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陆开传 > 第161章 了然于胸

第161章 了然于胸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常岳立马接声试图把能证实的事先扣住在说,常岳道“他们是没看过信,但送信一事是有的”

    来作证十人所知不多,留人也没有什么用处,朱行空道“当一夜职想必也是累了,都回去歇着,有事在让人召你们就是”

    十人不动,目光看向李延,李延用眼神示意他们退下。

    十人施礼退去。

    见人离开大厅朱行空有个疑问“我不明白,卫永南二更时分为何找人给你送信”

    事已至此李延只能实话实话,李延道“少卿有所不知,卫永南有一日未见踪影,先前也是在寻他,是以见他送信过来就去赴约”

    卫永南不见踪影朱行空程明湖常岳并不知道,常岳奇道“会不会是和方将军出城了”

    李延道“卫永南没和方将军同去,但在失踪前卫永南见过的人是戚英”

    “戚英”朱行空道“你如何得知卫永南见的最后一人是戚英”

    李延道“卫永南留有纸条,当然这张纸条已经不见,少卿可传戚英问话”

    戚英既然有所关联,人肯定是要叫。

    戚英在典客署,陆开和他同在一厅内,张中平也在,陆开看茶杯袅袅升起雾气,张中平捧杯喝得口茶,戚英则是张张手指道“我紧张得手指都有些僵硬”

    陆开缓缓喝口茶道“没必要情绪就收着,如让朱行空看见你这幅表情,就知道人是你陷害”

    “朱行空”戚英诧异反问一句。

    陆开笑道“北蜀骠骑左副官犯事,朱行空不在这事如何开局”

    戚英道“听说朱行空外出办案了”

    陆开早料先机,有些话也不能和戚英明说,陆开道“外出办案也是要来的,我敢肯定丞相太师现在也在大理寺”

    “丞相也在”戚英有些存疑道“这事太师要去明面上是为李延,实则是为方温候,太师去这个倒不奇怪,可丞相去大理寺做什么李延犯事与丞相何干”

    陆开自是有自己看法“李延犯没犯事,是死是活丞相当然不会关心,他去不是为李延,是想着打压太师锋芒”

    张中平将茶杯放下笑道“说得也是,丞相最近有些失势,想去找太师麻烦也能理解”

    戚英想想在问陆开“你真能肯定大理寺会来人找我去问话”

    陆开往门外看一眼,外边什么人也没有“差不多了吧,不出一刻钟大理寺必定派人来请,话一句一句接着说,话题总是会到卫永南身上,问起卫永南你脱不了干系,你去回话才能抽身”

    戚英犹豫片刻问“你真的决定要我把署令推出去丞相也在大理寺”

    陆开淡淡一笑“如丞相不在你把署令推出去做什么丞相必定会为署令推脱,没有署令替你顶雷,这事怎么能不了了之”

    张中平诧异道“这事会不了了之”

    陆开早是算准此事结果如何“当然是不了了之,大哥不会以为一个民女贞洁之事就能把左副官头砍了”

    张中平觉得陆开所说有理“可这样一来城中毕竟会有怨言”

    “怨言是有,但也仅此而已”陆开叹道“这件事未来几日会成为北安百姓茶余饭后谈资,但用不了月余时间百姓就会把这事忘记,你可想过城里每天会发生多少新鲜事,有些事说多会烦,烦了就不会有人会说”

    戚英似乎听明白陆开更深意思,戚英问“你说的不了了之,是李延会让朱行空扣在大理寺”

    陆开知道朱行空会有什么决断,陆开道“这事关系到署令,你认为朱行空会怎么做他真敢查明是署令让你杀人就算他敢这么认定也不敢细查,死十个卫永南都抵不过一个程尉连,李延在狱内待上个把月那么就没人找我们麻烦”

    陆开这话听的也是太过武断,戚英知道这不是武断而是事实,朱行空选择肯定是陆开所阐述这样,陆开之所以敢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丞相之事才是朱行空正事,这事肯定会大事化小。

