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37章 目的入宫

第137章 目的入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陆开目视茶水悠然道“南魏有个猎户,训猎狗时将十只猎狗关在黑屋,不给吃喝想要活下来只能吃同类血肉,其中有几只猎狗异常粗壮勇猛战而不惧,瘦弱猎狗尽丧后,勇猛猎狗就对存活下来的视为眼中钉,伤人七分毕竟也会则损,由于负伤累累,最后一只胜利猎狗也会失血过多而亡”

    “看上去存活下来猎狗最为勇猛,但是猎户如不给最后一只猎狗敷伤上药,这只猎狗也会死,如此一来,能当赢家的只有猎户”

    赵宗程明湖两人同时点头,比喻生动指出各国形势,赵宗道“节使是指荆越将会成为最大赢家荆越一直置身事外,从未和任何人大动干戈,看似瘦弱实则凌驾各国之上,荆越正是冷眼旁观猎户”

    这样说并不是想把荆越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有利也有弊”陆开直指荆越令他痛心之处“现下最有条件成就霸业的应属荆越,荆越土地肥沃幅员广阔,但正是因为什么事都不参与,导致生活优悠民风渐趋糜烂,表面国富民丰,实则虚有其表,兵员虽广疏于训练实在是经不起大战”

    “北蜀南魏连年征战,胜在兵精将猛”

    程明湖点头同意“节使说得好,荆越忧不在外敌,而是内患”

    陆开想起太尉和大司徒,不由叹一口气。

    程明湖续道“荆越现下不足为虑,但对于西隋不能掉以轻心,以兵力而论,实属北蜀南魏大敌,西隋手下精兵八十万,骑射更是无人能敌,虽说欠缺明主,但有慕容飞坐阵也是不可小觑”

    陆开时不时偷瞄赵宗神色,心中奇怪找他来难道就是说这些虚无缥纸上谈兵之事

    胡扯这么多程明湖这才把话头引到西隋这边,赵宗等的就是程明湖这句话,这事赵宗私下并没有和程明湖暗示过什么,这也不用暗示,只要提到各国形势断然是不会漏掉西隋。

    话头引到西隋处,赵宗顺话而道“说到西隋正巧有封密信,节使不妨替孤参详”

    陆开面色微变,西隋给赵宗密信,赵宗却让他这个他国节使参详味道怎么有些不对,程明湖均感愕然,一时想不出赵宗此举意欲何为。

    赵厚礼身边有个吴总管,赵宗身边则是有个潘总管。

    赵宗拍得拍手,潘总管从外而入,将一信件呈给陆开。

    信在潘总管手上,潘总管恭顺双手递送,陆开没接脑中思虑飞转,想着信里会写什么内容,之后要如何应答,不过想也白想,不看信又岂能胡猜内容。

    陆开没接信,赵宗看一眼许容姬,许容姬领会赵宗意思后莞尔一笑“丞相不妨和节使一同参详,一人智短二人智长”

    程明湖紧紧悬着口气,没想到许容姬会说这样的话,程明湖和陆开不同,节使可以犹豫不接,程明湖可不能有半刻犹豫,眉峰一转来陆开这边接信过目。

    看完信程明湖并不言语,将信递给陆开,程明湖绷紧一张脸从面色上看也没看出什么,陆开接过信想着有程明湖在如有什么要命之事,对方也可与他分担。

    陆开亦是过目内容,看其内容愤岔道“蜀王明鉴,此事万万不可答应!”

    赵宗徐徐反问“为何”

    陆开道“西隋狼子野心,是在试图破坏谈和!”

