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53章 留有后手

第153章 留有后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沈建承不可思议道“蜀王是为一个叫锦绣宫女就下毒暗害太上王这事说出去只怕没几人会信”

    这事毕竟不是荆越的事,他朝之事岱迁自然是当成笑话看,岱迁笑道“蜀王命吴总管在南魏下毒时,太后也给锦绣赐毒酒,锦绣已是香消玉损,否则倒想看看有何等仙姿”

    王后如此对朱行空来说是大快人心,朱行空激愤道“妖女祸国!赐死不冤!”

    岱迁大感兴趣道“锦绣能耐也是不小,能把蜀王太上王迷得团团转,按照年岁来说太上王当年是四旬有余,蜀王当年约莫十四五岁,算是情窦初开和宫女胡闹也没什么要紧的,可太上王这就有些。。”

    有朱行空在,赵厚礼毕竟是北蜀之主,有些难听的话的话也不愿在朱行空面前张口,是以止声。

    朱行空对此并未发表什么看法,沈建承叹道“太上王有意将锦绣立妃,有违祖训太后如此也是预料之中,只是心爱之人却要嫁给自己父亲,对于情窦初开的蜀王来说,这事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一国之君的话谁能更改,要改只能自己当王!此事虽是为情,但蜀王当年魄力也是无人能及”

    岱迁笑道“这是什么魄力,只怕是昏了头”话就在兴上就这么脱口而出,岱迁也是无心当话音一落,自知不妥看一眼朱行空。

    朱行空就坐在那里似是充耳未闻。

    沈建承在道“还一直以为蜀王做出此事是为权,没想到也是多情种子,信中已是说明,赵连都是程明湖找来同沈正和共同配药,药也是程明湖给吴总管,不过信中也已经说明,吴总管下毒并不是在国宴之时,当初也是想不明白,国宴时文武百官都在吴总管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毒,不过好在都明白了,下毒之时是在国宴过后,南魏流传是国宴下毒,也无非是想从中做些文章”

    岱迁在道“国宴过后还设私宴招待,看来赵厚礼和拓跋弘私交不错”

    沈建承点点头道“私宴人肯定不多,要下手就容易许多,程明湖扣下吴总管族人性命威胁,不听命办事全族斩杀,程明湖也真是狠辣”

    话落沈建承看向朱行空问“信中之事说得有板有眼,只是这笔迹真是吴总管的这点务必要确认,认得吴总管笔迹的人现下只怕只有赵厚礼”

    岱迁有些犹豫道“让太上王过目只怕不妥这事毕竟不太光彩”

    朱行空这时才终于张口道“寺卿是朝中老人,见太上王确定此事真伪之前要先拜见寺卿,不过这事不着急”

    岱迁点头同意“不错,这事的确不着急,现在要找到赵连都,如没有这个人作证,只怕与对方对质也是不会承认”

    承认,做错事的人当然不会承认做过错事,陆开现下承认,因为他没有做错事,承认的是他进宫的事情,戚英就在陆开面前,戚英重复问道“你真的和署令进宫”

    陆开道“我和署令进宫了”

    戚英有些急切扫一眼陆开道“东西拿到了”

    陆开吐口气道“拿到了,有惊无险,只是有得有失”

    “有得有失”这话戚英听不明白“得的定是印泥,那么失的是什么”

    失的当然是程明湖的事情,原本是打算对付方温候后,在把程明湖的事说出,不过这就只是调换一下顺序,没有太大的问题。

    调换位置当然就是要给戚英留个位置,现下还用得上他,用得上也不代表要说实话,陆开道“没什么,大哥在署里”

    戚英没注意这事“不知道,我刚从署令那里回来,署令说回来之后就去见他”

    “你见过署令是自己去,还是他让你去”陆开似乎是所有目的询问。

    戚英知道陆开看出他意图笑道“自己去”

    陆开凝视戚英笑脸,自己脸上却是没有笑容“你是把卫永南的事和署令说了”

    戚英闲笑道“署令找我办事,这事肯定是要和他通报”

    陆开知道戚英是想把这事推到程尉连身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卫永南死了这是最好,如果人活着回城这事署令就要为你担着,你倒推脱得很干净,署令没让你杀人,刚才定是挨骂了”

    戚英显得事不关己笑道“的确是挨骂,不过挨骂总好过卫永南回来找我麻烦不是,我是奉命杀人我和卫永南之间没有任何过节”

    陆开不想在和周安废话“找人叫大哥来一趟,印泥拿得出来,让他去找人制牌”

    戚英道“好,这就让人叫他过去”

    昨天,也就是戚英见卫永南那日。

    李延在崇文门当值,人坐在茶摊边喝茶边打量进出城百姓,观察进出行人能练就一双好眼力,近来看守城门倒也有些心得,比如有些人入城眼珠总是很注意守卫盘查,盘查时总是要解开背囊搜查,背囊一开里面有多少值钱东西,就能入那些有人心眼中。

    如果不背着背囊,那就看暗接小费守卫的手,手,指的是拳头,拳头如果握得大一些,那么小费就多些,拳头握得小,小费就少一些,这些从表情或是举动中都能看得明白。

    注意守卫盘查那些人就是扒手,小费给多的人,背囊有值钱东西的人,这些人都是扒手目标,对于这些人李延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扒手,哪些是良民。

    入城时是能看出扒手和良民,但是现在还不会抓人,抓人时机要看扒手时出城是个什么模样,如果记住的这个扒手出城时,眼睛是左盼右顾,这就说明收获不多,还想着在出城时认准目标,待出了城在捞一票,对于出城眼睛四顾扒手,这样的人往往不会让李延产生兴趣。

    因为扒手收获不多,抓到人后进入自己口袋的收获也是不多,既然是不多那么就不用费劲抓人,但是扒手出城时眼睛不是在左顾右盼,而是面向前方脚步显得慌急想尽快出城,那么这就代表收获不少,这样的扒手就能让李延产生兴趣。

    李延今日有没有丰富外快入兜,这就要看扒手今日运气,希望今日扒手们都有好运,关于这点是真心希望。

    认准几个扒手面貌李延面色显得愉快,喝茶也就显得更愉快,扒手入城还需要时间忙活,在扒手入城忙活时间里,李延悠哉喝茶等待收获期望能有个大丰收。

    有名守卫向李延走来,一张纸条递向李延,接在手上李延纳罕一问“谁的字条”

    守卫道“卫永南的,他说一个时辰后没看见他回城,就让我转交”

    卫永南给李延小纸条,这可是十分有趣,李延和卫永南不是亲兄弟也不是好朋友,在骠骑里感情也不是很好,不陌生也不熟络,也不怪李延很是纳罕。

    卫永南在出城见戚英前,能将小纸条留给李延,这就代表卫永南十分精明,戚英约他出城相见卫永南自是大感奇怪,能留下后手也是情理之中。

    李延接过纸条让守卫退下,摊开纸条一看,条上写着“戚英约我中桥林”

    戚英如今暂代城防司尉一职,李延对戚英不会陌生,但是戚英约卫永南去中桥林见面,为什么要给他留个字条

    李延对戚英这个人不是很了解,卫永南虽和李延不熟络,但对卫永南还是有所了解,卫永南不是那种平白无故给他留纸条的人。

    “戚英约我中桥林”字虽然只有七个,但是人物地点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李延想着“戚英为什么要约人去中桥林,有什么事情在城里是不能说的”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