    但这件事还有一个不稳定因素,陆开道“你找的这个陈氏能不能信得过,如她松口,我们麻烦就大了”

    戚英对这事相当有信心笑道“陈氏你尽管放心,她老父在我手上,贞洁名声怎么比得过实实在在的珠子,等这事过去我送她走就是”

    戚英话落,张中平陆开目光直咧咧盯着他,戚英笑道“不用这么看我,我说的送她走,就是送她走的意思,我不会害她性命,如无必要我也不想背负人命债”

    这么说张中平陆开这才放心,守卫这时来报“司尉,大理寺来人求见”

    戚英点头“下去吧,我这就出去”

    “是”守卫退下。

    戚英起身道“大理寺果真来人”

    陆开叮嘱一句“去到大理寺把该说的话说了就行,没必要的话不用说,谨记祸从口出”

    戚英点点头离开正厅。

    等到戚英远去,陆开也是起身,张中平问“去哪”

    陆开笑道“去见署令,在大理寺来人召署令去之前,有几句话要嘱咐”

    张中平好奇道“嘱咐嘱咐什么”

    陆开淡淡一笑“也没有什么,就是想和署令说戚英坏话”

    大理寺不是什么好地方,这

    地方没有美娇娘,也没有好酒,谁会愿意来,戚英也不愿意来,可他要摆脱嫌疑不能不来,不管陆开如何谋划,做错事的人内心很难避免忐忑,戚英十分忐忑,忐忑也要来。

    来了就要收起不必要情绪,厅内坐着丞相太师少卿,坐的人没说话,无形中已经给与戚英一种莫名压力,压力在重也要扛着。

    扛着并不是代表把腰板如梁柱般挺直,戚英躬着腰请安“见过,丞相,太师,少卿”

    三人都看向戚英,人的眼睛都是一样,不一样的只是眼神中传播情绪,常岳看戚英显得凝重,因为卫永南见过他之后就失踪,卫永南不是一个容易失踪的人,人已失踪是否代表着不测

    程明湖看戚英显得费解,费解倒不是因为卫永南这事,而是觉得以往对戚英看走眼,戚英现在在城防司是什么身份,程明湖岂能不知,以前从未想过在城防司里戚英会有如此声望。

    朱行空看戚英显得好奇,好奇不光光因为卫永南的事,还有戚英这个人,戚英朱行空是知道城防司里有这么一个人,也是辅助杨公天好帮手,两人以前没有什么交集,有所了解也显得陌生,一个人闲来无事怎么会失踪,难道是戚英对卫永南做了什么

    朱行空旋既打消这种想法,无论失踪这事和戚英有没有关系,他都不能有先入为主评判对方念头,这样念头一起,有些事问起来,在而有所决定之前肯定是会有偏颇,也有失公允。

    戚英入厅不看李延也不看陈氏,请安过后问“少卿大人召遣在下官因为何事”

    戚英不是疑犯,只是一个求证之人,朱行空询问语气并不严厉缓声道“让你来是想问你几句话,这里虽然不是审案大堂,但如有隐瞒当已重罪论处”

    话很重语气很缓,戚英脸上一点紧张表情也没有笑道“少卿尽管询问就是”

    朱行空点点头起话头道“昨日见过卫永南”

    戚英如实相告“见过,在中桥林约的人”

    朱行空在问“为什么约人去中桥林”

    如有隐瞒,当重罪论处,这话朱行空话口刚落,戚英现下好像忘记这话一样,人显得犹豫看一眼程明湖,程明湖与戚英目光交接,心中纳罕口道“少卿问你话,看我作甚”

    戚英显得为难道“丞相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话一出倒是让在场之人大为费解,有什么话不能堂堂正正说出来,偏要借一步说话,戚英此举实在是出人预料,程明湖不打算和戚英做出让人猜疑举动。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