    赵宗道“孤也想过此点,只是毕竟是西隋六州呀”

    信件内容大概意思就是,如果赵宗放弃和南魏议和,那么就将西隋六州拱手奉上。

    这是块大肥肉,如陆开是赵宗铁定答应,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收拢西隋六州,这是天大好事,但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陆开当下思虑一翻即刻明白赵宗深意,赵宗这是觉得不够呀,偌大西隋只得六州怎么能满足胃口。

    不过明白归明白,吃惊还是要装的。

    陆开急切道“西隋六州看似广阔,但并不是最富饶之地,在说这地当初是慕容飞从侯景手中抢来,六州百民还未能对西隋归顺,这是烫手山芋,得,难以管束,失,自是不舍,西隋这是想把大麻烦推给蜀王”

    赵宗目光凛凛直视陆开道“节使是认为孤和西隋王一样无能,无法管束六州州民”

    陆开当然不敢直指赵宗无能“下官并非此意,只是西隋和北蜀毕竟隔着嶂山,进出嶂山并非易事,与其如此还不如取下益州,一个益州可抵西隋六州”

    哪个地方好,哪个地方不好,赵宗自是心知肚明,敢将这事摊开来说当然有更大野心,听得陆开提起益州故意反问“益州西隋可不会将益州拱手相让”

    陆开道“西隋自然是不会想让,如何取这就要蜀王和魏王商讨”

    陆开总算是明白赵宗目的,赵宗心情很是愉快,赵宗道“商讨这么说魏王也是有意西隋了”

    西隋六州都拿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挟魏王,魏王如不答应赵宗这就要和西隋联合,逼到这份上陆开虽然不是南魏人,毕竟身份是节使只能顺着赵宗意思答复。

    陆开道“下官不敢胡乱猜测上意,但西隋之事会如实向魏王汇报”

    赵宗目的达到,唇角飘出一丝笑意“那就劳烦节使,乏了,你们退下吧”

    陆开程明湖施礼退下。

    向魏王汇报陆开怎么向魏王汇报,他毕竟不是真的节使,这事就让赵宗独乐乐吧。

    如果早知赵宗会因为西隋的事让他入宫,那么小王子就不用受腹绞之苦,西隋会给赵宗密信这事陆开又怎会猜得着。

    小王子之事算是多此一举。

    二人出宫程明湖回府,马车自然是要先到丞相府,程明湖先行下车在让车夫送陆开回典客署。

    出宫陆开想去质子府,但也不能让丞相车夫直接送去,只能暂且回典客署,晚些时候在登门。

    陆开在典客署门外刚下马车见着张中平容光焕发回署,二人在署门碰见,陆开笑看张中平道“大哥是否有什么喜事”

    张中平哈哈大笑,取出刚买长生锁让陆开看,一看锁既知代表什么恭贺笑道“恭喜大哥,喜得贵子”

    张中平自是高兴“男女还不好说呢”

    陆开也是为张中平高兴“定是儿子”

    张中平得意高笑道“借贤弟吉言”

    “来来来,回屋说话”陆开领着张中平回院子。

    二人回到屋内就坐,陆开张口道“可能明天或是后天,大哥得去宫里当值”

    能去宫里当值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张中平却是一点也不开心,陆开肯定又想做什么事,而且这次地点还是宫里,宫门易进难出,如有什么差错这可是开不得玩笑。

    喜事余兴未去,张中平大是忐忑询问“宫里当值在何处当值”

    陆开为安全起见道“具体事情到时候在告诉你们”

    “我们”张中平道“我们是谁”

    陆开道“还有岱迁”

    张中平皱眉道“他和我一起入宫当值”

    “嗯”

    张中平在问道“这次想做什么”

    陆开算算时间,想着车夫早是去远“大哥不用做任何事,事由岱迁办,到时候听他吩咐就行,不过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出城时就能避免很大麻烦,先不说了,现在要去太子府邸,有些事要嘱咐”

    现下陆开没把没话说明白,张中平显得有些不乐意,有什么事是不能带他的,张中平道“太子府邸我也不是没去过,随你一同前去就是,有什么事就在太子府邸安排妥当不是更好”

    这时候张中平和往日相比,在态度上显得有些急切,陆开有些奇怪道“我们最好不要经常同时上门,现下卫永南回来,他也一直在注意我,务必要小心一些”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