁灵素的家回去空空荡荡没有什么滋味,张中平道“没事,可以在典客署歇会”

    陆开上得马车,车往丞相府缓去,马车还没走得一阵,车停,车夫叫道“什么人敢拦丞相府马车!活腻了”

    拦车人不理会车夫,对着车内陆开扬声道“见过节使”

    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人是谁,人是卫永南,陆开掀开车帘向车夫道“稍后片刻”

    卫永南什么也没说,陆开率先下车,如此拦路肯定是有话要说,陆开笑看卫永南道“这么急着拦车是有事了”

    有些话不便在车夫面前说,卫永南道“借一步说话”

    只要是借一步说话,肯定都没好话,上次没说好话的是戚英,现下轮到卫永南。

    陆开也想听卫永南想说什么坏话,陆开道“请”

    两人走到一旁,离车夫远些,卫永南道“节使果然在车上”

    陆开瞅着卫永南道“如不是知道我在车上你拦车做什么有话直说就是,还要去见丞相”

    陆开开门见山,卫永南也只好开门见山“节使这么做就不怕牵连葛小姐”

    陆开似乎猜到卫永南来意,眉峰微微一翘“牵连我做什么事会牵连葛小姐”

    卫永南向陆开施压笑道“我很不明白,节使为什么要向小王子下毒”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